在路上操她

已是黄昏,虽然还不到下午五点,士兵们却刚刚睡醒,纷纷围在茶壶旁。整个小屋里充满了烟斗的烟味。士兵们时不时地窃窃私语交换妻子。这个故事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凡是活了一年的人都这样娶了长山的妻子。 胡夏还有一个台湾的老婆,还有香港的,不清楚,是他的第四任妻子。只有开汽车的军人才像胡夏那么幸运,而穿橡胶凉鞋的人却有一个福了3代的妻子。

大多数单身士兵不得不借​​用自己的妻子住一晚。在士兵的生活中,无论是身穿蓝色衬衫还是迷彩服,他们都只是棋手们愿意无情地用汽车换取的悲惨之人,所以没有什么比祖父母的书更重要或道德,只有瞬间,只有几分钟的呼吸很重要..

华裔妻子胡夏在前往东河附近的基地加油之际第四次结婚,婚礼花费了1升汽油和半包松球药。她像电影明星一样美丽,因为也许她是电影明星,或者至少是模特。她总是穿着旗袍,侧身站立,露出大腿以上露出的一条腿。她的大眼睛妖冶地扫着她,意思是要把闪亮丝布下的那双丰满的乳房展现出来,试问哪个男人不想要。

在路上操她

人们说:“如果你有钱,你就靠你的朋友,靠你的妻子。”这是真的,因为胡夏是那种“卖掉妻子来照顾孩子”的人,所以他把妻子出租出去无数次,从塑料布到水烟袋和糖果卷烟。也接受。绿色丛林里的士兵们可怜,因为缺乏阳光、缺乏食物、缺乏女人的气息。他借用胡夏的妻子,潜入森林欣赏她,亲吻她,然后慢慢自慰。还有一个咄咄逼人的家伙,他翻白眼看着胡夏的妻子,同时强迫“南姐和梅姐”额头冒汗,抽油。发射时距离一米,厚如胶水,长山森林因此变得越来越茂密

接受工作后,胡夏狼吞虎咽地吃着饭,心情无限悲伤,这次旅行想必真是“青草如茵”。车手死亡频繁,培训学校无法跟上,像胡夏这样拥有3年以上经验的车手现在不得不独自驾驶一匹马,不再有车手或机械师跟随。战争变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凶,很多路段都只能靠熊一样脾气暴躁的小快递员了,因为地雷密如蘑菇,路口现在像蜘蛛网一样纠结。万一走错了,你将不得不转身或摔倒,山区就消失了。而且,此行还得在夜间灯火通明的情况下行驶在著名的长达200多公里的“鸡筋”步道上。

生死由命,胡夏安慰着自己,然后默默的准备了食物和水。九点整,发动机轰鸣,一辆一辆缓缓爬上基地口,冲进边境线。运输车队在战区安全区域盘旋了2个小时,开始分道扬镳,消失在下老挝山区和森林的黑暗小道中。

胡夏重重地吸了一口烟,踩下油门,冲过茅草丛生的草原,越过边境进入柬埔寨境内,崭新的两轮驱动杜松子酒像一只圣甲虫一样,爬进了山脚下的狭窄小道。长山的范围消失了,消失在浓浓的夜雾中。头顶是黑色的树冠,前面是昏暗的岔路,后面是阴沉的夜色。

胡夏踩了两次油门踏板作为信号,然后关闭发动机等待。虫鸣声夹杂着偶尔的青蛙呱呱叫声,让山林的气氛更加令人毛骨悚然和悲伤。突然传来树叶沙沙作响的脚步声和清晰的语音指令,胡夏按照士兵程序接收通讯,然后懒洋洋地等待着。我心里默默祈祷老天不要遇到一个叫广的无家可归的人…… 车门轻轻打开的声音,轻柔却有些生硬的声音:

-被营地的手弄得惊慌失措。

车子按照命令滚动,胡夏自言自语道:“没关系,会沟通的小子总比一个被风牵着走的家伙强”

胡夏懒得回头去看自己的同伴是谁,他的目光聚焦在前车灯下昏暗的路面上

-我可以抽烟吗,同志?林直接问道

-你拒绝说话,你不知道如何处理飞机。

女孩的通讯声音还不错,但是却像大锤一样沉重,林突然想起了刚刚睁开眼睛的排长,问道:“你操了没有?”起初,胡夏 并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但是南方的司机互相看了看,咯咯地笑起来。后来胡夏才知道“FUCK”这个词的意思。

-你太脏了,你叫什么名字?

胡夏转头看向她,漆黑的眸子在夜色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我们去森林的时候,没有人互相称呼名字,这个快递小姑娘肯定是刚加入,所以才会这样问自己的名字。莉姆沉默着,没有回答,或许是因为不好意思,所以从那一刻起,她就一直沉默着。偶尔他会握住 胡夏 的手臂,指出要避免的地方,以免掉进被淹没的弹坑里。

越晚,越往深处走,云就越厚,林间的露珠像小雨一样从枝叶上倾泻而下,小女孩唱起了小歌《长山东长山西》。利姆想起了士兵们顽皮的歌声,放声大笑。

-你为什么笑,我很奇怪吗?

-不,你唱得很好,你应该进文学系,小家伙。

-我成人了,十八岁了,还没小,怎么叫我小家伙。

送信的女孩开始用方言威胁道:“如果你不解释为什么笑,我就让你被困在绞车里。”一想到必须下车包裹 胡夏 的电缆就有点害怕,所以我保持沉默。

-我笑坏歌,却不敢笑你。

她能坚持让胡夏别说话,胡夏只好半开玩笑半认真地低声唱道:

-从我的鸡巴到你的阴部,精子流向最前线,我相信你的心已经醉了,你可能梦想着一张温暖的床和柔软的毯子……

-你很没有礼貌。

-那是因为你想听,不是因为我想唱歌。

也许是因为士兵的生活方式让她脸红,所以她没有理会,转移了话题。她喋喋不休地谈论车里的工具,如何开车,并坐在离 胡夏 越来越近的地方,看红色和蓝色的时钟。 胡夏也很高兴,答应明天晚上走完这条蜿蜒的路后就让她试驾。明天晚上要经过“鸡筋”路段,路虽然窄,但是笔直又安全,唯一的问题是路面上伸出的林树根太多了,所以50公里就够了把肠子翻过来,松动骨头。疼痛已经一周了还没有消失。天亮时,胡夏按照送信女孩的指示,把车开进了一个山洞。一夜过去,既不开心也不悲伤……睡意落在眼皮上,胡夏拉过被子,蜷起腿睡觉,还不忘叮嘱她下午六点回来。胡夏在寒冷的长山丛林中睡着了。

雨倾盆而下,小女孩把林姆摇醒。

-你必须把车开进弯道,我担心这里的森林会被淹没。

胡夏乖乖地启动了发动机,森林里有自己的老虎,如果他不听通讯,他很快就会追随卡尔·马克思。女孩在茂密的灌木丛中指了指路,然后出现了一片清晰的土地,阳光透过树叶照射出一条条长长的光带,上面点缀着水尘。风景如天堂一般美丽,或许鲁鲁阮的世外桃源就是这样吧。车上的时钟显示下午3点,胡夏醒来,因为密闭的车舱里弥漫着浓烈的汗味,他感到很不舒服。 胡夏邀请她去洗澡,她只是等着,微笑着答应了。她带领胡夏姆沿着悬崖走到一个地方,那里有水从一块清澈、凉爽的岩石中流出。女孩平静地脱掉了三件套衬衫,里面是一件看起来像紧身开袖T恤的乡村风格胸罩。胡夏开玩笑说:

-你为什么不脱掉裤子舒服点呢?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女孩弯下腰,脱下了裤子,露出了修长漆黑的双腿。难怪人们常说“农家女、病床、办公椅、士兵屁股”,想到长山女孩的勇敢,连连为妇女的命运感到惋惜。战争夺走了二十多岁的纯真,取而代之的是残酷而匆忙的生活,就像一朵还没来得及绽放芬芳却已开始枯萎的花朵,或者更应该说已经被压碎了。通过战争之手。胡夏翻遍了背包,找到了一块在美国废弃基地里捡到的香皂,送给了她,小声谢了她,转身继续​​洗澡,时不时回头一笑,眼神温柔,眨眼的那么妖艳,半遮半掩的白色肥皂泡,让胡夏更加兴奋,这时候胡夏才有机会仔细端详她,她小得像个洋娃娃,有肩膀长发,柔软湿漉漉的披在她裸露的圆肩上,微笑时酒窝加深,露出可爱的歪牙。虽然她的身体并不火辣,但丰满的小胸却卷曲着纤细的腰身,然后扩张,露出了她的臀部和两条笔直光滑的大腿。

我想发疯,但我不明白为什么胡夏会悄悄绕到山腰去洗澡,是胡夏害羞又尴尬,把挣扎着寻找生命的罪恶之物隐藏在士兵裤子的粗糙面料后面。

-你不用肥皂吗? ——胡夏不知道通讯女孩什么时候靠近了。

-不,你可以保存起来使用,我不习惯用香皂洗澡。

在回答的时候,胡夏尽量保持冷静的态度,以免因为他的短裤已经发生了奇怪的变形而转身。

-你还没有家庭吗?

-不,但我不是处女。

胡夏自然而然地加上了最后一句作为修正,或许是为了证明他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人…… 当胡夏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女孩就离开了。当她回到停车场时,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已经准备好了,一片干年糕整齐地放在一片林叶上,女孩正坐着等待,用慈爱的眼神看着胡夏,就像一个等待的人。妻子.丈夫.两人静静地坐在午后的天空中嚼着干粮,周围是林叶的沙沙声和远处溪水潺潺的流水声。那景象就像一幅水画般的宁静,两个绿头热烈地相爱着。莲姆下意识地抬起手,拨开她眼前的散发,说道:

-你像天使一样美丽。

她的脸红了,长山的女儿真是奇怪。不雅的戏弄让她感到平静,夸赞她的美丽却让她尴尬……胡夏大胆地抚摸着她的脸颊,女孩却一言不发。 胡夏抬起下巴,直视着她漆黑的眸子,胡夏的手指抚上她柔软的嘴唇,让她颤抖起来:

-别这样,同志。

“同志”这两个该死的字眼,让胡夏猛然想起了战局,两人都轻轻叹了口气……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她此时的声音甜如甘蔗,软如棉花,胡夏点点头,握着她的手,看着她钻进车里,那柔软而有曲线的臀部让胡夏如此渴望女人……运输车沿着曲折的道路缓慢行驶,慢慢接近“鸡筋”路段。这时,她坐在胡夏旁边,试图模仿那些滑稽的换档动作。

-你想尝试一下吗?

-想。

而她则向左倾身,利索地挤进了胡夏腿上的方向盘。但小姑娘个子太小,脚尖还不能踩得很近“离合”踏板,所以换挡时,钢齿相互磨擦的声音实在是太吓人了。

-变速箱会坏,我会失去它。或者让我换档,你开车。

胡夏把副驾驶放在“方向盘”上,她按照胡夏的指示握住方向盘进行控制,大约10分钟后,通讯女孩就习惯了,所以胡夏觉得很舒服地松开了方向盘,让她感觉到更兴奋的是,况且,她这条小道只有一条路,轮胎印很深,而且两边都是森林,没有什么危险。直到这时,胡夏才闻到头发里淡淡的肥皂味,靠在胸口时感觉到的温暖,还有柔软的大腿在两腿之间摩擦的味道。

-你很聪明,所以学得很快。

没有任何回应,有时她呼吸粗重,让胡夏感到头晕。胡夏深情地吻着小女孩的头发,胡夏的手轻轻地按摩着她纤细的肩膀,隔着粗糙的衬衫面料抚摸着她的手臂。女孩有点退缩,她的整个身体似乎变得更热,有时她会扭动并调整坐姿,让胡夏兴奋不已,尤其是当她身体前倾,试图将脚伸进“气”台时,导致胡夏也伸了个懒腰。人们跟着她于是她的屁股被紧紧地压在了大腿之间,裤子的布料后面,胡夏勃起的阴茎有机会摩擦、爱抚着她柔软的臀部,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很难用平常的语言来形容。

性反射让胡夏自然而然地用双臂搂住她,将她抱得紧紧的。胡夏的双手搭在她的胸前,爱抚着布料,轻轻压在她浑圆的乳头上,让她开始呼吸困难。笨重的车子剧烈地颠簸起来,因为胡夏的脚再也稳稳地踩在油门上,胡夏开始解开衬衫上的小扣子,双手贪婪地在她的胸前摸索,而胡夏则将脸贴在她的脖子上。一个女人的香味。当胡夏的两根手指轻咬着她的乳头时,她再也无法忍受,结结巴巴地说:

-停下来,停下来,求你了……

不明白她想让胡夏停止什么,胡夏仍然无视她,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按摩着她丰满的桃子,直到胡夏突然感觉到她的手伸回来按摩胡夏。

-你有没有“掩护”!!…怀孕恐怕会很痛苦…

胡夏松开油门,挂到零档,然后踩刹车停车,从后备箱里取出了西贡“雨衣”。女孩似乎听懂了,踮起脚尖,让胡夏解开军裤扣子,戴上避孕套。胡夏顺手把女孩的裤子拉到膝盖以下。女孩没穿内衣,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今天下午我只剩下一张了,而且还没有干。

像以前一样把宝宝拉到你的腿上。胡夏拉起她的脸,热情地吻住了她干渴的嘴唇,她也弯下腰,热情地吻了她的背。 胡夏把车挂档,但女孩似乎对开车没有兴趣,只是热情地搂住胡夏勃起的阴茎。车子摇晃了一小段距离,又停了下来,胡夏关掉引擎,伸了个懒腰,胡夏的手渐渐顺着宝宝的肚子滑下去,让她每拍一下都在颤抖。当胡夏把手伸到底部时,他突然发现她的阴户是如此光滑。难怪士兵们经常互相说平治善(广平、广治、承天)的女孩大多没有头发。

一些迷信的念头在她的脑海中闪过,但胡夏此刻怎么能控制得住呢?她的阴户又肿又热又湿,就像新鲜的橘子片一样,即使是圣人也会因为这三个可笑的迷信而变成魔鬼。林姆插入手指,轻轻摩擦,让女孩浑身僵硬,喘息着。在长山山林的僻静处,虫鸣声不足以淹没恋爱中少女的呻吟声。当胡夏的两根手指伸进去的时候,她弯下腰用力挤压自己的膀胱,让胡夏全身都饿了。女孩自动转过身,把双腿叉在座位上,背靠在方向盘上,手里握住了胡夏的阴茎,然后将胡夏的头紧紧地抱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中央女子体内的性欲强烈复苏,她咬牙低声道:

-咬我,狠狠地咬我,直到我死……

胡夏也高兴得脑子都麻了,连忙抓起宝宝的乳房,放进嘴里热情地吮吸。女孩修长的双腿不断地以疯狂的节奏舞动着。女孩自由自在地享受着这份快乐,因为她不再像其他时候和没有穿雨衣的森林战士们一样害怕。也许她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舒服了,所以她就咔嚓一声,胡言乱语起来。确实,古人云:“山不高,水不深,男奸女淫。”突然,女孩弯下腰,咬住了胡夏的肩胛骨,疼得胡夏当她施压他时,他失去了兴趣。他用力将自己的阴部推入胡夏并摇晃。胡夏看到女孩抽搐,胡夏的阴茎感觉就像有人在挤压它,导致润滑剂流出,而女孩开始面朝上,昏暗的黑暗中,眼睛闪闪发亮。胡夏看到女孩抿着嘴唇,看上去很傻

每次小女孩把手放在胡夏的背上时,胡夏都紧紧地抱着她,有节奏地射出每一波空气,她的指甲深深地陷进衬衫的布料里,仿佛想要刺破厚厚的布料。

她仍然紧紧地拥抱着胡夏,良久,胡夏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利姆轻轻地把女孩转过身来,但试图让他的阴茎保持在欲望的深渊中。

-我们继续吧。

女孩轻轻点了点头,双臂抱住了方向盘,车子再次呼啸着驶入了森林的黑暗之中。

胡夏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司机,所以谈论女性是很平常的事,但25岁了,多少钱才够呢?她才18岁,所以她的要求当然是无止境的。所以虽然刚刚满足完毕,但胡夏的阴茎还没有完全泄气,她还没有精疲力竭,所以每次车子摇晃时,胡夏就感觉有水渗出,身体又变得僵硬、弯曲。当车子开到鸡筋路段时,胡夏已经挺直了,还开始呻吟。胡夏脱掉了两层衬衫和胡夏穿着的士兵衬衫。两具赤裸的身体相互摩擦,炙热无比。 胡夏的手搂住女孩的小胸前,每次车子跳过森林树根时,两人都会高兴得疯狂地弹跳。

胡夏突然感到非常兴奋,因为不寻常的鸡筋让胡夏和他的女儿有机会享受一种奇怪的快感,有时上升得如此强烈,以至于胡夏的阴茎完全滑出,有时是很多地方。连续的抽插让胡夏和女孩感觉就像两个人不断地射精,刺激的感觉让 胡夏 试图集中精力改变方向以避免射精。她也对这条路很着迷,尤其是当胡夏的两根手指按住她的乳头时,车子突然弹起,让她痛苦地尖叫,但随后她又呻吟起来

– 天哪,感觉太好了……太麻木了

她的声音带有浓重的中部口音,听起来很下流。穿越森林的游戏持续了15分钟多,胡夏再也受不了了,胡夏停下车,把瘫软地躺在座​​位上的婴儿扔了出去,胡夏忘记了安全因素,伸手打开了车子。车内灯光昏暗,胡夏转过身,弯下腰,天真地吻住了女孩。士兵们常说“和裸体女孩玩,你的丈夫会绿”。也就是降低分辨率。现在,“谁是绅士?” “我的腿累了,但我还想爬。”林姆怎么能控制住她的视线,她的一条腿搁在方向盘上,光滑圆润的阴户凸出,阴蒂突出,仿佛在戏弄一个卑鄙的人。 胡夏轻轻咬了她一口,让她弓起身子大声呻吟,她的手抓着胡夏的头发,似乎要把它压得更紧。

胡夏向上舔,向下舔,把她举起来舔她的肛门,当水大量流淌时,胡夏转过身来亲吻她的肚脐,她的胸部,她的脖子……即便如此,她仍然只是因为我是一个乡下姑娘,我不知道城市的乐趣,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像城市女孩一样“吹喇叭”。没关系,很高兴看到她恋爱。女孩在被吸吮和舔舐时,仍然对她阴部的奇怪感觉感到欣喜若狂,当胡夏的手指插入时,她射精并尖叫起来。她忘了检查雨衣是否还在,或者已经滑落了。她的力气很弱,但此刻她却非常有力。她把胡夏拉到自己身上,拿起胡夏的阴茎插入。胡夏没有什么都不做。他不记得雨衣和防晒衫,于是他开始像梭子一样有节奏地移动,而女孩则上下弹跳陪着她,直到她的胳膊和腿僵硬,然后胡夏像机器一样反复僵硬拳打脚踢,射精,溅到宝宝身上。汗水从她的背上和脸上流下来,她浑身无力,就像刚刚从炸弹袭击中逃脱一样……

车子又缓缓行驶了,小女孩坐在胡夏身边,像只小猫一样乖乖地拥抱着,“鸡筋”路还把车子摇得惨不忍睹,让她更晕了。车子沿着西长山山口驶下,睡意袭来,胡夏 陷入了平静日子的梦中。从那时起,她就一直睡得很香……车子仍然沿着斜坡疾驰,预示着最后一段路程。 “鸡筋”路…

推荐:夜半惊醒舔我的阴部

热搜词:黄色网站做爱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