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太太的渴望 (P1)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夜里的钟声将他惊醒,他用疲倦的眼神抬头看着时钟,心中暗道:

– 哇,已经半夜12点了,下午喝多了,根本不知道时间。

信向旁边看去,并没有看到他的月妻子,“很奇怪,她这个时间要去哪里?她一定是去婴儿房给他喂奶了”,他的第二个孩子。而月刚生完孩子6个月,他的妻子根本睡不着,整天要照顾孩子,用手抓着头,整个下午和同事一起喝酒,让他感到口渴。擦干。坐起来,下楼去厨房喝水。他上了楼梯,经过了小琳的房间门—他儿子,门半开着,还透着光:

– 可怜我的孩子,那么晚了还在担心学习…

他走上前,推开门,让儿子关灯睡觉,明天继续学习,却站在门前停了下来:

月太太的渴望 (P1)

—嗯,他快高考了,就让他复习吧,我如果进去就打扰他学习了。

这么想着,他转身就要走,忽然:

– 呃……

一声轻柔的呻吟声,虽然很小,但在这样安静漆黑的夜晚,他还是能听到。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女人的呻吟声,他也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就算他听力再差,他也能听出妻子快感的呻吟声,但为什么这些呻吟声是从小琳的房间里传来的呢?

他母子俩在做什么?房间里,一系列的问题出现在林先生的脑海中。信的心意。他轻轻走到门口,往里看去。谭先生感觉全身麻木,想要崩溃,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揉了揉眼睛,试图回头看去,但结果还是一样。

房间里,月和小琳正在激烈地做爱。他清楚地看到小琳躺在下面,试图抬起自己的身体,而他的双手则按摩着妻子的shuāng rǔ,那是曾经给他的地方。甜蜜的溪流,香奶无情,他的jībā不断地刺入月出生的洞里。

他的妻子和她的儿子一样热情,她跨坐在他的身体上,试图插入。跳舞并摇动她又大又圆的白屁股,她的屁股真是太熟练了,来回筛选,然后再次浸入,跳舞,然后回到地上……

他看得清清楚楚,月双手放在小琳胸前,仰天长啸,头发都垂下来,他气得热血沸腾,想大声尖叫,冲进去。

把两个失败者打死,就算是这只畜生,此刻他的双腿也像灌了铅一样抬不起来,舌头僵硬的发不出声音,只能站在那儿看着。母子继续做爱。

小琳在下面躺了一会儿后,突然挣扎,将月扔到床上。他迅速坐在月的腹股沟中间,轻松地将他的阴茎推入她的骚穴,导致月的双腿扭动。双手抱住脖子。

月现在已经完全挂在了林的身上,她伸出舌头,仿佛已经习惯了,小琳立即吮吸着月的舌头,两人像新婚恋人一样热烈地吻着,同时又低下身子,身体还在不停地运转。淫荡的声音越来越大,月的快感呻吟妈妈按在床上,不断地捶打着他的身体,嘴唇紧咬:

– 啊…aaa…我…好爽好舒服…月… – 你…我…也好舒服…非常…aaaahhh…用力…再用力…肏我…啊啊… – 你…属于…呃… – 你的…我的…所有…所有…月的东西…所有…属于…小琳…啊…给…给…月…去…小琳…哦…啊… ……

信站在外面,清晰地听到了母子俩的猥亵话语,有些话他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有听过,突然小琳生大声喊道,身体连连跳动:

– 啊…啊…aahhh…我…射…了…月…呃呃。

月的身体似乎僵硬了,她的身体笔直地向上弯曲,她的腹部贴着小琳的腹部,而她的双手紧紧抓住他健美的手臂:

– 啊…月…我太幸福了……啊……啊…太爽了…嗯……呃……

一动不动了几秒钟,母子俩倒在了床上。不用说,信知道这两只畜生已经一起达到了高潮,现在正在享受着之前做爱的余味。他们躺了一会儿。小琳靠在了床上。一侧,他躺在床上,头枕在枕头上。

看到儿子满足又开心的脸,他很生气,但他的身体还是不听他的。月伸手去拿内衣,仔细地清理床垫,然后爬近。然后她在林旁边坐下来,把她的头枕在他的手臂上,月靠在他怀里像只小狗一样。

看到儿子满足又开心的脸,他很生气,但他的身体还是不听他的。月伸手去拿内衣,仔细地清理床垫,然后爬近。然后她在小琳旁边坐下来,把她的头枕在他的手臂上,月靠在他怀里像只小狗一样。

当他的脑子还沉浸在一堆没有答案的问题中时,他自认为是个好孩子的儿子内心却摸着妈妈雪白的胸脯,妈妈咯咯地笑起来:

—刚做完了还坏呢? —呵呵,我像你一样“坏”的呀妈妈。 – 哈,你你说像我一样“坏”,这是什么意思? – 不是吗? 最近我觉得你变得很坏,做爱的技术也有了明显的进步。 – 哼,为什么你把我宠坏了,现在却怪罪我? – 我也没有做任何什么而说我坏。

– 不是吗? 不知道有哪个孩子敢在父母结婚纪念日强暴自己的亲生母亲呢? ——呵呵,谁让爸爸浪费这么好的东西呢?周年纪念日,爸爸丢下妈妈不管,我反而满足了妈妈。

———-推荐———-

推荐:月太太的渴望 (P2)

热搜词:成人文学sm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