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的弹出来了

韩谦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家访的结果竟然是被父子两个都按倒床上肏了。一直轮流不停止。

这对父子性欲之旺盛,是韩谦没有料想到的,只要他们有闲暇时间,他就会被压到炕上,现在的他,根本离不开男人的阳具离不开浓精,他的淫体彻底被开发,与荡妇相比,有过之而不及。

“老师,我爸刚出去了!咱们……….咱们……….”刘平看准了刘科出去,赶紧溜到韩谦那边。

韩谦现在在他们家里已经有一个专门的房间了。自然是为了方便肏弄。

“他出去了?什么时候出去的!”韩谦问道,刚才吃午饭的时候不是还在家。

“刚……….刚出去的,你……….你要不要睡觉。”刘平不敢看韩谦。

因为他脑子里都是淫浪之事。“大白天睡什么觉,怎么?还是你想睡觉!”同他干了不知多少次,韩谦哪能不知道这小子想干嘛!“老师,我想一个人干你,所以我就过来了,你看可以吗?”刘平扭捏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韩谦坐在炕上,用手勾着说:“过来”。刘平慢着走到他旁边,他认为老师已答应了,边往前走边拔掉裤衩,把疲软阳具顺势露出来。

站着,别动!”林清制止鲁莽的刘平。

学生的弹出来了

“老师,我想要你。”刘平难忍地央求韩谦。“快来吧,我让你操我!” 韩谦悄悄叫他的小白兔。

刘平拿着他的硕长阳具走着,直到韩谦伸手夹住撸动,刘平才留步。

“嗯嗯……….啊……….你……….你用……….用手嘛!”刘平不知道韩谦会用手磨他的阳具,但太爽了!老师的手好软,悄悄摩擦韩谦的下部。

他从来没有感到过这种的感觉.。“老师用手磨你的爽吗?” 这个老狐狸就要欺负他的小白兔。

每次在床上他超强了被操到无言可叫,韩谦必要罚他。“爽!好爽!”刘平刚开过荤,又是十六七岁的年纪,稍微一点刺激,他就爽的不行。哈!你就是爽了!仅我不爽!”韩谦快,加点速度,阳具在他手中的摩擦越来越壮硕,在韩谦嫩手的衬托下肉色茎身的表面青筋毕露,太可怕了。“老师,你的手好软!”刘平超级喜欢韩谦软的手心,小白兔觉得快射了。

“我问你阿平,老师的屁眼操起来爽吗?”韩谦手趾头将刘平暗红的龟头夹住戏弄,确实对于父子两人的交欢他也没有拒绝,很爽。“老师的屁眼操最爽!”。刘平台上头,双腿不自主地往前倾,恨不得想压在韩谦身上。”韩谦的双手太狡猾,他会用左手磨着刘平龟头,而右手用来逗胯下长满阴毛。“不……….我以后不……….不敢了……….老师别生气!”刘平反应很快。

他突然扯开韩谦的双腿,压到韩谦身上抱住他说。“放过我吧!你比你爹更猛,谁让你压我身上!”韩谦被刘平压着,肥臀正好对着勃起的阳具。刘平还不满意,慢慢向韩谦用阳具磨蹭肥臀。他又不是他们的肉便器,连操了几次都算的那么清,林清想哭也不得了。“你别闹,今日我就要干死你,我吃得下!” 刘平边说边把韩谦的裤子扒掉。

推荐:老师,我忍不住了老师…你喜欢我那里的红痣吗…?

热搜词:色情网站校园春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