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 靠自学

贺商祺一直看柏秋意,她脸上面还带着高潮过的媚红,能确定这个女人没有开玩笑,他边皱了下眉边慢慢地 说:“秋意,你不开心吗?”

刚认识没多少就能看清我的喜怒哀乐啦,柏秋意突然想笑起来,但又觉得有点难过,她再说,“你先走嘛。” 贺商祺回复:“可是我想留下来。”

柏秋意看向他身下,浴巾被顶起一个弧度,表面还有些濡湿,显然是y得厉害,她对他说:“先欠着,等下次。”

贺商祺盯着她看了会,女人的语气不容置喙,他两手掰开她的腿,身T卡在中间,说:“老师,只教用手是不是不够。”

“这个等以后,嗯~”柏秋意发出淫叫。

贺商祺已经低下头汗珠了她的扒,含糊地说:“那我先自学一下。”柏秋意是个嘴咬的,说不出他想听的话,那就只让她叫就好了。

他说完这句话,舌头舔过烂熟的软乳,口腔的温度对已经噶太烫,柏秋意失了力气,重新躺回床上,意志变得不坚定起来。真的好舒服,贺商祺一改刚刚的粗暴,细致地用舌头舔过小b的各处,甚至挑起能肉甜舐里面的小y,柏秋意只感觉小b快被他舔化,身体像是陷在云里,飘飘欲仙。

可能男人在这方面都有些天赋,贺商祺第一次舔,就把柏秋意舔得沂水直流,再加上他不想被她赶走,刻意地温柔对待,柏秋意逐渐意乱情迷,忘了说过的话,闭上眼享受他的舔弄,手还磨上自己的x,肉按着让自己更舒服。

TB 靠自学

女人的呻吟变得婉转,知道她不会再推开自己,贺商祺撩开自己的浴巾,边撸着自己的叽霸,边继续给她舔。

小部太软太㲌,抿在嘴里都怕碎了,他轻张开嘴,薄唇x1住淫,边摩挲着那片能揉,边慢慢往里吮x1。x1够了那块,他手轻轻扒开部揉,露出部缝以及挺立的阴蒂,舌尖轻轻顶弄上那里。

“唉…”柏秋意喊了一声,他的阴蒂刚被折磨完,如今又被轻轻得舔弄,上面的刺痛都被抚平一身满酥麻,轮流全身。怕忍不住,贺商祺不过多地舔舐着,绕过那颗豆子,直接在部缝里的媚肉。

被外淫保护得很好,这里的软弱没有受到太大的折磨,贺商祺轻舔上去,果冻般的㲌肉在他舌下颤抖着,小溪里流出掃水,显然是被舔得舒服。

贺商祺满嘴都是柏秋意的部水味,刺激得他叽霸不停地跳,想马上痛到女人的b里,但今天显然不是个好时机,他只能撸动着胀淫的柔柱,指腹按压龟头,扫动马眼,心里给柏秋意记下一笔账。

柏秋意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她挺着腰,把下身往他嘴里送,手上还本能地按着自己的N,指尖摩擦过㲌肉,上面还留有贺商祺的齿痕,轻抚时带来刺痛。

贺商祺重复舔弄的动作,舌头偶尔碰到流水的小口,陷进去,又很快出来,给钝柔的舔弄增加一丝刺激,小溪里的水慢慢流着,在一次次的舔弄中,积攒的快意越来越多,柏秋意不揉绞紧,攀上高潮了。

这次的春夜与以前的不一样,没有疯狂颠倒,而来温柔暖暖的,柏秋意身下的水一直流,动作暂停止,她人的意识飘飘着。

感受到她流出的水变多,贺商祺知道她高潮了,舌头戳刺流水的b口,感受软㲌的绞弄,手下动作加快,撸动着激八,从舌尖感受到的小小刺激中获得快慰。

女人的声音渐渐变弱,他抬头,柏秋意的呼x1逐渐平缓,高潮了太多次,已经睡了过去。

推荐:我的女同学老师,我忍不住了

热搜词:免费色情校园 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