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噩梦(P5)

周健明白了一切,知道王仁这是在报复他。 他暗暗后悔王仁出狱后没有引起他的高度警惕,让王仁钻了空子。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王仁竟然如此卑鄙卑鄙,竟然伸出了邪恶的爪子。 给他的妻子和女儿。 周健的眼睛都红了,心爱的妻子和爱女被男人残忍地玩弄和强奸,他的心仿佛在流血。 他怒吼着,拼命挣扎,按住黑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拳头如雨点般落下。 他的小腹上,一道血丝从他的嘴角渗出。 任蒙听到丈夫的声音,不禁心里如刀绞一般。 她生怕自己的丈夫看到自己受辱的样子。 前后洞同时被两个男人强暴,是任蒙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可怕经历。 尤其是在丈夫面前,她更是羞愧难当。 前所未有的痛苦和羞耻很快将这个不幸的女人推入了痛苦的深渊。 心爱的丈夫被残酷殴打的惨叫声深深地刺痛了任蒙的心。 她睁开朦胧的泪眼,抗拒着两根粗大的东西同时插入她的阴道和肛门。 沉重而有力的抽插让她剧痛不已,她哭着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黑手:“不!不!住手!!请不要再打他!!!呜呜……” 心疼吗?真是一对恩爱夫妻啊!” 紧紧夹着任蒙的王大和小林听到她的哀求,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着丈夫的面轮奸自己性感美丽的妻子,让两个男人无比激动和激动。 起来。 两人同时加快了刺击的速度。 随着任蒙痛苦的呻吟,两股滚烫的精液射入她前后的小穴里,然后用力捏住女主丰满的身体。 下车往旁边走。 此时任蒙正站在床上,手腕上的绳子无力地拉着。 她雪白丰满的身体上,布满了虐待她的男人留下的抓痕。 她低下头,轻声抽泣。 下身两个迷人的小穴,微微红肿,惨不忍睹地向外翻着。 白色的粘液慢慢地从阴户里流出,一直流到她雪白的大腿上。

良久之后,任蒙睁开美眸,看着蜷缩在地上的周健,眼中满是愧疚和怜悯。 她哭着说:“周健,对不起!我帮不了他们,他们绑架了露露,呜呜呜!”说完,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周健闻言心如刀割。 他咬牙骂道:“王仁,你这个畜生!敢来就来,我杀了你!” 王仁一把推开周露,淫笑道:“我打不过你,不过我们可以比一比,看谁的鸡巴更硬。” 他无耻地指着周露沾满口水的鸡巴说道。 黑色的手将周健拉了起来,解开他的裤子,取出了他软绵绵的阳具。 王仁看着周健胯下耷拉着的东西,一边骂一边挣扎,轻蔑地笑道:“小哥,你去问问你的妻子和女儿吧,她们可以告诉你谁更大!” 他看了一眼床上挂着的人。 任蒙抱着头,他的话引得男人们一阵淫笑。 任蒙又羞又怒,伤心地扭过头去。

王仁拍拍周露雪白的屁股,说道:“走吧!用你的嘴吹你爸爸的鸡巴,你再不用力吹,我就操你的屁眼!” 周露娇嫩的身体颤抖着,她不敢反抗,一边哭一边慢慢地向父亲爬去。 这时,黑色的手取出一颗丹药,塞进周健的嘴里,逼迫他吞下去。 殊不知这是一种催情剂,可以让人快速发情。 残忍的王仁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彻底摧毁他的意志。 他们想要达到复仇的目的,却被周健蒙在鼓里。 周健无奈地看着女儿用修长的玉手握住他的阳具,张开嘴将它吞了进去。周健拼命摇头,喊道:“不不,露露,你快点吐出来,别这样。”  突然,他惊恐地发现,自己柔软的鸡巴在周露的吮吸下,在女儿温暖柔软的嘴里慢慢变硬。 站起身来,钢铁侠忍不住落泪。 任蒙还亲眼目睹女儿为丈夫口交。 她哭着喊着女儿的名字:“露露,不,他是你爸爸,不,呜呜……”

王仁目睹了这悲惨的一幕,心里非常高兴。 他淫荡一笑,来到周露身后,将她的双腿踢开,双手抓住她两片雪白的臀部,将还滴着精液的鸡巴指着她。 插入阴道后,周露将身体往前一推,忍不住轻声“嗯”了一声。 随着王仁的插入,她的脸痛苦地扭曲着。 在春药和女儿小嘴的双重作用下,周健感觉全身火辣辣的难受,呼吸渐渐变得急促。 王仁看着周健红着的眼睛盯着周露美丽的赤裸身体,知道他已经失去了本性。 王仁从周露的阴道里抽出了自己的鸡巴,对她说道:“你爸爸发情了,他想操你,他吃了春药,如果不放出来,他就会死,现在只有你才能救他。” ”无助的女孩并不知道王仁的险恶用心。周露哭着躺在床上,看着父亲喷火的眼神,浑身都在颤抖。任蒙知道王仁要做什么。 于是,她哭着拼命地咒骂道:“王仁,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的,呜呜呜……”

王仁猥琐一笑,看了一眼一向柔弱如今却变得疯狂的任蒙,骂道:“臭贱人,你想给你丈夫败火,做梦,省点力气等我操你吧。” 他对黑守使了个眼色,黑守明白了。 他打开了周健的手铐,饥渴的周健扑向了女儿雪白的身体。 此时的周露在他眼里已经不再是他的女儿,而是一个充满欲望的女人的身体。 他粗鲁地抓住女儿的两个乳房,用力揉捏,弄得周露泪流满面。 周健张开她的玉腿,坚硬的鸡巴撞击在她赤裸的下体上,寻找着入口。 紧接着,随着周露的一声尖叫,周健的鸡巴已经狠狠的插进了女儿娇嫩的阴道里,疯狂的刺入。 任蒙美眸盈满泪水,呆呆地看着发生在丈夫和女儿之间的乱伦悲剧,心里悲伤得差点晕过去。 王仁笑眯眯地走到任蒙面前,揪住她的头发,仰起她满是泪痕的漂亮脸蛋,恶狠狠地骂道:“臭婊子,你不是真想让人操你吗?看老子今天怎样的插烂你这个贱穴!!” 任蒙惊慌地睁开哭得红肿的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哭着哀求:“不要了!!你不要再来了┅┅我受不了了┅┅呜 ┅┅呜呜┅┅不!啊!!” 王仁不顾任蒙的哭声,哀求道。 他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脸向上抬起,另一只手也举了起来。 他拎起她雪白的大腿,紧紧握住她丰满的臀部,将自己的鸡巴狠狠地插进了任蒙浸透精液的阴道里。 与此同时,那只黑色的手从背后抓住任蒙满是汗水的赤裸身体,将他的鸡巴用力插入她雪白臀部之间的肛门。 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用力的抽插着任蒙的阴户和屁眼里。 当王大和小林恶狠狠地抚摸着她赤裸的身体时,敏感和脆弱的部分受到严重破坏。 任蒙感觉自己下身的两个小洞正在被强奸,阵阵疼痛,尤其是被黑手的粗大鸡巴撑开的屁眼疼痛不已。 两根粗大的鸡巴似乎要将她的身体撕裂。 狠狠的撞击在她的身体上,如同破碎一般,让任蒙只感觉浑身都被痛楚浸透。 任蒙终于承受不住这非人的摧残,身体一软,昏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时,王仁和黑手已经在她体内射精后离开了她的身体。 任蒙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折磨,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手腕上绑着的绳子,让她丰满性感的身体不至于倒塌。 她虚弱的双腿甚至连一起动的力气都没有,被蹂躏的下半身赤裸裸地暴露在猛兽面前。

失去理智后,周健很快就射进了周露紧绷的肉穴里,躺在周露颤抖的身体上,气喘吁吁。 王仁给周健脸上泼了一杯凉水。 他吓了一跳,慢慢醒了过来。 周健突然发现,身下那个曾经让他心醉神迷的白嫩身体,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就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 当他看到女儿红肿外翻的阴唇里流淌着自己罪恶的精液时,他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他仰望天空,放声痛哭。 他双膝一软,跪在周露面前放声大哭。 他用头撞在床沿上,“轰”的一声。 “轰”的一声,甚至让王仁心悸不已。 周露缓缓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失去光泽的美眸悲伤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悲痛欲绝的男人。 她无法把眼前那个侮辱她的男人和她心里那个高大的男人放在一起。 与威严的父亲有关。 她心里的父亲是那么爱她。 她曾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期盼着他的归来,希望他能将自己和可怜的母亲从火海中救出来。 没想到,就是这个所谓的“父亲”压在她的身上,疯狂地撕扯着她的下半身,他和那些虐待她的歹徒一样,充满了兽性和色欲。 现在她已经彻底绝望了,忍不住泪流满面。

小林解开绳子,把任蒙放下来。 被吊起来强暴了许久的任蒙,全身已经没有力气了,软软地倒在了周露身边。 这时,周健哭着抱住王仁的腿哀求道:“杀了我,我罪有应得。我只是求你放过他们,求求你了!” 王仁看着脚下尊严尽失的周健,冷声说道。 易笑道:“放了他们?哈哈哈哈,我当初也是这样求你的,你放我了吗?她们能让我心情这么好,我怎么能放他她们呢?尤其是你老婆的屁眼,啧啧,一想到就想射了。可惜了,和你睡了这么多年,你竟然没有注意到。如果我不开发她的屁眼,恐怕还会荒着呢 ”。 说完,他转向任蒙:“把腿张开,让你老公抱你的屁眼,把你的阴户舔干净,你不是很想念他吗?” 彻底屈服于王仁淫欲力量的周健竟然敢反抗,惨兮兮地向妻子爬去。 任蒙艰难地打开了自己两条白嫩的大腿,将下身两个滴着污物的肉洞暴露在丈夫面前。 当丈夫有些僵硬的舌头轻轻舔过的时候,她发出了羞辱的声音。 周健小心翼翼地舔着妻子的外阴和肛门,生怕得罪了王仁,招致更残酷的羞辱。 妻子娇嫩的身体散发出一种他熟悉的香味,让他下半身不自觉的有了反应。 男人们看到周健柔软的阳具渐渐勃起,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仁踢了踢刚刚变细的阳具,骂道:“曹,我是让你舔的,不是让你操的。” ,为什么还想重温旧梦呢? 告诉你,这辈子别想了,你老婆就是给我们操的,你没有资格。 “走吧,我们去吃饭,给我舔干净,回来看看。”和几个男人说完后,他带着淫荡的笑容走了出去,对他的阳具猛烈打击,让周健惨叫一声,脸色惨白,阳具萎缩, 再也无法勃起,任蒙挣扎着抬起上身,抱住丈夫蜷缩的身体,默默流泪,看到旁边的周露还用怨恨的目光盯着丈夫,她疼爱地抱住女儿,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她悲伤地说:“别怪你父亲,他别无选择。 你要恨,就恨那些害我们的混蛋。”听到妻子宽容却又有些凄惨的话语,坚强的周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扑进妻子温暖的怀抱,放声大哭起来。 这时候一家三口才算是得到了片刻的平静,他们抱在一起哭了。

一个小时后,王仁吃饱喝足回到卧室。 王仁看着任蒙和周露干净的下身,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林四人抱起周露,往她的卧室走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王仁和任蒙。 王仁显然对性感高贵的任蒙更感兴趣。 他命令周健抚摸任蒙的身体,让她尽快产生性欲。 这也是他想要进一步羞辱他们的目的。 周健无奈,只能趴在王仁面前,趴在妻子柔软的身体上,像和妻子做爱之前一样,用手和嘴刺激任蒙的敏感部位,做好性爱的准备。 王仁打开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周露卧室的场景。 原来,周露的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 摄像机的镜头正对着周露的床。 相关画面通过闭路电视反馈到任蒙的卧室,方便王仁通过电视看到。 周露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屏幕上,小林抱着周露的双腿,粗壮的阳具插进她柔软的阴户里,做着活塞运动。 另外三个男人赤身裸体地围着周露,几双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她娇嫩的阴户。 她的胸部、大腿、屁股都被疯狂的按摩着。 无助的周露痛苦地扭动着娇躯,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呻吟声。

在丈夫的爱抚下,任蒙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 王仁给周健戴上手铐,将他从床上推下,然后跳到任蒙的身上,张开她的两条玉腿,将坚硬如铁的鸡巴插入任蒙已经充满蜂蜜的阴道里。 在阴道里,疯狂地抽插。 任蒙轻“啊”了一声,雪白修长的手指紧紧握住王仁揉着自己乳房的手,随着王仁的抽动,发出屈辱而性感的呻吟声。 周健痛苦地将脸埋在地毯上。 当王仁粗壮的鸡巴在妻子湿润的阴道里进出时,“扑哧、扑哧”的淫荡性爱声像毒蛇一样咬住了他。 周健的意识逐渐模糊。 窗外,夜色静谧,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羞耻的脸。 整个别墅都笼罩在恐怖之中。 只有蝉时不时发出几声微弱的叫声,仿佛在诉说着别墅里发生的事情。 罪恶┅┅

全书完~

推荐:少女的噩梦(P4)
热搜词:成人小说 – 迷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