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噩梦(P4)

周健似乎通过电话听到了妻子的异样,忙问道:“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任蒙强忍着下身的紧绷疼痛,赶紧捂住,转移了话题:“没什么,有点感冒,你什么时候回来?” “哦”,周健顿了顿,关心道:“你要是生病了,就赶紧吃药吧,不过别僵硬了。对了,我现在在广州机场,我想下午就可以到家了,我该登机了,再见亲爱的。” 麦克风从手中滑落,任蒙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她不敢想象,当丈夫回来后,会如何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

王仁压在身下,任蒙突然感觉插入自己体内的阳具明显加快了刺入的速度。 紧接着,她的乳房就收紧了,一股滚烫的热流冲进了她的阴道深处。 王仁双手紧紧握住任蒙两颗高耸的乳房,龟头抵在她的天鹅上。 在抽动和射精的同时,他拼命地享受着她柔软的阴道壁的收缩给他带来的巨大快感。 。 很长一段时间,任蒙逐渐萎缩的阳具被从她受虐待但仍然紧绷的阴道中挤出来。 王仁喘息着,趴在任蒙柔软的身上。

中午,王仁打了个嗝,来到了任蒙的卧室。 赤身裸体的任蒙静静地躺在床上,丰润的玉体上盖着被子,露出被子外的白嫩肩膀轻轻晃动着。 王仁隐约听到她压抑的抽泣声。。

王仁爬到床上,抚摸着任蒙露白皙漂亮的小腿,然后掀开被子,抱住了她柔软的身体,双手开始揉搓着她丰满的乳房。 这时,小林抱着赤身裸体的周露走了进来,把她扔到了任蒙身边。 周露显然刚刚洗过澡,洁白的赤裸身体上还散发着沐浴液的香味。 经过一上午的强奸,她的身体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唯有她微红的乳房和有些红肿的阴道还依稀能看到男人们虐待留下的痕迹。

任蒙麻木地让王仁揉着自己的乳房。 当她看到黑手和王大兄弟手中拿着各种金属器具时,她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恐惧。 她知道,这是寰守在治疗便秘。 肠子和妇科工具,她不知道自己会受到怎样的侮辱和折磨,身体不禁微微颤抖。 王仁感受到了任蒙的恐惧,魔手伸进了她紧闭的大腿中部。 他一边抚摸着她柔软的私处,一边淫荡地笑道:“你的丈夫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们应该做点新鲜的、令人兴奋的事情,作为给他的贺礼。” 啊,呵呵。”说着,手指像毒蛇一样在她屁股的缝隙里来回滑动。任蒙浑身发抖,只感觉一股冷气从她的屁股处传来,顺着她的后背一直流到了背心。 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抓住了王仁揉着肛门的手,哭着哀求道:“不要! 不! 别再折磨我了!!! 求你了……”王仁不理睬她的哀求,一把拉开了任蒙。她丰润娇嫩的身子翻了个身,跪在床上,然后张开大腿,将自己的肛门和阴道都看得一清二楚。任蒙被迫把脸靠在床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跪在床边,她能感觉到男人灼热的目光舔舐着连她心爱的丈夫都没有仔细看过的迷人肛芽,这种屈辱对她的压迫如同重重一般。 天塌下来了,她忍不住泪流满面。

王仁双手撑开她两片雪白的屁股,手指蘸着口水,按在她红褐色的肛芽上,揉搓了几下,然后缓缓插入。 任蒙感觉肛门一阵疼痛,紧绷的肉洞在硬物的突然侵入下本能地收缩。 强烈的不适让任蒙拼命的扭动着白皙的屁股,挣扎着。 王仁将手指慢慢地挖进任蒙柔软的肛门里,仔细感受着这个性感美女处女肛门的紧绷和抽动,享受着自己身下那滚烫柔软的屁股不停地如水般流畅地扭动着。 王仁抓住任蒙的头发,将她的脸抬起来,将手指从她的肛门里抽出来,然后从黑手上接过装有500毫升甘油的肠器,指向她的屁眼,插入了。 任蒙肥硕的身躯剧烈摇晃起来。 当锋利的喷嘴插进肛门时,前所未有的撕扯般的疼痛让任蒙痛苦地尖叫起来,紧接着一股冰冷的液体就流入了。甘油缓缓流淌,任蒙感觉自己的小腹开始膨胀起来, 胃渐渐变得痉挛。 当500毫升甘油完全注入她体内时,任蒙已经哭了。 任蒙赤裸的身体像剥了皮的水果一样蜷缩在床上。 强烈的排便欲望,让她将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的蜷缩在一起。 她全身剧烈颤抖,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过了一会儿,王仁觉得自己快完了,就让王大兄弟把任蒙的一条大腿拉到极限,把她的屁股高高地挂在塑料盆上,然后把手按在了任蒙的身上。 她微微隆起的乳房。 他用力捏着自己的小腹。 任蒙实在忍无可忍了。 她惨叫一声,淡黄色的尿液和金黄色的稀粪倾泻而下。 随着阴道壁和肛门肌肉的不断收缩,任蒙的粪便和尿液一下一下喷了出来。 在一个塑料盆里, 任蒙羞得恨不得立刻死去。 这时,矮人王潇接了一盆水,放到了她的身下。 他小心翼翼地清理她沾满污物的下体。 随后王大和小林就抱起了哭得伤心的任蒙。 跪在床上的王仁露出淫荡的笑容,挺着勃起的阳具来到了任蒙的身后。 他将她的大腿踢开,双手按在她两片雪白的屁股上。 王仁将自己的阳具插入任蒙因受折磨而本能分泌粘液的阴道,用力推压几下,让阳具充分湿润,然后拔出,将沾满花蜜的龟头放在任蒙美丽圆润的菊花蕾上。 圆形肛芽。 “不……”任蒙突然睁大了眼睛,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她感觉到王仁坚硬的阳具一点一点地打开她紧绷的肛门,慢慢地进入其中。 这让她无比的兴奋。 恐惧,当粗大的龟头完全没入自己的肛门时,任蒙痛得直冒汗。 王仁用力揽住她纤细的腰肢,深吸一口气,用力将下半身往前顶,“扑通”一声,将自己的鸡巴深深插入她狭窄柔软的屁眼里。 任蒙猛地仰起头,娇嫩的身躯,浑身的肌肉都剧烈的抽搐起来。 她仿佛听到了肛门被撕裂的声音,前所未有的疼痛从肛门一路蔓延到全身。 良久,他才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随后身体一软,昏了过去。 王仁长长地舒了口气,任蒙温暖而狭窄的肉洞紧紧包裹着他的阳具。 随着屁眼两侧的括约肌不断收缩,她的肛门像小嘴一样吮吸着王仁的龟头,带给他巨大的乐趣。

王仁的一只手从任蒙的身后移到了身前,捏住了她挂在胸前的柔软丰润的双乳,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她的长发,开始兴奋地抽插,每一下的渗透都引得更多的泪水。 身上的伤口和伤口,一道道血丝从路口渗出,顺着任蒙雪白的臀部滴落到雪白的床单上。 旁边,黑手兴奋不已,红着眼睛看向一脸惊恐的周露。 黑手伸手抓住周露的两只玉足,将她拉到身下。 他黑色的大鸡巴迫不及待地插入她娇嫩的阴道。 在阴道里,他一边抽插,一边抓住并揉搓她雪白尖尖的乳房。 周露不敢反抗,轻声抽泣,随着黑手的抽动,发出一声撩人的呻吟。 王仁拼命地强奸了任蒙娇嫩的处女屁眼。 随着鸡巴的不断扩张,任蒙的肛门也逐渐适应了王仁的抽插,变得更加光滑。 任蒙在王仁用力的推挤下,隐隐的醒了过来。 仍然疼痛的肛门让她微弱地呻吟着。 此时的任蒙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鲜红的乳头上淌着汗水。 白色的床单上还沾着一块湿漉漉的床单,抽搐的大腿肌肉证明她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良久,王仁才“哎哟”一声惨叫,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入任蒙的直肠里,直肠瘫软在她湿漉漉的裸背上一动不动。

周健抵达B市时已是中午,市领导们亲自到机场迎接,并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 周健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 他感觉这短短的半个月,却仿佛有半年那么长。 今天也恰好是他与任蒙结婚18周年纪念日。 当他想起美丽温柔的妻子和美丽可爱的女儿时,我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温馨甜蜜的感觉。 周健虽然急于回国,但也无法反驳领导的面子。 宴会一结束,周健 就赶到了市局,匆匆向值班局长交代了任务,然后就带着给妻女买的礼物开车回来了。 到家了。 门没有关。 周健暗暗责怪任蒙大意。 他径直走进了客厅。 诺达的客厅里很安静。 他们不在家吗? 衣架上挂着妻子的外套和皮包,让他否认了这个想法。 周健神秘一笑。 他把礼物和公文包扔到沙发上,蹑手蹑脚地走到楼上卧室门口。 正要推门,周健突然发现门口杂乱地堆放着几双男士皮鞋,里面还隐隐约约传来声音。 他心中一震,职业的敏感给了他一种不为人知的感觉。 周健连忙拔出腰间的手枪,砰地一声打开了卧室的门。 一进来,他就感觉旁边有一道人影闪过。 然后他感到颈后一阵剧痛,倒在了地毯上。 他也失去了手,将手枪扔到了很远的地方。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何氏就反应过来,一双大手紧紧抓住了他的双臂,将其拧在了身后,冰凉的手铐铐在了他的手腕上。 周健哼了一声,艰难地抬起头,立刻就被眼前发生的淫秽惨烈的一幕惊呆了:宽敞干净温馨的卧室里烟雾缭绕,墙壁上贴满了裸体的淫秽照片。电视上不断播放着类似色情电影的34寸大型群交视频。 床头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张漂亮少妇和老男人做爱的巨幅照片最为引人注目,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性爱的气氛。

周健伤心地发现,无论是照片还是视频,女主角都只有两个,竟然是他的爱妻任蒙和爱女周露。 巨幅照片旁边,一名裸体美女双手举过头顶,被绳子紧紧绑住,吊在床上方的天花板上。 她的黑发湿漉漉的,铺在满是汗水的脸上,她的头拼命地摇晃,嘴里不断地发出阵阵凄惨的哭声和哀求。 周健一看就想吐血。 这个美丽的女人,正是他的爱妻任蒙。 此时,妻子从上到下被剥得一丝不挂,雪白丰腴的身体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两个赤身裸体的壮汉中间,挣扎着哭泣。 一名男子站在妻子面前,用右臂夹住她的左腿,将其抬起,让她只能用一条右腿勉强站在床上。 周健清晰地看到,男人胯下粗壮的鸡巴正狠狠地插进妻子娇嫩的阴道里。 他的下身猛烈地撞击在妻子赤裸的下身上,发出沉闷的“啪”的一声。 ,他的左手用力抓着妻子丰满嫩嫩的屁股,在雪白的肉丘上留下了血红色的抓痕。 另一个家伙则紧贴着被吊起来的妻子光滑细腻的赤裸后背。 他粗壮的鸡巴刺入她肥胖的臀部,深深插入她的肛门,猛烈地插入和强奸她。 他的双手环住了妻子丰满的上半身,托住了她两颗娇嫩圆润的乳房。 他用有力的双手残忍地抓起、揉捏着那两个雪白的肉球,同时,还不时用手指用力地揉捏着她的两个球。 娇嫩的乳头让她痛苦地尖叫。 那个正努力与妻子肛交的家伙不小心转过身来。 周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正是小林,他的妻子一直信任的司机。

被强奸的任蒙脚下,一名老人盘腿躺在床上。 一个美丽的女孩跪在他的双腿之间,用嘴含住老人丑陋的鸡巴,机械地上下移动。 周健认识王仁,王仁曾受过他的严厉惩罚。 当他发现被强迫和自己口交的是女儿周露时,周健几乎要疯了。 最令他难以忍受的是,他站在女儿身后,抱住了她。 那个用挺起的雪白屁股强暴她娇嫩阴部的人,竟是一个身高不到一米的矮人。 王仁揉搓着周露雪白尖尖的双乳,一边享受着周露的软嘴,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美丽的女总裁在被两个男人强暴凌辱的时候哭喊哀求。 。 王仁看也不看周健一眼,缓缓说道:“周队长,不,现在我应该叫你周总监了,怎么样?这比看色情片强多了不是吗?我只怪你 一开始就太狠了,你老婆和女儿的阴道可比你温柔多了。” 此话一出,引得男人们一阵淫笑。

推荐:少女的噩梦(P3)少女的噩梦(P5)
热搜词:成人小说 – 迷奸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