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噩梦(P2)

王仁满意地拍着她的屁股,喘着粗气:“真他妈好吃,阴户又紧又滑,简直是天下第一,看来周健快死了,我们男人就满足你了。” 说完这句话,他还是不舍得离开。 地面从她身边滚开。 任蒙躺在床上,眼神呆滞,微红肿胀的阴唇间,流出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她感觉自己的四肢都快要散架了,浑身无力。 她艰难地盘起酸痛的双腿,抱胸,蜷缩起来。 肉体的疼痛和失去童贞的痛苦让她泪流满面。 但噩梦还没有结束。 她惊恐地看到另外三个裸体男人,握着坚硬勃起的阴茎,用淫荡的微笑包围着她。 她紧紧护着自己白皙的双乳,拼命摇头哭道:“不!别过来,我会死的,不要!!呜呜……”

王大和黑手各自抓住任萌的一只脚,脱掉她的高跟鞋,然后将她两条细长的腿分开。 三名男子无视她的哭泣和哀求,脱下了她的高跟鞋。 她只穿着白色丝袜、裙子和胸罩,被按在床上。 侏儒王潇骑在任萌的身上,将自己的鸡巴放在任蒙的乳沟里,双手握住她的双乳,用力挤压。 他的阳具摩擦着任蒙柔软而有弹性的乳房,龟头时不时地顶着任蒙挺拔的乳房。 乳房受压迫的结果,让她张大嘴巴喘息呻吟。 不甘的黑手趁机抓住了她的发髻,猩红的大龟头碰上了她性感的红唇。 恶心的尿味让任猛感到恶心,黑手将漆黑的阴茎插入她的嘴里,龟头深深地刺入了任蒙的喉咙。 任蒙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呼吸困难,胃里翻腾,但黑手却没有理会她。 ,使劲摇动任蒙的头,开始插入她温热的小嘴里。 小林把相机递给王大,迅速脱掉衣服,跪在她两条分开的腿之间。 小林对美丽性感的任蒙觊觎已久。 在为她开车的日子里,他不止一次地躺在任蒙刚刚坐过的车座上,一边闻着她留在上面的淡淡香味,一边幻想着任蒙赤裸的身体,自慰。 如今幻想终于成为现实,曾经高高在上的贵妇赤身裸体地躺着。 在他的身下,一具散发着哀伤诱惑光泽的玉体铺展开来,让小林激动的差点晕过去,同时也激起了他的兽欲。

小林的双手在任蒙握着王某的阳具的高耸乳房上摩擦了好几次。 他双手握住她的双腿,将她的双腿向两侧弯曲。 红肿的阴道向上突出。 粉色的阴唇此时微微分开。 王大坚硬的阳具压在任蒙还流着王任精液的两片阴唇之间,“吱吱……”的一声插了进去。 任蒙丰满的大腿肌肉一阵痉挛,紧绷的脚弓证明她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随着小林上下的抽动,黑手的阳具含在嘴里,她的嘴里发出了隐隐约约的“呜呜”声。 小林每次都将自己的阳具拉到阴道口处,然后再次插入。 肮脏的阴囊撞在任猛雪白的屁股上,“啪”的一声巨响,与任蒙痛苦的呜咽声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淫荡暴力的场面。 王大泽举着相机,闪烁的闪光灯变换着不同的角度,记录下任蒙被强奸的屈辱。

王仁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被操死的性感美女。 他的阳具不知不觉又硬了起来,邪恶的目光落在了周露微微隆起的双乳上。 王仁这才仔细看了周露一眼。 十八岁的少女已经完全长大了,成熟了。 她纤细却丰满的身材,散发着健康的青春气息。 她的外貌与任蒙非常相似。 她也有一张漂亮的鹅蛋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过比起充满淑女风韵和优雅的妈妈,周露更有面子。 一个女孩的纯真。

自从在艺术学校主修舞蹈后,她就非常注重加强自己的形体训练。 因此,她的整个身体曲线突出,身材修长匀称。 纤细的腰肢、丰满的乳房、坚挺的臀部,分明是一个生理上成熟的女人。 虽然没有妈妈任蒙那么丰满,但看上去依然很性感。 因为周露长得漂亮,成绩好,而且天生一副好嗓子,所以经常被学校选去当学校文艺汇演的主持人。 久而久之,周露成为了学院里有名的校花。 此时,周露蜷缩在床上,离她不远的地方,她的母亲任蒙正被三个男人轮奸。 那猥琐凄惨的场景,让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女有种经历了一场噩梦的感觉。 男人享受的喘息声、母亲痛苦的呻吟声、沉闷的性交声,深深地震撼着她纯洁的心灵。 她把头扭向一边,不敢看,双手紧紧捂着脸,雪白的肩膀羞得微微驼着。

王仁带着淫荡的笑容爬了过来,抓住了她暴露在裙子外面的一段漂亮的白皙小腿,轻轻地抚摸着。 周露惊叫一声,像触电一样把腿缩进裙子里。 纤细的双手紧紧护着半裸的双乳,泪眼婆娑的看着王仁猥琐的脸庞和瘦弱的身躯。 忍不住颤抖成一团。 王仁哈哈一笑,一把抓住了任蒙搭在小林肩上、随着小林的抽插而微微颤抖的一只裹着丝袜的细脚。 他把她的内裤从脚踝处脱下来闻了闻。 正在任蒙阴户上努力的小林调侃道:“啊,好香啊,你要好好侍奉我们的美女,一定要喂饱她啊。” 然后他紧紧地盯着周露满是泪水的脸。 说道:“我劝你明智一点,不想让你妈被操死,就乖乖听话吧?” 听到这话,周露娇躯一颤。 她跪在王仁面前,苦苦哀求他放过自己和这个可怜的母亲。

王仁趁机抱住了她柔软颤抖的身体,松开了捂住乳房的手。 他将一只罪恶的手伸进周露的胸罩里,用力地抓住了她柔软尖尖的乳房。 当她开始揉捏自己的乳房时,周露本能地抓住了王仁揉着乳房的手,无力地反抗。 王仁的双手滑过她平坦光滑的小腹,掀起她的裙子,伸到她紧闭的双腿之间。 隔着薄薄的内裤粗暴地摩擦她柔软嫩嫩的阴户。 周露痛苦地扭动着娇嫩的身子,胸口和下身传来的阵阵疼痛让她发出屈辱的惨叫,整个人瘫倒在王仁的怀里。 周露的哭声传到正在受侮辱的任萌耳中,深深地揪着她的心。 任蒙拼命的吐出黑手的鸡巴,美眸仿佛要喷出火来,盯着王任那张恶心的脸。 她咬着银牙,发出一声凄厉沙哑的叫声:“畜生!畜生!!她还是个孩子┅┅啊!啊!!!”

王仁粗鲁地撕开周露的裙子,扯下她的胸罩,露出一对颤抖着的尖尖美乳。 然后当着任蒙的面,把她纯白的内裤脱掉,周露哭了。 女孩健康美丽青春的身体完全赤裸在色狼面前:曼妙的身材,圆润的臀部,修长白皙的大腿,白皙的皮肤,乌黑的阴毛,那两只紧紧闭着的王仁的小眼睛贪婪地看着两片粉色的阴唇。 它们聚集在一起,他迫不及待地想扑向它们。

任蒙无奈地看着王仁分开女儿的两条腿,露出中间鲜红的地方,把脸深深埋在她粉嫩的胯下,毫无羞耻、津津有味地舔着她的外阴。 看着女儿被羞辱,任蒙的心都碎了。 这时,小林每一滴精液都射入了阴道深处,任蒙羞愧地闭上了眼睛。 小林满意地抽出自己的阳具,从她的身上爬了起来。 黑手立刻就位,抬起了她两条粉色的腿。 当黑手异常粗壮的黑棒狠狠插入她的阴道时,任蒙终于忍无可忍了。 身体和精神双重打击,他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这时,刚刚强奸了她的小林爬了过来,张开任蒙性感的小嘴,将还沾满白色精液和阴道分泌物的阳具插入她的嘴里,并用柔软的舌头清理肮脏的阴茎。 事物。 旁边相机的闪光灯还在闪……

这时,王仁正压在周露香喷喷的赤裸身体上,大声吮吸着她娇嫩的红葡萄般的乳头。 周露无力反抗,低声抽泣,任由王仁肆虐她迷人的身躯。 少女身上散发出的诱人的处女体香,深深刺激着王仁的性欲。 他用力打开周露修长的双腿,跪在女孩的双腿之间,然后用自己的腿支撑住她的大腿。 ,阳具自然的压在了周露被王仁舔红的外阴上。 随着龟头的前移,将周露两片娇嫩的阴唇推开。 当龟头完全没入她温暖湿润柔软的阴道时,周露感觉下身一痛,双手忍不住紧紧的捂住了王仁的胸口。

王仁已经感受到了周露的处女膜对自己阳具的阻力。 他很兴奋。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操处女。 就连他那个该死的老婆,嫁给他的时候也是二手货。 他没想到,自己五十多岁了,还能做到这一点。 操了这么一个新鲜处女,而且还是敌人的女儿,我不禁心生欢喜。 此时的周露全身都在颤抖,双腿有气无力地向两侧摊开。 她紧紧地闭上了美丽的眼睛,泪水顺着美丽的脸颊流了下来。 王仁的鸡巴压在了她的处女膜上,让她感受到了最后的感觉。 害怕。 果然,王仁调整了姿势,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尖尖的乳房。 他先把屁股向后挪了挪,然后用力将下半身往前挺。 “卟……”的一声,整个阳具刺穿了周露薄薄的皮肤。 处女膜被插入她紧致湿润的处女阴道,到达女孩的心脏。

周露感觉有什么硬如铁的东西深深地插进了她的身体里,仿佛要刺穿她的身体。 与此同时,前所未有的疼痛从她的下半身蔓延到脑顶,赤裸的上半身猛地向上抬起。 长长的一推后,他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昏了过去。 王仁安慰地尖叫着,将坚硬的阳具插入她狭窄而柔软的阴户。 周露的阴道比任蒙还要紧。 王仁能清晰的感觉到周露娇嫩的阴道壁包围着,抚摸着、抚摸着、刺激着鸡巴。 尤其是当阳具退回到阴道口的时候,刚刚破裂的处女膜轻轻的刮过龟头,那种柔软的小嘴在舔舐喂养鸡巴的感觉,让王仁舒服极了……想到能这样脱衣服。 一个美丽的女孩,让王仁无比的冲动。 每一次的抽插都让他的整个阳具进退,每一次的抽插都猛烈的撞击着她的子宫。 周露紧紧闭上美丽的眼睛,精致的脸颊痛苦地扭曲着,长长的睫毛上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 她无力的双手摊在床的两侧,双腿无力地分开。 昏迷中,她让王仁压在自己的圣体上,发泄着原始的兽欲。 周露两颗高耸的乳房,伴随着王仁疯狂的抽插。 剧烈的震动,掀起诱人的乳波。

王仁喘着粗气,一边亲吻着周露乳白色的大腿,一边依然孜孜不倦地用自己的阳具在周露渐渐润滑的阴道上摩擦,充分享受着强暴仇人女儿所带来的暴力快感。

这时,任蒙在小黑双手的剧烈颤抖下,隐隐醒了过来。 她轻轻地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的,是两条雪白大腿之间的小黑笑脸。 她再次被无情地拉扯。 回到现实。 任蒙知道羞辱还没有结束。 他被蹂躏得麻木的下半身,还沾满了眼前无耻男人的脏东西。 任萌突然感觉嘴里黏糊糊的,还有一股鱼腥味。 她雪白的双乳上沾满了王小的精液。 她知道自己嘴里的是什么,并且忍不住去感受。 恶心。

任蒙不知道这种侮辱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男人超强的性欲让她感到心寒。 殊不知,这些男人都是许久没有和女人发生过性关系的单身汉。 看到一个女人,尤其是像任蒙这样美丽、性感、尊贵、身份高贵的贵妇,一定要充分发泄自己压抑已久的性欲。 任蒙知道这些男人绝对不会放过她。 想到母女俩将成为她们发泄性欲的工具,一丝悲伤从心底涌起。 她痛苦地把脸扭到一边,但眼前的景象却让她揪心的一幕:王仁正趴在女儿周露娇嫩的身体上,快速插入周露阴道的阳具,实际上证明了刚刚残酷强奸他的老人已经成为女儿的第一个男人。 它很丑。 阳具的每一次抽插都搅动着周露粉红色的阴道壁,一缕处女血从王仁和女儿的交汇处流出来,顺着周露床上白嫩的屁股滴下来。 但周露对于王仁的残忍强奸却没有丝毫反应。 两条浑圆粗壮的小腿无力地垂在王仁的背上,一双赤裸的修长美脚在王仁的背上无力地摇曳着。

推荐:少女的噩梦(P1)少女的噩梦(P3)
热搜词: 成人小说 – 迷奸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