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蜜月的故事 (P1)

超级跑车停在别墅门口,女孩望向外面,看着一簇簇黄玫瑰在午后的阳光下摇曳,曾经的选美皇后嘴角浮现出满意的笑容。桂林的空气很冷,当司机打开车门时,女孩微微颤抖。

女孩刚要下车,一双温暖的手臂揽住了她纤细的身体,将她抱了起来。

– 别这样,人们会笑…

—谁会嘲笑一个深爱妻子的丈夫呢?

司机看着这对小夫妻,心里暗暗佩服两位温柔善良的主人,相信他们会永远幸福下去。

– 熊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黄色的玫瑰呢?

我只是猜猜而已,黄花 可能喜欢黄色的花,呵呵…

– 熊俊

– 嗯?怎么了

– 我….

– 你是不是很爱我?

– 嗯…

– 你是想感谢我吗?

少女微微点头。名叫熊俊的男孩调皮地笑道:

– 所以今晚,两个好不?

女孩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丈夫的脸:

—那位文学大师,你真是看错了,说得好难听啊!

—哇,站在黄花面前连和尚都吓了一跳,他是硕士对他来说是小事儿的?

女孩闭上了眼睛,不想再说话,心里却升起一股甜蜜的感觉。一阵冷风吹过,美妇的脸颊染红了。

国保戴了一副手套,又喝了一杯火,尽管他知道自己在别人家里当保安不应该喝酒,但他抬头看着窗外泛着淡黄色光芒的窗户,该死。确实,同一个人不是同一个人,另一个人正在孵化一个仙女般美丽的妻子,而他却坐在这里弓着背,一只公狗伸出舌头。

国保摸着牧羊犬的头,低声说:

– 你和我…呃…没有区别…

狗似乎对男孩的无聊不太感兴趣,摇着尾巴跑到了花园里。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但多亏了黄色的灯光,花园里还是很亮,还有几盏灯。飞蛾徘徊,漂浮在花瓣上。

国保已经喝完了第三杯酒,热气蔓延开来,让年轻人浑身发烫,他拿出一本杂志,上面有模特穿泳衣的照片,反正他是要在夫妻俩拥有之前喝掉的。时间到了,他每晚都留在这里观看。

他一个人操,很无聊。他让狗躺在他旁边,看着他打屁股。有时,他会调皮地射精在狗脸上。虽是无稽之谈,但人无事可做的时候,再荒唐一点也没关系。

他踉踉跄跄地到花园里去找狗,每次他都会叫,因为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他怕打扰别人,但今天他不能这么做,他眯着眼睛环顾四周,狗已经这种病,你躲到哪里去了?今天我一定要给你擤鼻涕,哈哈……

国保看到花园角落里躺着一块黑色的木块,难道这只妖狗宁可睡在外面冷天,也不愿再看他抽鸡巴了?他走近了,想要踢它。

当国保抬起腿时,眼角的余光发现鹿形的树叶后面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而这也是他感觉到后脖颈一阵剧痛之前的最后意识。

国保就像一棵被连根拔起的树一样倒了下来,他躺在狗的身边,没错,他和狗,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不同了。

不再有像结婚之夜那样的悬念,但当他的鸡巴张开细小的缝隙时,熊俊仍然忍不住感到一阵喜悦。黄花仍然粘着她,尽管这是第五次她和她丈夫睡过。

熊俊的鸡巴不大,也不长,他不擅长玩它,只有大约10分钟长,但没关系,他在黄花还是处女的时候就娶了她,处女永远不知道如何比较,而且因为除了自己的丈夫之外,他从来不认识任何人,所以丈夫会无比的自信,小点也可以,快点出来也可以,对她来说,他就是最好的。

熊俊用力一点,做爱。像他这样的文学硕士,没有吸过阴户,没有咬乳房,更没有吸鸡巴。这些事情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他觉得应该怎样几个月后,当黄花真正接受在床上时,不应该区分阶层和教育,吸吮鸡巴不仅仅是妓女的事,而是一个好妻子的职责。

熊俊站起来,用力更大。他想完成,然后几个小时后,他会做第二集。黄花像往常一样,在看到丈夫最后一击时睁开了眼睛,她想看到他的丈夫。脸上满是泪水。你的幸福。熊俊也很喜欢看到她那时充满激情的眼神。

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发现任何激情,相反,黄和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惊恐……

—————–待续—————–

推荐:那一晚蜜月的故事 (P2)

热搜词:成人小说迷奸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