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欲女 (P5)

第十章

你好漂亮

傅娴翎喉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于向西听不到她说什么,只能透过她的表情猜测,她不希望于向西送到电梯。

可于向西不放心。

傅娴翎往外走,还没走几步整个人摔在地上,疼得她倒吸一口气。

于向西马上跑上前把人抱起来,“没事吧,就说让我送嘛?”

傅娴翎摇着头,冲他挥手,下一秒就被于向西打横抱起来了。

她惊慌环顾四周,伸手去想打他,“你放我下来!”

于向西听不到她说啥,只是盯住她眼睛说:“姐姐,让我送你回去,不要拒绝我。”

傅娴翎浑身惊颤,电梯里正好没人,于向西抱着她进去,按上三楼,将她径直送到卧室的床上,还去厨房给她倒了杯蜂蜜水。

傅娴翎喝完躺在床上,他才走过来关了灯,低头吻个吻。他声音很轻,“姐姐,晚安。”

傅娴翎早就闭上眼昏昏的睡,可心底却为了这句话波动了一秒。以前张泉封只会跟她说“睡吧”,要不,多加几个字,那就是:早点睡吧,快点睡吧,不早了快睡吧。

口吻总带着无奈,还夹着些许不耐烦。

因为她时常会等张泉封,还做了一桌菜想等他回家一起吃饭,但他总会忙,忙得忘了告诉她不需要等了。夜里回来,看见她还没睡,只会拧着眉说一句:“不早了你快睡吧, 今天加班忙得累死”

她心里想要老公抱抱着,想要他看着满桌子的菜说一句:老婆好棒,可惜没能吃到,明天我一定回来陪你吃哈。

但确实没有,他洗完澡,出来就直奔自己的房间。

没有亲吻,没有拥抱,哪怕是一句晚安。结婚了三年,从来没有听到过。

她闭上眼,眼泪却又流了出来,是太累了,她哭了一会不自不觉就睡着了,连个梦都没做,一觉睡醒已经是中午,她慌忙爬起来,手机就在床头柜上,拿起来看了眼,手机设置了静音了,是于向西大概想让她睡个好觉。

可是她没请假。

她自己觉得有些惭愧,才上班几天就开始请假,发了消息跟经理请示之后,经理打了电话过来,傅娴翎张口说话,嗓子哑得像卡带的收音机。

她这经理挺有人情味:“你这病得不轻啊,去看病吧,等好了再来上班。”

傅娴翎不断道了一遍歉。“不不,我明天上班,真不好意思了经理。”

“没事啦,身体要紧。”经理又关切地问候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傅娴翎能松了口气,她打开微信界面,很多条微信消息,崔晓的,公司群消息,还有于向西的。

她想起昨晚混乱又激烈的一夜,头疼伸手按了按太阳穴。

傅娴翎点开崔晓的对话框,都是昨晚发了好几条消息,刚好是喝完酒坐车回来的那段时间。

【我觉得你家楼下那个弟弟就很不错哦。】

【看他表情肯定是喜欢你,不信你问问。】

【张泉封都出轨了,你也别委屈, 他给你戴绿帽,你也给他戴一顶,看谁比谁更绿。】

傅娴翎看了忍不住笑了笑。

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脑子里恍恍惚惚想起男生落在耳边的声音,带着喘息:“姐姐,我好喜欢你……”

傅娴翎叫了个外卖,然后去洗澡,出来吹干头发,敷了个面膜,换好衣服出来后,门铃刚好响起。

她去开门,没想到门口站着于向西,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T恤,面孔白净阳光,一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手里拿着她的外卖。

傅娴翎怔住:“你一直等在门口吗?”

他看见傅娴翎脖颈上有一片深红的吻痕,有些心虚地挠了挠后脑勺,“姐姐你终于醒了,对不起呀姐姐。”

傅娴翎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没说话,只是接过他手里的外卖转身就要进房间。

于向西拉着她手,那双湛亮的眼睛故作可怜地泛着委屈,小声地说:“姐姐,你别生气。”

傅娴翎轻叹了声,“我现在饿了。”

“哦,那你快点吃。”他赶紧松手。

傅娴翎进去,走到餐桌上,把外卖里的粥拿出来,想起什么又走到玄关看了眼墙上的可视门铃。

他还没走,就靠在墙上等着,挺拔的身形被拉得笔直,长腿屈着。

那天跟张泉封一块站电梯里,他个头极高,足足比张泉封高出半头。

傅娴翎皱着眉看了会,转身到餐桌上坐下吃粥,没吃几口,忍不住叹了口气,走出把门打开:“进来吧。”

于向西眼睛一亮,高兴极了 “谢谢姐姐。”

他一进来,傅娴翎有点后悔,完全搞不懂自己到底心软什么。

她找了拖鞋给他换。问着:“你还没吃饭是吧?”

她低头时,露出白皙的后颈,上面印有一枚深红色吻痕,是昨晚于向西压着她后入时,忍不住吻了吻。

他的嗓子变哑了几分:“我待会回学校吃。”

傅娴翎看了他一眼,“几点上课?”

“下午一点。”他背着包进来,从包里拿出一只小熊的创可贴,抓住她的手,把创可贴贴在她食指的伤处。

傅娴翎低头看着这个可爱的创可贴,心里有些暖。口气也不禁软了几分,她走向厨房,“你喜欢吃什么?”

”男生面上又惊又喜,一双眼比夜幕下的星辰还要亮。“姐姐,你要做饭给我吗?”

傅娴翎不自觉地脸红,她把长发扎成一束,走到厨房拿了围裙系上,轻声说:“快点,赶不上你的课了。”

“我。。。我吃啥都行,只要是姐姐做的,都喜欢。”于向西把包放下,高兴走到水龙头下洗手,“姐姐我来帮你。”

傅娴翎看见他的手臂白白净净,却实有力,覆满青筋。

去年冬天他刚来的时候,只以为是个较高的男生,没想到,到了夏天,他脱了外套羽绒,露出来的手臂和小腿肌理分明,全是锻炼出来的肌肉。

昨晚被于向西抱在怀里插弄的时候,被他胸口硬邦邦的肌肉磨得乳尖到现在都泛着疼。

“不用。”她把手放水龙头下冲洗,用冷水冲走脑子里的画面,“你去沙发上坐吧。”

“我想在这。”于向西凑过来靠在洗手池旁,见傅娴翎没躲开,他弯着腰压低头,又吻住了她的唇。

傅娴翎一惊,伸手推他,“你又这样了”

男生用力箍住她的背,唇舌含住她的嘴,慢慢地吮,他口腔里气息干净,傅娴翎几乎就要沉沦,她偏头避开他,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巴。

男生声音有些哑。“对不起,姐姐,看到你,我忍不住想亲。”

傅娴翎耳根发烫,她打开冰箱拿出菜和肉,放在水龙头下清洗,男生又凑过来,半蹲在水池边上,像小狗一样眼巴巴地盯着她的脸看,小声地问:“姐姐,你又生我气了?”

傅娴翎无法想象,一个大男生会露出这种表情,而她无力招架。

她红着脸说:“没有。”

“那给我亲一个好不好?”他眼睛却漆黑湛亮,里头燃着火一样不加掩饰的欲望。

傅娴翎对上看着他,整个后脊麻起。不等她回应,男生已经站起来搂住她的腰,低头吻了下来。

两个人含住唇舌,温柔地吮咬,滚烫的鼻息喷在她脸上,搞到她腿心想流水似的

他低声的喊,”姐姐”。声音像被黏住,带着沙哑的气音,撩人得紧。

傅娴翎被这英俊迷住了,满脑子就只剩下崔晓微信发来的那句话。

【张泉封都出轨了,你也别委屈自个儿………..】

于向西饭量很好,吃饭也并不像张泉封那样斯文,又让人看着很让人有食欲,腮帮鼓鼓的,颈侧覆着几条青筋。

看他喝水的时候,喉结上下滚动,确实有性感。

傅娴翎摇了摇头,自己甩掉这个模糊的想法,低头专心吃自己的,脑子里却想起昨晚一些画面,她似乎……吻过男生的喉结。

她两支耳根隐隐发烫,站起走到厨房给自己倒水,于向西也跟着来,已经吃完饭,主动把碗筷拿到洗碗池下准备清洗。

“你去沙发休息,给我吧。”傅娴翎接过来,打开洗碗机放进去。

她低头不敢看他,但这白皙的面上却泛着漂亮胭脂色,于向西突然说了句:“好漂亮。”

“你咕哝什么?”她扭头看,险些被于向西眸底的热意灼伤。

他凑近,乌黑的瞳仁盯着她,唇角扬起一个笑弧,他五官很好看,笑起来眼睛亮亮的,音色偏低,是很撩人的嗓音,“我说,姐姐长得好漂亮。”

傅娴翎心口乱跳,面上却故作镇定,低头看了眼腕表,“快迟到了,你赶紧上课吧。”

“好的,”于向西点点头,眼睛却还看着她,“那…我走了?”

当傅娴翎在擦流理台,耳边听到脚步声,她抬头间,男生已经站在她眼前,那张阳光帅气的脸凑得极近,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姐姐,我走咯。”

傅娴翎没来的及反应,他就拿了包和玄关的垃圾就走了。

傅娴翎等门关上,才摸了摸自己的唇角,轻轻叹了声,心又乱跳

下午她睡了会午觉,快四点才醒,把换下的衣服放洗衣机里洗了,早上她吃了含片,嗓子好了很多,下午又吃了两颗。

刚收拾好房间,家里妈妈打了电话过来,问她肚子有动静没。

傅娴翎心疼极了,嘴里却道:“哦…还没呢,妈,我刚刚重新找了个工作,打算顺其自然。”她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傅母很赞同,“誒…..很好啊,你别太辛苦就行,泉封呢?”

“他出差去了。”傅娴翎回答。

“妈看他升了职以后有够忙的,你们俩一定要相互体谅,知道吗。”

一句话说得傅娴翎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她是体谅了,可张泉封出卖了她。

她忙岔开话题,“爸呢?身体最近怎么样?”

“你爸才刚做完心脏手术不久,一直还在家静养”。傅娴翎每个月都会回家看一次,爸妈两人天天除了研究字画就是看看书打发时间,他们退休比较早,日子过得很闲,所以盼着傅娴翎早点生个外孙或外孙女都满意。

“你爸他叫你别担心呢,恢复挺好了,你都嫁了人,多关心关心老公,你们俩一定要好好的呀。”

傅娴翎挤出笑,“好的妈,我知道啦。”

电话挂断后,她坐在沙发上懒洋洋,随后看见于向西半小时前发来的消息。

【姐姐,逛街吗?看电影吗?】

傅娴翎不知多长时间没出去看电影了,上一次看电影是三五个多月前了,还是崔晓拉她去看的。

那天是情人节,她们俩都没什么其它活动,所以便买了票拉她出来看电影。

还记得,那是一部爱情电影,影院里坐满了情侣。

那时候张泉封在出差,哎…….现在想想,也许他是陪着小三在影院里呢,或许他也像街上那群男生一样,手里捧着玫瑰,送给他喜欢的姑娘。

确实那人个而不是她。

傅娴翎手指摩挲着手机屏幕,在对话框输入【不去】俩字,准备发送之前,又顿住了,她慢慢按下删除键,重新打了一个字。

推荐:上一篇:美艳欲女 (P4)
热搜词:色情文学 激情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