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欲女 (P2)

第四章

到底怎么了?

辞职之前,傅娴翎是一位中学当语文老 高中课业压力得很,一周七节课,想起那段时间,她跟张泉封两个人都为了工作奔波劳碌,回家后,两人更是各忙各的。她想了想,最好找家公司,投了个文房员的岗位,换个环境。

那天下午的面试很顺利,她回来后去超市买了点食材,又买了两斤苹果和橙子,进电梯时,又碰上了男生。

他背着包,脸上全是汗,傅娴翎一看就被那guzi热腾腾的汗气包围,后脊无端颤栗发麻,她脑子里全是被男生压在瓷墙上疯狂抽插,莫名有些口g舌燥。

男生眼睛直直盯着傅娴翎。动打招呼:姐姐你好!

傅娴翎转身,却不敢看他,低了头,含糊“嗯”了声。

电梯里没人,她站左侧,男孩站右侧,电梯门合上时,他偏头看过来,见到傅娴翎两根指节被手里的袋子勒得发紫,马上主动伸手接过来。

傅娴翎躲开,“不用…了”

男生体温偏高,手指刚碰到她,傅娴翎就被烫得瑟缩一下,她不自觉往后退,男生却有些固执地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声音有些哑,说:“我帮你提到门口。”

电梯到了,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出来,男生是把东西提到门口,放下后转身就往回走,傅娴翎看他进了电梯,这才输入密码开门。

只是一进来就被吓了一跳,玄关的灯开着。

往里走了几步,她鞋也没换,看见张泉封穿着睡衣出来,手里拿了杯水,问了句,“还没吃晚饭?

傅娴翎气血上涌,有无数话想问张泉封,可临到嘴边,她全咽下去,木着一张脸,去换了拖鞋,提着手里的东西进了厨房。

张泉封跟了过来,“你怎么了?真奇怪”

傅娴翎打开冰箱,闭上眼深一口气,转身,“没什么,你这次出差回来挺早。”

“忙完了就不是要回来么。”他从身后搂着老婆的腰,“怎么不高兴?”

傅娴翎把他的手移开,挤出笑,“我不舒服。”

“明天要早起”、“我有事没弄完”等…这都是她拒绝老公的信号。

张泉封肉了肉她的腰,俯身过来亲个脸,“行,那我回房了。”

傅娴翎等他走后,不得用力搓干净被他亲吻过的脸,恶心得想吐,非常想知道,他是怎么在外面陪完小三,回来还有JiNg力应付她的。

她人走了神,切菜一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十指连心,疼得要命,她拿水冲洗,却没止住血,去茶几上翻出医药箱,找了创可贴贴上,却没了做饭的心思。

她吃了个苹果当晚餐,完后去洗澡。

当她脱光衣服站在浴室里时,满脑子都是男生把她压在浴缸边,由后cHa着她C弄的场景。

温热的水流拂过肌肤,rUjiaNg被刺激得颤栗,她五指轻轻r0u了r0ux部,耳边仿佛听见男生的声音,含糊不清,带着沙沙的哑意: “姐,你这里好性感……”

她难耐磨了磨腿中,手指探进去,已经出水了。

她犹豫几番,去柜子里拿了跳蛋,Y蒂被震得红肿y挺,不过几十秒,她便仰着脸ga0cHa0了。

只是腿心仍空虚得厉害,她磨蹭着两条腿,脑子里无端想起男生将她抱在怀里,扣住她的腰腹往她T内迅猛冲刺的画面。

狰狞紫红的X器从她嫣红的x口进出,她用力r0u了r0u自己的x口,另一只手模仿X器cHa入自己x口。

手指太细,她根本不知道怎么让自己舒服,折腾好半天,才疲惫地从洗手间出来。

傅娴翎一早起来,洗漱完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出来,拿了包就准备走。

张泉封突然站起,从沐浴间出来,看见傅娴翎在玄关换鞋,有些意外:“你今天要去哪儿?”

平时傅娴翎买菜,只会拿环保袋,今天难得见她穿得正式,白衬衫配休闲K,身上还背着款新包,那包还是结婚那年买的,她也就工作那年用过几次,平时基本不背。

“上班。”傅娴翎换了鞋,一眼都不看他,转身就往外走。

张泉封见她表情有点怪怪的,换上鞋追了出去,“你今天上班吗?怎么突然要上班了?”

电梯到了,傅娴翎走进去,里面还有一个楼上的住户,张泉封跟对方打个招呼,站在傅娴翎边上,压低了声音问:“你怎么没跟我说话?”

傅娴翎心想,冷笑,你在外面找小三有跟我说啊。

傅娴翎一夜被春梦缠,睡得并不好,现在也没心情理他,到了下一层,看见电梯门口站着那男生,她头皮蓦地炸了一下,有J皮疙瘩从皮肤表层浮起,她不自主用手压住手臂上冒起的J皮疙瘩,低着头往后站。

男生看见她时,眼睛一亮,他第一次见她穿成这样,白衬衫衬得她皮肤白亮光泽,休闲K将腰肢g得更细了,明明是g练的模样,却偏偏带着一身X感的nV人味。

当他目光看到傅娴翎身边的男人时,那抹光亮瞬间弱了不少,他走进来,看着她说:“姐姐早上好。”

傅娴翎听着这声音只觉得头皮发麻,昨晚在梦里,她不知被这温暖的声音缠了多久。

她有些不自在,却y着头皮打招呼,“早。”

张泉封拧着眉扯了她胳膊,“我在问你话,怎么突然要上班没跟我说呢?”

男生皱眉留眼着张泉封,跨步进来的气势像是要站在傅娴翎和张泉封两人中间,傅娴翎情急之下,才开口,“就突然想上班了,时因你出差,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男生停住脚,刚好站在她正前方,身后的背包轻轻蹭到她的手,傅娴翎抬了抬眼,对上男生关切的目光,又匆匆低了头。

“地址在哪儿?”张泉封看了眼腕表,“我送你。”

傅娴翎没拒绝,只神sE不太好看。

张泉封有点生气,走出电梯,就压低声音问她:“不是说在家备孕吗?怎么突然要上班了,爸妈那边知道没?”

傅娴翎不舒服看他,“你还有别的要问吗?”

张泉封拧着眉,“你到底怎么了?”

傅娴翎突然觉得心累,她恨不能当场撕了眼前这个男人虚伪的面具,最好破罐一切,告诉他自己也出轨了,好让这乱糟糟的一切都停止。

当她视线越过男人身后,看到男生也停在时,她又忽然撇开脸。

说到底,张泉封是罪有应得,可她总不能毁了别人。

她抬步往前走,张泉封刚好有电话,他忙着接电话,又冲她喊,“你等我,我送你!”

傅娴翎不管他,“我自己上班,不用你送。”

张泉封瞪着傅娴翎的背影,沉着气把电话听完,这才去车库开车。

第五章

想要的时候找我

傅娴翎走出小区去打车,快上车时,听到身后传来喊声,她扭头看,男生冲她疾步跑来,手里拿着一袋早餐。

他冲到傅娴翎面前,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姐,我请你吃早餐。”

傅娴翎确实没吃早饭,她低头看了眼袋子里的东西,有包子和茶叶蛋,还有一袋豆浆,小区门口就有卖的,但她这两年都没买过早餐,几乎在家自己做的。

她接过来,说声感谢男生。

然后转过问了句,“你上学去吗?”

看他亮着一双眼,点点头,她往里坐了坐,“上来吧。”

男生赶紧坐进去,把门关上,笑得一对虎牙都露出来。

嘴不停说谢谢。

男生长得很yAn光,肤sE白净,眼睛乌黑,鼻梁高高的,大概因为不x1烟的缘故,嘴唇的颜sE都b其他男生要好看些。

他个头极高,只坐下都快顶到车厢,不得已往下坐了坐,把长腿屈着,才把背包拿下来,放在边上,随后转过头盯着傅娴翎看。

傅娴翎摇着头往窗外,没几秒,忍不住转过问他,“你看什么?”

“姐姐,今天你穿这身特别漂亮呀。”他说话时,眼睛很亮,像夜幕下的星辰,带着灼人的光亮。

傅娴翎被夸得心口微动,勉力镇定回了句,“谢谢。”

“姐姐去哪里上班啊?”他又问。

她报了地址,“龙河大厦。”

男生赶紧冲司机说:“师傅,先去龙河大厦。”

傅娴翎问他:“你几点上课,不会迟到吗?”

男生摇摇头,亮晶晶的一双眼看着她,唇角的笑几乎晃得人眼晕,“不会迟到的。”

傅娴翎不再看他,心里打定以后不要再接受他送来任何的东西,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牵扯。

车子停下,她马上下了车,突然想起车钱,又掏出钱夹,拿出一张五十元纸币递到男生面前,“车钱我来付。”

“姐姐加微信转账给我吧,我暂时不用到现金。”于向西冲她笑,眼神这么多无辜。

“行,你开微信我扫码,一副要跟他撇清的严肃模样。

于向西有些失落,却是掏出手机,把微信二维码展示在她面前。

傅娴翎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明知道这人故意的,却还是y着头皮加了他的微信。

他的头像是黑sE底,一个白sE大大的于字。

她知道他叫于向西,很多邻居都会讨论他,说他人长得yAn光帅气,心地也善良,常常帮那些买重物的老头老太搬东西,他力气大,几趟下来都不觉得累,嘴巴也甜,见到人就礼貌地打招呼,整栋楼没人不知道他,也  没人不喜欢他。

“姐姐。”

傅娴翎回过神,抬头,看见男生皮肤很白,眉毛浓厚,眼睛乌黑黑,瞳仁湛亮,他微笑向傅娴翎挥手,唇角的笑纹都带着莫名的x1引力。

“再见。”  傅娴翎的心情由地变好,冲他笑了笑,转身往大厦走。

张泉封中午约老婆出来吃饭,想跟她好好谈,傅娴翎拒绝说没空,跟公司同事一起到楼下吃饭,她努力适应新环境,适应周遭一切新鲜的东西,再面对张泉封时,她的心情才不会那么痛苦。

离婚后是怎么样的新生活?

她吃饭时,盯着自己碗里的米饭在想,张泉封会娶小三进门吗?不,不会的,他当初娶我也是因为门当户对。

她呢?如果她把自己想离婚的想法告诉父母……

父亲心脏不好,Ga0不好听完消息就要住院,而母亲一定会崩溃。

一个好好的家因为她闹得兵荒马乱,往后的日子她会觉得活在自责和痛苦里,而张泉封呢?搂着小三依旧开心快活。

她深x1一口气,把米饭嚼碎了咽进肚子里。 脸上凉凉的,她掉泪了。

傅娴翎低头匆匆擦g净,吃完饭上楼。

文员的工作b较简单,只是忙个不停,月报季报什么报表都要做,给总经理发邮件,还要给财务发邮件,中英文夹杂,要记下所有内线电话,还要熟悉所有部门的同事。

她一整天都在修修补补, 熟悉自己要做的工作内容,等下了班,才觉得一身疲惫。

从大厦出来后,她朝路边走,预备打车回家,却看见站在门口的男生,他不知等了多久,整个身子靠在柱子上,目光一直看着大厦门口的方向。

看见傅娴翎出来,他唇角笑容放大,径直走向她。

“姐姐,你下班了。”

傅娴翎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看着他问:“你在等我?”

“是的” 他说,又小心觑着她表情问:“是不是你又生气了?”

傅娴翎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想说重话,对上那双眼总觉得于心不忍,什么都不说,又担心他以后不会一直这样。

就像今天微信里,傅娴翎给他转账,他却不收,只是问她,能不能明天一起坐车,傅娴翎当然不会同意。

考虑几番,她还是严肃的说:“你以后不要过来了。”

男生大概预测会是这样的结果,脸上笑散了几分,那双眼却还亮了,仍固执地盯着她,声音很低,“你不要跟他做好不好?”

傅娴翎听着头皮一麻,快速扫了眼周围,小声怪他:“你不在乱说了。”

周围人来人往,男生站在那,一双眼不停盯着她看。

“姐姐想的时候,随时找我。”

“我会留在你身边。”

第六章

(我们很久没做了)

傅娴翎回家时,男生的几句话至今仍在她耳边回响

她感觉耳根烫得厉害,后背发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跟男生的那一夜是她有生以来最快活的一晚,他耐心十足,尽心尽力让她感到很舒服。导致她接连几个晚上都梦见他,更是梦

见那狰狞的X器次次插进自己x口,那种被贯穿的饱涨感鲜明而又真实,恍惚以为自己不是在做梦的。

傅娴翎进门看见张泉封也在家,他正在客厅抽烟,一进去,浓浓的烟味让她皱起眉头

备孕期间,他在傅娴翎面前没抽过烟,现在恐怕是她上班了,不打算要孩子,才开始正大光明地在她面前抽烟。

傅娴翎换了鞋子进去,把包放下去洗手间洗手。

张泉封跟进来,“我给你的钱不够花了还是怎样, 突然要去上班,找苦是不是呀?”

他每个月给她那张卡里多多少少都会打几万块,结婚前他只是个部门经理,现在就成了总监级别,一个月光外快就不知多少。

傅娴翎低头洗脸,她早上出门只涂了防晒和口红,打算明天才化淡妆,然后把柜子里的那些化妆品都拿了出来,一个个摆放好。

张泉封口气瞬间冷下来,拉住她的手腕,“傅娴翎,我在跟你讲话呢。”

“你不想的话我也已经上班了,啥都不用说了?”

“什么叫我要怎样?你都跟爸妈说了要在家备孕,现在好端端地突然要去上班,他们会怎么想?他们肯定以为我们之间出了问题。”

“没错,我们之间是出了问题。”傅娴翎木着脸说。

张泉封惊讶问:“什么问题?”

傅娴翎特别想抽他一巴掌,想让他知道,什么是痛,可她又生生抑制住T内所有的愤懑和委屈,她看着张泉封说:“我不想生孩子了。” 不想为你这种混蛋生孩子。

她的眼神凶得很,曾经为了嫁给面前的王八蛋,努力优秀了那么多年,如今到头来,一切都是个笑话。

明明算是賢母良妻,可没想到,为什么他们俩就走到现在这一步。

张泉封见她哭了,这才张开双臂搂住她,“别哭了,是不是压力太大了,顺其自然就行,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他大概以为傅娴翎怀不上孩子才哭的。

傅娴翎没解释。夫妻一年加起来还差点没有她和那个男生一晚做得多,怎么备孕?

张泉封抱着傅娴翎恶轻声安慰她,低头亲一亲她的脸,傅娴翎偏头躲开,“今天我很累。”

张泉封看了她好一会,把人搂进怀里,低头亲她的耳朵,“我们很久没做了。”

傅娴翎听了恶心得要死,忍不住想起他备用手机里小三发来的一条条又骚又贱的短信,她发现,张泉封肯定就喜欢这种又SaO又浪的,所以才出去找刺激。

她推了推,没推开,张泉封想吻她的唇,她偏着脑袋不让他亲,他索X吻她的脖颈,重重一吮,留下一个痕迹。

视频里,他也是这样,吻着小三的脖子,小三嗯嗯啊啊地叫着,嘴里喊着SaO话:“老公C我……”

傅娴翎突然被恶心发起抖来,她一把将人推开,流着泪冲他喊:“我说了不做你听不懂吗?!”

张泉封神sE一冷,他从结婚后就升职加薪,早就不是以前的张泉封,现在外面的人谁见了不得客客气气的,在外面习惯了被人捧着,回到家被老婆这么不待见,他当场就开门出去了。

傅娴翎不知他去哪儿,并也不想知道。

只是洗澡的时候,不停用力搓着他吻过的地方,眼泪无声地往下落。

傅娴翎第二天很早就出去上班, 心里害怕遇到于向西。

幸好,一路上都没碰到,她微微松了口气。

张泉封整晚没回来,只发了短信说要回公司加班了。她看像没看,也没兴趣回。

倒是崔晓电话来,她简单说了想法,只有进了公司,三面一口话说白出来,那乱糟糟的情绪才有所缓和。实在不行就离婚。

坐在电脑前,脑子里只剩下崔晓已给的建议。

“现在时代为了利益不能离婚,但可以分居的,大部分夫妻结婚后只是名分,分居之后你就不用天天看到那张恶心的嘴脸了。”

她拿着手机看了眼张泉封昨晚的对话框,说回公司加班,再往前,就是出差,让傅娴翎给他整理好行李。出差,整年出差。

到底她是老婆还是保姆,每天能为他做的就是收拾行李,回到家就可以拎着箱子出门。

她握着手机,犹豫一会,终于没打过去。

到底分居跟离婚没什么区别,双方父母知道了,搞不好又是一团乱。

她烦躁地叹了口气。

中午张泉封却是给她打了电话,说下午要去外地考察一个项目,这次要久一点才能回来,她木木地听着,一句都没回应。

张泉封以为过了一晚上不回家,老婆态度会变好,结果她一声不吭,自己气急败坏挂了电话。

傅娴翎给崔晓发个短信说他真的又去出差了。

下班前崔晓直接来傅娴翎公司,还拉了她一群同事笑呵呵,就在楼下简单吃了顿饭,喝了点酒

毕竟就是个文员而已,算不上什么大职位。公司也没什么欢迎宴,只是大家私底下想聚就聚,倒是傅娴翎没有像崔晓那么活跃,所以崔晓这才做主请大家吃饭,话里话外都让大家多多关照傅娴翎,大家人面上带      笑,直说应该的。

其他人都喝酒,只有傅娴翎面前摆了杯果汁,上次为了喝三杯酒就醉得不行,睡到第二天下午,起来手都跟抽了风一样,因而专门给她点了杯果汁。

但最后她还是喝了杯酒。

组里的人过来跟她一起碰杯,她见众人都是喝的酒,她也不好一直喝果汁,便拿崔晓面前的酒杯跟众人碰了杯。

就一杯的酒量,喝完之后脸上就酡红一片,不能再喝了,好在意识还是清醒。

崔晓看见她这个样子,体贴地关心,“没事吧?”

“我没事。” 傅娴翎醉醉摇头

她燥郁烦闷,眼泪又想往下掉,好不容易熬到结束,一行人这才出门往外走。

五月的天夜风也很温柔,大家出来在门口聊天,傅娴翎被崔晓拉着去打车,目光随意就看见了于向西。

男生依旧等在门口,背着包,身形被拉得笔直,脚上一双运动鞋。

他穿着运动短袖,露出的手臂覆着一层青筋,他手指捏着背包的带子,目光隔着距离看向她。

灼灼的光,从他那双眼里,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一路烧到她心里。

她似被烫到,匆匆进了出租车,崔晓跟司机说了地址,问她一个人行不行,她点头,含糊地说行,车门关上。

傅娴翎没忍住回头看了眼,男生往她的方向看了看,出租车已经开了。

男生追了几步,傅娴翎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嗓子哑哑地喊了声,“师傅,等一下。”

推荐:上篇:美艳欲女 (P1)

下篇:美艳欲女 (P3)

热搜词:黄色小说都市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