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欲女 (P1)

第一章

老公出轨

傅娴翎刚到卡座坐下,面前就摆了杯酒和烟火。

她把手袋放在旁边,叹了口气,“我不想借酒消愁。”

闺蜜崔晓把另一杯酒放在她面前,“谁让你来借酒消愁了?喝了,姐待会给你找个器大活好的男人,保你今晚yu仙yuSi!”

傅娴翎看了眼舞池里群魔乱舞似的一群年轻人,皱着眉说,“我不兴趣。”

“不兴趣?!”崔晓大着嗓门吼,“张泉封那个狗东西都他妈出轨养小三了,N1TaMa还守身如玉g嘛?!我要是你,我他妈天天出来p男人!咱有的是钱!凭什么浪费青春在那种狗东西身上!”

酒吧音乐明明震天响,可傅娴翎还是把崔晓的话听了个全,她烦躁得把面前的那杯酒喝干。

老公背叛了她。

还在外面养了个小三。

他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却还是百密一疏被她发现了。

他出差已经半个月了,另一只备用手机忘了放在家里,手机没电,她今天早上给它充了电。

他们两年前就分房睡,除了收拾和大扫除,她几乎不去老公的房间,今天早上心血来打扫,帮他收拾了书桌和抽屉,这才发现了那只备用手机的。

她并不想打开这个有密码的手机,只看到很多短信发过来,全是他买东西的刷卡扣费纪录,她认出几个奢侈品牌子。

那并不是买给她的,她很确定。

他出差回来从不带礼物给她,因为她不Ai化妆,甚至不喜欢背奢侈品包包,只喜欢买各式各样买菜的购物袋。

好像nV人生来就有这种第六感——那一刻她就知道,她老公出轨了。

她跑到崔晓那里请她帮忙把手机解锁,看她坐在椅子上不断发抖

她和张泉封结婚三年,为了备孕,一年前她辞了工作,安心在家做全职太太,等他上班,她就去健身房锻炼身T,为的就是健康地怀上一个宝宝。

从去年年初分房睡开始,他们的X生活就渐渐变成一个月一次,偶尔他出差,就变成两个月一次,甚至碰上她姨妈期,他们能三个月才做一次。

他正常工作很晚才回,所以提出分房则的事,当时她感动极了,现在想想,简直讽刺至极。

崔晓找人把手机解了锁,看完短信又去看照片和视频,随后气得要把手机砸到墙上,傅娴翎红着眼眶夺过手机,她要亲眼看看张泉封是怎么背着她和别的nV人Ga0在一起的。

短信都是nV人发的,内容很露骨,SaO话连篇,不是喊老公就是说想被C了,求他快点来cHa她。

张泉封都是打电话,两人通话记录从去年开始就维持着直到今年,照片都是nV人的露点照,视频则是两人在各种酒店的x1nGjia0ei视频。

傅娴翎看完后,眼泪流了满脸。

她看着崔晓问:“他如何这样对我?”

她是名门望族出身,从小就知书达理因她父母也是知识分子,长大后更是恪守本分,不敢做任何出格的事,和张泉封结婚之前,她连恋爱都没谈过,因为他们两家是早就订下的娃娃亲。

她从很小的时候,知道会嫁给他,所以努力上学,努力让自己变得很优秀,可她没想到,从头到尾,他变我成个傻子。

还傻傻地为了备孕,戒掉了自己所有想吃的东西,连酒都没喝过,现在看来,张泉封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生育机器。

她为什么要给这种人生孩子!

她把第二杯酒喝完,擦掉眼泪冲崔晓说:“我要回去。”

回去干嘛!酒吧音乐声太大,崔晓全靠吼。

傅娴翎x1了x1鼻子,她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在这种场合下爆哭出声,她x1了口气,拿起崔晓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不想留在这里,我只想哭。”

崔晓把她送到电梯,傅娴翎扶着墙冲摆手,“你进吧,我能回去。”

崔晓看她眼眶的泪没断流,知道她难受,不停再骂那个狗男人,只能说:“那你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再找你。”

“嗯。”傅娴翎捂着脸进了电梯,她按下按键,x1着鼻子缓了好一会,听到电梯开门声就走了出去。

酒有点烈,从来她酒量很差,一直没喝过一杯以上的酒,喝一杯就容易晕,现在喝了三杯,走起路来整个世界都是晃的。

她一路扶着墙,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输了几次密码都不对,她懊恼地用手砸门,眼眶又开始泛红,想哭的那一瞬间,她y生生又憋了回去。

然后门忽然被人打开,她晕乎乎地看着房间里的人,险些以为是张泉封回来。

但面前站着的人分明不是,他穿着白sE背心,被汗水浸透,隐隐露出底下结实的x腹肌,露出来的两条手臂布满青筋,他一手还握着门把,因为用力,臂弯处鼓起一大块肌r0U。

她盯着眼看他了会,步伐凌乱地往里走进一步,茫然地问:“你怎么在我家?”

男生长得白白净净的,眼睛大,瞳仁乌黑,笑起来有两颗虎牙,个头停高,身材也很好,似乎喜欢运动的,傅娴翎偶尔去买菜的路上,看见他背着包去学校。

他还在读大学,不清楚是大二还是大三。

去年圣诞节他搬进来的,给楼上楼下的住户都送过礼物,是一对打着蝴蝶结的圣诞苹果。

傅娴翎记得他,因为他笑起来很yAn光,还有点可爱,像崔晓形容过的小N狗。

男生笑着向她说:“你走错了姐姐,这是我家。”

声音很暖,十分好听。

傅娴翎认出确实这不是自己家,她住三楼,这儿应该是二楼,她应该在电梯里按错了楼层。

她想往回走,但喝了酒的身T反应迟钝,跟不上脑子。

她走得急,步伐踉跄了一下,男生伸手扶了一把,那只掌心落在她光lU0在外的手臂上,像火一样烫得她整个人缩了一下。

她尽力忽略身T里传来的异样感觉,低着头冲他说,“对不起。”

因喝酒的缘故,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没关系,我送你呗,你是不是喝酒了?”他关上门,扶着她往电梯方向走。

“不用,我找,找得到。”她不想他扶,走路却不稳当,伸手想去扶墙壁,却是m0了个空,险些整个人摔出去,男生从后抱住她,手臂不小心穿过她前x,手掌甚至握住了她的一侧rr0U。

“啊,不好意思。”男生红着耳根道歉,松开她之后,小心翼翼地扶着她。

傅娴翎闻到他身上的汗气味,不觉得难闻,他身上的热意透过相接触的肌肤,一点点渗透到她皮肤上。

她后脊无端有些发麻,想离他远些,却被他揽得更紧,浓郁的男X荷尔蒙气息环绕在鼻端,她被熏得脑子更晕了。

他体上好热,为什么……汗味也那么好闻,她忍不住,又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猥琐,一直克制着。

进了电梯后,她发现自己窘迫,一张脸酡红一片,眼睛也是通红,男生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手扶着她的手腕。

她个头确实不矮,但被他笼罩在怀里,感觉格外娇小。

到了家门口,她眯着眼,整张脸凑到密码锁前,要输了两次密码,又含糊地道了谢,男生却径直扶着她进门,听她说含糊不清地要去厕所,才把她扶到洗手间。

“有解酒药吗?你这里?”他隔着洗手间的门在问。

傅娴翎一到洗手间就软了下来,坐在地上,嘴里含糊地说:“没有,不要,不需要,谢你。”

男生在外面又说了句什么,她听不清,好像是说要走了,她应了声,又道了一遍谢。

第二章

别C……了……

傅娴翎头晕厉害得很,她边脱下长裙,边踉跄着走到浴缸边,费劲打开开关放水,浴缸边上放着她忘收起来的玩具。

刚刚被男生触碰的地方有些发痒,她r0u了r0u自己的x,脱下内K后,她靠坐在防滑垫上,晕乎乎地拿起玩具放在了自己的腿心。

这跳蛋是崔晓送给她。

说张泉封经常出差,寂寞时就用这个。

傅娴翎当时红着脸把它丢了出去,时隔一年,也就是去年,她主动开口问崔晓要,崔晓也不笑话她,还送了别的,有黑sE的假yaNju,只是太大了,她不敢用,平时只用跳蛋。

Y蒂被震了几下就开始出水,她捏着跳蛋沿着自己的ycHUn,将ysHUi缓缓涂抹到Y蒂上,快感让她喘息出声,她将跳蛋压在Y蒂上,咬着唇弓起脖子。

她脑袋越来越晕,快感来临时,她绷着腿长叫出,“啊……声”

门外听有脚步声急促地过来,是男生紧张的声音,“你没事吧?”

等不住傅娴翎开口,就径直打开洗手间门。

随后就看见nV人赤身lu0T半躺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枚粉红sE跳蛋,那枚跳蛋还在她Sh漉漉的yHu上震动着,nV人仰着脸靠在身后的浴缸上,脸上带着cHa0红。

她好美,头发只到肩膀,皮肤很白,双眼有些失神,她还沉浸在快感里,眼眶都泛着红。

“对不起……”于向西猛地背过身,他手里拿着醒酒药,m0索着找地方放,“我,我给你拿了这个……”

他愣住了, 指着门口,“我刚听到声音,怕你出事……没事就好,我不是故意的……”

然后整张脸都红了。

傅娴翎却是从他侧身站着那一瞬,看见了他顶起帐篷的K子。

他正要开门出去时,傅娴翎含喊了声,“等下。”

“我什么都不说,你放心。”男生红着耳根,不敢回头,手指已经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傅娴翎在身后说:“你y了。”

她觉得自己喝的不是酒,是一把火,她被火烧糊涂了,不然她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你想做吗?”她拿掉手里的玩具,眼睛盯着他鼓起的裆部,口g舌燥地说:“就今晚,你要是不愿意就……”

还没把话说完,他已经关上门快步朝她走来。

她被那GU压迫感b得后脊打了个颤,晕晕沉沉的脑子里十分清楚,自己不应该跟张泉封一样,她恪守了二十八年的本分,不应该像那个人渣一样败坏g净。

但男生吻下来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饥渴到了极点,她渴望男人的拥抱和热吻,渴望……那根火热的X器cHa入自己。

她老公都能出轨,凭什么她不能?

男生吻技很好,简单一个吻就把她弄得下TysHUi泛lAn。

他将她搂抱在怀里,手指沿着她的脊背游走,火热的吻从她的脖颈往下,吻到了她白皙的rr0U上。

她的x型很漂亮,饱满坚挺,皮肤很白,rUjiaNg是漂亮的粉sE。

他像是g渴许久的旅人,偶遇绿洲,抓住她的rr0U就大口吞咬起来,傅娴翎从没想过,对方还没cHa进来,她就舒服得要Si掉了。

她伸手抓着他的头发,嘴里不停地呜咽出声。

他又去T1aN她另一侧的rr0U,用尖尖的牙齿去磨咬,嘴巴x1住整个rUjiaNg,“啵”地一声松开,复又去T1aN弄。

傅娴翎两只手掐着他的肩膀,喘得喘气。

男生单手扯掉背心,露出结实的x腹,他身上的汗味更浓郁了,热烫的吻从她的肚腹向下,直达腿心。

傅娴翎猛地夹腿,喝了酒的身T却迟钝极了,夹腿的速度都很慢,“不……不要……”

男生手劲极大,用力分开她的腿,他跪在她腿中央,把脸埋在她腿心,伸出舌尖T1aN到了她Sh漉漉的ycHUn。

她哆嗦了一下,咬着手指喊了声,“不要……”

男生用嘴巴包住她整个yHu,唇舌T1aN弄吮x1,将她的ysHUi吃了个g净。

JUDA的吞咽声搞得傅娴翎流出很多水,她咬着手指,无助地仰着脖颈,她被快感弄得大脑阵阵缺氧。

她伸手去推他的脑袋,冷不丁男生的舌尖裹住她那颗发红的r0U粒,舌尖弹了几下,她就像被抛上岸的鱼,剧烈抖了两下。

他将她的下半身抬高,整张脸埋下去,唇舌hAnzHU她的两瓣花蕊吮咬T1aN弄,又去含吻那y挺的r0U粒。

另外一只手时不时r0u弄她的rr0U和rUjiaNg,被重重快感包围环绕,傅娴翎没一会就哆嗦着ga0cHa0了。

“姐…“你家里有那个吗”? 男生终于开了口,声音很沙哑

傅娴翎迷迷瞪瞪地想了会,才伸手指了指洗手台边上的柜子,里面抽屉放着以前没用完的避孕套。

他起身去拿,运动K已经顶得很高。

回来时,他撕开BiyUnTao,扯下K子和内K,紫红的X器弹跳出来。

傅娴翎根本没想到,这么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生,X器竟然长得那么狰狞,又粗又大。

她莫名咽了口水,觉得脑子好像更晕了。

他走过来,高大而粗壮的身体,俯身下来瞬间,好像一只高大的野兽将她笼罩,抱她起来,趴在浴缸边上,随后戴上套子,扶着X器从她身后缓缓cHa进去。

ysHUi明明很多,可她的身T却仍像是被撑到裂开似的,那火热的巨物还没cHa到底,她就两腿一软,整个人往下跪。

男生将她腰腹捞起来,说,“姐姐……你放松吧……”

“太大了,撑得好难受……” 傅娴翎开口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他竟然低声道歉:对不起,往后退了出去,亲吻她的后背,傅娴翎无端生出一种欺负别人的错觉。

她咬着嘴唇看着他,男生一张脸还红着,额头还有薄汗,双眼睛很黑,很亮,见她回头,他俯身凑近,吻住唇。

傅娴翎羞耻地说:“你……chao吧。”

男生笑着扬起唇角,缓慢地往她T内顶进,直到将她整个小腹涨到酸麻,他才停下喘了口气,握住她的腰慢慢动了两下,声音低哑地说:“姐姐,不舒服跟我说。”

她莫名耳根泛红,想出声,却被cHa得冒出娇媚的SHeNY1N。

大概是酒劲的缘故,她从前根本不会jia0chuAN的人,在今晚被一个b她小好几岁的弟弟cHa得全程都在LanGJiao。

SHeNY1N声让她既羞耻又亢奋。

男生说话很温柔,但顶进来的X器却气势汹汹,cHa送的速度快,力道更是重,他抓着她一团rr0U,边低头亲吻她的脊骨,边奋力往她腿心撞。

快感到顶,傅娴翎抓着浴缸壁尖叫出声,“啊……不要……不要……再弄……了……”

小腹酸得厉害,她被cHa得浑身绷紧,男生在她身后重重撞了几十下,忽然低头hAnzHU她的肩膀吮咬起来。

他们俩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她软着身T往下滑,男生将她转过来抱在怀里,低头亲吻她的嘴唇。

他笑着问:“舒服吗?姐姐” 他声音特别哑,眼睛却十分湛亮

她有些害羞,借着酒劲,含糊不清的说:“舒服,非常……舒服。”

他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滚烫的唇舌落在她肩上,齿关很轻地咬了一下,像是恋人间的亲昵Ai抚,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锁骨。

轻声:“我们继续亨受好不?”

傅娴翎有些累了,身T软得根本使不上劲,她没回话,男生又吻过来,低哑的声音问:“你还好吧?”

她被这撩人的嗓音激得后脊麻了一瞬,她抱着男生的脖颈,轻喘,“我……没力气了。”

“没关系。”他笑着将她抱到花洒下,边吻她的嘴唇边说:“我来动。”

他打开花洒,简单给自己冲洗了一下,随后挤了沐浴露过来替她清洗身T,他的手很大,指节修长,指腹带着点薄茧,落在她皮肤上,每一下都泛着难以言喻的麻痒。

傅娴翎咬着唇,却无法抑制冲到喉口的SHeNY1N,她手指搭在男生肩膀上,浑身都止不住地轻颤。

他两只手掌落在她胸口两团绵软上,冲洗后,探出舌尖舔了舔那颗粉sErUjiaNg,另一只手r0Ucu0着另一侧rr0U,他俯身吻咬她baiNENg的r,对着那枚小巧粉nEnG的rUjiaNg反复舔吻,出口的声音有些含 糊,“姐姐,你这里好漂亮。”

傅娴翎不知是被他舔,还是被这句话激,当下腿心就冒了一股水出来,她夹紧腿,手指插进他头发里,无助地喘息着:“别……了……”

“好。”他听话地不舔了,去拿了避孕套过来,撕开戴上,抬起她一条腿,扶着X器抵了进去。

傅娴翎被插得单脚站不稳,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她手指掐着他的手臂,喉腔里忍不住冒出呜呜的颤音,“慢点……”

男生已经很慢了,闻言又慢了几分,只是迟缓的动作让她更难受,身T被涨到了极点,小腹又酸又麻。

第三章

姐姐讨厌我吗?

傅娴翎穿着套白色的长袖睡衣,应该是男生帮她换的,平常夏天穿吊带睡衣,不是这种长袖的

想了想,她拿出床边的镜子照了照,幸好,他没有在脖子上留下痕迹。

她微微掀开衣服看了眼,小蝴蝶麻麻都是吻痕和牙印,难怪他要给她穿长袖的。

男生似乎临走之前,把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床单也换,垃圾袋也换了新了

她下床时腿软得踉跄了一下,正好崔晓端着蜂蜜水到门口,看见她这样,吓了一跳,“以后再也不能让你喝酒了。”

“没事。”傅娴翎开口的声音沙哑难听极了,她皱着眉清了清嗓子,接过崔晓手里的水杯,仰头喝了口。

只是拿着杯子,手颤突然抖得厉害。

“你这喝了酒,手怎么也废了啊。”崔晓扶着她的手,心疼极了,“来,我喂你喝。”

傅娴翎怕得很,哪里敢告诉她呢,自己不是被酒摧残的呀。

喝完水,她咬牙跑去洗手间,关上门,就靠在门后疼得x1气。

浑身都酸疼得厉害,特别是两条腿,腿筋好像拉伤了一样,动一下就疼得要命。

洗手间已打扫,她的玩具和避孕套也被洗干净放在柜子里,她四下看了眼,想起昨晚疯狂的画面,身体无端发出燥热的感觉。

她赶紧把脸洗凉,刚出来又被崔晓拉到餐桌上坐下,“来,给你点了好多菜,都凉了,我刚热过一遍,你快趁热吃。”

傅娴翎虽然饿,看见这么多的菜,反而没多少食yu,简单吃了点,疲惫的身体总算补充了点体力。

老实告诉我,你对这事有想过了没,让他净身出户太便宜他了,等他回来,我们去他公司闹。”

崔晓父母是做生意的,早年跟傅娴翎父母有来往,两个孩子也时常凑一起,即便后来崔晓出国留学,回来后,两人姐妹情谊依旧深厚,只是崔晓脾X暴躁火辣,傅娴翎则温婉贤惠。

出了这事,崔晓想的就是让那个狗男人身败名裂,但她明白,傅娴翎不会这么做。

且不说到双方父母的交情,就单单说傅娴翎对张泉封的感情这些年来,她也不会做出伤害张泉封的事。

“不能离婚。”傅娴翎吃着饭,眼泪又掉下来,她伸手擦掉,喉咙沙哑,说话的嗓音依旧难听极了,“我爸妈那么传统,要是知道我们要离婚,会疯的。”

崔晓地着她不可置信,“那我们就那么便宜他?是难为了你爸妈,就跟这个狗男人过一辈子么?你是疯了吧?”

“我爸刚做完手术。”傅娴翎捂着酸涩的眼睛说:“崔晓,至少……现在提不了离婚的事。”

崔晓叹了口气,”算了,你先吃饭。”

傅娴翎吃不下,喝了杯水,去找了含片吃了颗,然后和崔晓一起躺在沙发上。

“你今天不去上班?傅娴翎问

“你说呢?你都这样了,我还去上班,我还是人吗?”崔晓偏头看她,“狗男人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我和他很久不聊天了”,傅娴翎远方的目光看向窗外.

刚结婚那年,他们也有热恋期,只是保质期有些短,她还没来得及好好T会,那段于她而言,分外美妙的快乐就消失不见了。

原因是他们俩一直忙着各自的工作,相处时间慢慢减少,回来的时候,谁都很累。分房之后,更是没话题,没有共同语言,明明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像两个陌生人。

后来,她辞职在家安心备孕,以为这样就能有所改变。

想不到, 一个男人不Ai你的时候,你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

“找个工作做吧。”崔晓轻叹一声道:“你一个人在家呆着,我不放心,出来呼x1呼x1新鲜空气,接触点新鲜事物,宝贝,你的人生不能被那种渣男困住,外面有b他好太多的男人,咱找个忠贞不二的,以后气Si那个             狗东西。”

傅娴翎轻笑,眼泪却缓缓掉下来。

崔晓陪了她一整天,晚上有事要走,她做婚礼策划的,当初傅娴翎结婚也是她一手筹办。临走前,她还说要把公司里摆着傅娴翎和张泉封那个狗东西的婚纱照全部扔掉。

傅娴翎休息了两天,在家饭也没兴趣做,都叫外卖,到第三天才出们去买菜。

没想一到电梯时,遇到了那个男生。

他背着包,穿着白色运动T恤,旁边跟着个年轻女人说话,唇角带着礼貌的微笑,电梯门开时,他一抬头看见傅娴翎,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

傅娴翎不自不觉脸红起来,她站里面,攥着包的手指紧了紧。

男生迈着长腿进来,笑着冲她打招呼:“姐早上好。”

他个头很高,身上带着洗衣Ye的清香,离她有些近,光lU0的手臂碰到她的,温度灼人。

她故作镇定地点头:“嗯,早上好”

“张太太去买菜?”之前跟男生搭话的年轻nV人冲傅娴翎笑,“我们整栋楼,好像就你会做饭,我好羡慕会做饭的nV生,像我每天都是外卖,现在每天都在纠结吃什么。”

傅娴翎记得她住二楼东边,跟男生对门方向,似乎是做房产销售的,打扮很洋气,每天都光鲜亮丽,热情四溢。

傅娴翎点了头,轻笑一个,“做饭不难的。”

“怎么不难呀。”女人笑着,又看男生问,“于向西,要不要我送你?”

“谢了”。于向西摇头,笑着回答

“好吧。”

电梯到了,一行人下去,傅娴翎跟在几人身后走,男生也跟在她身后,礼貌跟其他人打招呼说再见。

傅娴翎走到超市,一回头,看到他还跟着。

她眼看了周围,皱眉轻轻问,“你是有话要说?”

男生低着头,眼神有些受伤,像被抛弃的小狗,很轻的声音问:“姐姐是不是讨厌我了?”

傅娴翎莫名有种欺负别人的感觉,最后还是放弃。

她低声说:“没有。”

“那我以后见到你,可以跟你讲话吗?”男生又振作起来,亮着一双眼看她,笑起来时,露出一对可Ai的虎牙。

傅娴翎犹豫了半晌,终究点了点头。

只是讲话而已,本来就住楼上楼下,免不了要遇到的。

早知这样,她会挑个陌生人。

但陌生人…她或许不敢,那一晚,是酒劲昏头她说出那种话,也只因为对方的双眼温柔无害的男生。

他跟着傅娴翎身后,推着购物车,问:“你要买什么呀姐姐”

傅娴翎回头皱着眉说:“你不要跟着我,以后偶然遇到可以简单打个招呼,多余的事你不要做了。那天晚上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可以吗?”

她话说得绝,男生脸上yAn光的笑容渐渐消失,他点点头,声音有些低落:“我知道了。”

然后背包转身走。

傅娴翎看了眼就收回视线,心里难受得很,仿佛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事,罪恶感将她捆得呼不了吸。

对方只不过是个大学生,她真的是造孽。

回家后,她就发泄似地洗菜做饭,做了十几道菜,然后孤身一人坐在饭桌前慢慢品尝。

前所未有的孤独感将她笼罩,望着一大桌子几乎没动过的菜叹了口气。

崔晓说得对,她该去找份工作,让自己每天过得好好的。

—————————-待续———————————————

推荐:美艳欲女 (P2)
热搜词: 情色小说都市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