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调教 (P6)

不许当我面夸其她女人!(微h)

餐桌上,等保姆刘阿姨端上最后一道鲜鱼汤后,便郁闷地回到厨房,收拾厨具去了 。

她记得出门前,明明已经打扫好卫生了,可那长长的一排台阶,是从哪儿流出来的这么多液体,害得她还被老太太训了一顿。

“开饭吧。”林父拾起筷子后,众人才跟着拿起空碗上的筷子,开始依次盛饭。

原本爷爷奶奶出国前也是这样,林芊每次都是最后一个夹菜盛饭,还得在长辈们吃完前放下筷子。

当然,自从二老回国后,后面的要求在林淮安的严词拒绝下被取消了。

桌上盛着七道菜,三荤三素一汤,以他们四个人的肚皮肯定是吃不完的。

但照老爷子的话说,大概是在英国鲟鱼薯条和不正宗的中餐吃多,所以回国后每顿都得多吃几道中餐,调养调养胃。

见林芊只顾着吃身前的烧茄子,林淮安夹了两只鸡翅,放进她碗里:“最近学习这么辛苦,不吃点肉补补身体,怎么能行呢?小心累坏了。”

林芊嚼着饭,点点头,“嗯”了声,张嘴撕了层鸡翅上的皮,塞进嘴里。

什么怕她学习累坏身子……都是借口。

明明就是把她肏得身子骨都软了,怕她营养流失太多,才在她的碗里塞肉的哼。

不过…爷爷奶奶都在对面看着呢,林芊可不敢像和爸爸独处时那般放肆。

她默默得低着头,举止斯文得夹菜吃饭,一声不吭。

空调的冷气吹得身上有些凉,原本从学校穿回来的校服,早就洗完澡后换下了。

现在穿得是一身丝棉休闲长裙,脚上踏着双粉色拖鞋。

三两口吧唧掉碗里的饭后,林芊便起身,摆好碗筷,用纸巾擦干净嘴:“我吃饱了,先回屋里看书了。”

林老爷子咳了一声:“等等……”

她回过头:“怎么了?爷爷有事吗?”

“下个礼拜,你堂姐办生日宴会,记得周末给她挑份礼物,别忘了。”

“嗯,我知道……林芊点了点头,以她和那位堂姐的关系,显然用不着老爷子提醒。

“淮安,你离婚的事准备什么时候处理……”

“这个……”

原本都已经转身,准备上楼的林芊,忽然听到了爷爷提及离婚的事儿。

顿时一怔,抬起额头,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

“你怎么又回来了?”

“额…我喝口水,坐会儿。”

身旁的林淮安,瞧着女儿瞄向他的眼神,自然知道她回来的意味,肯定是关心男人对于离婚的态度。

“周蓓才刚醒不久,还没恢复,等她身体能出院的时候,再说吧。”

身侧的林芊喝了杯水,鼻头呼出气

妈妈虽然前几天就已经苏醒了,但神智好像不太清楚,只能简单得做一些回应,说话很混乱不清。

医生说她的神经系统修复还要过些日子,等上一两个星期后,就会恢复如初。

“原来的刘主管你还记得吧,他女儿今年刚博士毕业,没谈过恋爱,各方面都挺配你的……”

老太太说着便打开手机相册,给林淮安看起女方的照片。

“怎么样?长得还行吧,我查过生活背景,挺干净的。”

男人看着手机相册里的知性女人生活照,随口了句:“还行吧。”

“那我改天帮你联系联系……”

此言一出,林芊顿时挤着眉梢,瞪向男人。

众所周知,所有女人的天性,都很反感自己的男人当着面夸奖其他女人,这是本能,可不是后天养成的。

气鼓鼓地悄悄甩掉拖鞋,将脚丫抬起,脚跟摆到男人的膝盖上,晃了晃,以此示威。

桌上的男人感觉到了下身的异样,不作声得笑了笑,另一条腿随即压了上去,夹住林芊的脚踝。

“我现在还没离婚,聊这些不合适。等离了婚以后再说吧,就这样。”

老太太失望地收回手机,这还要等下去,她的耐心可是不多了。

“嗬呀……!”对面的林芊忽然叫出了声

老太太皱眉:“怎么了,叫得这么吓人干嘛?”

“没,没事儿呀啊……”林芊抿着唇,用手挡住下半张脸,斜瞪着林淮安。

身下,男人粗粝的手指,不知何时已摸进了女孩的睡裙里,搓揉着内裤印上鼓鼓的穴唇缝。

鼻腔里喘着气,强忍着不出声,林芊将小手伸到桌下,拍了拍男人的手背,示意他赶紧松开。

可男人却笑了笑,反而变本加厉地用力摩擦着花穴缝。

林芊被下身的酥麻感,忍不住哼了声,一个后仰站了起来,慌乱地提了提裙摆:“我先回房了。”

“她今天怎么了?今天这么奇怪。一会儿来一会儿走的……”

林淮安重新拾起碗筷,含着笑意将菜夹入口中,嚼着道:“现在的小孩子都这样,正常。”

而二楼,已经跑回房的林芊,喘着身子,拉上窗帘,打开空调,盖上被子几乎倒头就睡。

今天实在太累,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

这一闭眼,便直到深夜

一阵稀稀疏疏的声响从耳侧传来,小腹感到一阵炙热,林芊猛得睁开眼,转过身子。

看见男人熟悉的硬朗面庞,她才松下身子:“爸爸,你怎么到我床上了?”

“爸爸想芊芊了,想抱着你睡。”男人说着就要拉开被子,钻进去。

“唔…不要,今天都要累死了……!”

林芊还想推搡他下床,却被男人反手搂住盈腰,按在胸膛里。

“你误会了,爸爸什么都不做,只是抱着你睡觉而已。”

“真的?”

“嗯,不然呢。“

”那好……等等!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晚饭的时候为什么要夸别得女人好看?”

“唉,我那只是应付他们,只有芊芊乖女儿在爸爸眼里才是最可爱、漂亮的。”

“嗯,好吧,相信你了。”

“好了不说了,爸爸都快冷死了,快把被子掀开,让爸爸进去躺会儿。”

“可要是被爷爷奶奶发现怎么办?”

“放心好了,我锁了门了。”

“那好吧,你进来吧,不过真得只能乖乖睡觉,什么都不能做。”

“真的得知道了,来,到爸爸怀里来。”

“嗯……”

夜空中的残月渐渐上移,不一会儿,林芊便躺在林淮安的胸膛里,又进入了梦乡。

然而,单纯的少女不久后就意识到,什么叫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呜…你干嘛……?!”

“乖女儿,把腿叉开,让爸爸进来吧。”

“唔额…不要…不要……”

“爸爸就只是放在外面蹭蹭,不插进去,好不好。”

“真的…?”

“当然,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放心好了。”

……

“嗬呜……你又骗人,别…额啊啊……!”

反差调教 (P6)

 

初入宴会

【说明:本篇章剧情出现的大量新角色名,在本作都并不重要,大家不用全记下来,可以忽略。】

灯光璀璨的酒店城堡前,黑色奔驰缓缓停下。

身着深蓝色定制西装的林淮安走下车,打开后座车门,将手伸了上去。

车上的林芊愣了一下,眉头微皱,将手迎了上去,被男人握在手心中,走下了车。

“爸爸,没必要搞得这么认真吧……”

“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喏,跟我来。”

林芊被男人牵着左手,走进了酒店门口

前方的宴会厅金碧辉煌,各种七彩灯光照耀在空中,形成五彩斑斓的光晕。

将整个酒店映衬的格外漂亮,显出一副梦幻般的美景。

一路上,不时有身着西装和礼服的客人点头打招呼,林淮安都是淡笑应对。

林芊一直都是性格比较内向,默默地跟在爸爸的身边,唇角如画般挂着微笑,甚是甜美。

虽然酸楚的面部都要抽筋了,但这是礼仪嘛,总是要坚守的。(呜呜……)

宴会厅门口,身着黑色西装长袍的青年看见他们,赶紧迎了上去,伸出手:“安哥。”

林淮安扬着嘴角与青年握了手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墨,半年没见了,还是那么帅啊。”

“哼哼,您别开我玩笑了,安哥……”青年深邃的眼神中染着似笑非笑的味道,眼神有些躲闪。

他低着额头,看了一眼林淮安身边的林芊,高大的身躯微微弯下:“林芊,我们有一年没见了吧……个子长高了不少嘛,越来越漂亮了。”

“呵呵,谢谢……段…墨舅舅。”林芊眨巴眼睛,嘴角扬着尬笑。

幸亏她之前就把可能会遇到的,远房亲戚的身份全都背了一遍,不至于连名字都想不起来。

眼前这个身形有些薄弱,容貌清秀的青年,林芊虽然叫他舅舅,但和他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他是她堂姐的亲舅舅,按照辈分算,林芊也是跟着叫他舅舅了。

只是看他眼神有些躲闪的意味,说话也带着几分不自信。看来应该跟她一样,是个内向社恐的人。

想必今天是迫于要照顾亲戚,才勉强犟着性子,主动和客人谈话。

跟这位段墨舅舅打完招呼,林淮安拉着她走进堡内,这才算真正进入宴会厅内。

宽敞明亮的大厅,装饰华丽,墙壁上挂着巨大的丝绸壁毯,邻边又摆着精美的油画。

舞台中央,二十几个人的铉乐队演奏着优雅动听的曲调,乐队的中央摆着一架胡桃色的钢琴。

周围许多身穿端庄礼服的人们举杯敬酒,或者是互相交谈。

“林芊,我在这呢。”忽然身后传来少女的声音。

林芊转过头,抬眸望去,就看见简思南和徐阳一行叁人,侧走了过来,在朝她挥手。

“爸爸,我去和他们聊会儿天。”林芊拉着林淮安的袖口,轻声说道。

好。林淮安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他知道女儿并不喜欢参与大人们的聚会,便点了点头,任由她和其他同龄人玩儿去了。

林芊朝着简思南一行人走去:“你们来得好早,我还以为你们没到呢。”

简思南眨着眼眸,看清林芊的穿着后,“哇!”了一声。

清澈灵动的双眸微动,围着她打转,俏皮地吐舌:“林芊,你今天好漂亮耶!我差点都没认出你来。

“是嘛…谢谢夸奖。”林芊嘴角噙着浅浅笑意,补了句:“思南,你今天也很漂亮。”

“真的吗!”

简思瑶提起白色长裙裙纱,在林芊面前转了一圈,满脸兴奋:“我也觉得这条裙子很好看哦,这是我第一次穿长裙呢。”

“哦,对了,给你介绍一下”简思南拉着身旁的少年,推了推:“这是我弟弟,简乾元。”

少年一脸嫌弃地扒开简司南的手,理了理衬衫和西服外套,清?俊秀的面庞,眉宇间尽是冰冷,双手插兜:“你好。”

“额…你好。”林芊尴尬的扯了扯唇角,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眼前这对真得是亲姐弟吗?

姐姐这么热情活泼,弟弟却冷冰冰得像块石头,怎么看都有些违和感。

简思瑶无奈地摇了摇头,指着少年:“他是有些内向,平时话比较少,你就当他不存在就好啦。”

少年扯了扯唇角,朝她翻了个白眼:“切,笨蛋。

打招呼一句话就够了,我只是懒得像你一样,总是一大串废话…看吧,你又害我说了一堆废话。”

“你…给我留点面子吧……”简司南伸手就想堵住弟弟的嘴,却被他躲开,反倒被抓住手腕。

两人顿时扭打,闹成一团。

“放开我!”

“谁让你又在外面骂我的……除非你保证以后不骂我了!”

“我就不,你这个笨蛋,快松手!”

“我不是笨蛋!我就不撒手,我还咬你呢,唔……!”

林芊目瞪口呆地盯着这一幕,这俩人是在干嘛?姐弟竟然在宴会场所内打起来了?

她愣得半晌没回过神来,直到耳畔响起熟悉的男声:“咳咳,林芊……”

她抬头,看向身侧,徐阳站在离她一米开外的地方,眼底浮出光彩:“你今天,穿得真好看!”

少年的眼中,心心念念的女孩,今天穿了身黑色露肩长裙,精巧的锁骨若隐若现,长长的裙摆,将腰线收的极细,贴出丰满有致的曲线。

背部笔直,裙子下摆的弧线,露出洁白修长的小腿。如墨般的长发,用蝴蝶夹随意盘在脑后,发梢落在肩头。

白暂的肌肤透着淡淡红粉,眼前的女孩犹如文艺复兴时的油画里,西欧的童话公主一般娇艳。

“你是我今天见过…全场最好看的女生了。”徐阳的目光停在林芊身上,闪烁着异样的惊艳。

“呃…谢谢。”林芊扯了扯嘴角,“你也挺合身的。”

徐阳今天穿的是短袖西装配西裤,虽不如其他人看起来稳重,但倒更得显他本就热情洋溢的性格。

二人干愣盯着对方,一时语塞,场面有些秘静。

这边,简思南已经放弃抵抗,嘟着嘴,露出苦涩的表情,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你看,你都把我手抓肿了,都变青了…呜呜!”

简乾元边揉着她的手腕,敛着眉间:“还不是你要碰我,疼不疼?”

“嗯呜呜,好痛。”

简思南哭腔浓厚,眼泪哗啦啦往下掉:“帮我吹一下嘛,吹下就不痛了……”

“这有什么关系…诶,别哭了,我帮你吹吹,呼~”简乾元捧起姐姐的手腕轻轻吹着气。

“唔……”简思南吸了吸鼻子,抬手擦掉眼泪,抽噎着:谢谢你喔……

简乾元一边给姐姐擦拭眼泪,一边轻柔地问道:“怎么样?还疼不疼?”

“好多了耶……但你以后能别骂我笨蛋吗?”

“那就好……不行,因为你真的是笨蛋。”

“我不是…咳咳唔……”

“别动,我再帮你揉会儿,回去给你上点药就行,笨蛋。”

林芊站在一旁,看呆了,满脸黑线。

不禁扶了扶额,她刚刚还担心这俩人真得会闹脾气打起来,没想到这才几分钟就又和好了?

大概这就是亲姐弟之间的关系吧,她作为独生子女理解不了。

贵妇聚会

正等林芊和几人随口聊天时,一双手掌却忽然出现在眼前,捂住了她的双眼。

视线顿时一片黑暗,耳旁一阵刻意古怪的声音,小声道:“猜猜我是谁啊……”

林芊微微眯了眯双眼,嘴角微扬笑道:“你这招都使过几次了,我还能不认识嘛。”

掰开纤细的双手,林芊回过头,盯着蓝色长裙女人,愉快得笑了起来:“韩慧姐姐。”

女人甜甜一笑,将手扶在林芊的额头,揉乱着发丝笑道:“吼,小丫头,居然被你发现了,看来下次得换个方式了。”

“韩慧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林芊扶着她的裙腰,脑袋靠在她肩上。

韩慧笑了起来,拍着她脑袋道:“中午刚回国,还没时间休息,赶过来了。怎么,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呀。”

你出差到国外两个月,我都快想死了。林芊笑着撒娇道,挽着韩慧的胳膊晃动着。

韩慧捏了捏她鼻子。笑骂道:“小滑头,才两个月不见,你倒是开朗了好多!”

她忽得捧起林芊的脸蛋,扫了几眼,心疼地抚摸着脸蛋:“你这脸怎么变瘦了,你爸这几个月是不是没照顾好你呀。”

呃……某种程度上来说,爸爸对她还是很照顾的吧

只不过……是那方面的照顾。

“别污蔑我,我都把她当小祖宗一样供着了。”

不知何时,林淮安已经走到几人身边,挽住林芊的腰。

韩慧撇了他一眼,眉梢荡开笑意:“我才刚到这儿,你就打搅我和芊芊叙情呀。”

“我只是顺路看看芊芊而已。”

林淮安拍了拍林芊的后背,轻抿唇瓣:“芊芊,待会儿你跟着韩慧姐姐就行,我等会来找你。”

“嗯,知道了。”林芊淡淡点了点头

林淮转身时,看见徐阳和简乾元还愣在原地,喊道:“你们两个男子汉,站在这准备跟女孩子玩吗……跟我走吧。”

“我…我还想和林芊聊会儿……”徐阳闷着脸,也只能跟了上去。

身旁的简乾元则秀眉轻皱:“你跟着两位姐姐就行,有什么不懂得就问他们。”

简思南笑眯眯地推搡着少年的后背:“不劳你操心,我很懂自来熟得了,哎呀,快走快走。”

几人的小团队里,来了年龄比她们大不到十岁的韩慧,走了徐阳和简乾元。

爸爸把他们俩带走,想必是要拎到宴会上,和其他年轻人挨个互相认识,在各位位高权重的长辈面前刷刷存在感,为以后的事业铺路。

幸亏她是女孩,不然和几十个根本不熟的人聚在一起,假客套聊着天,她绝对会受不了的。

林芊将环顾四周,满脸好奇的简思南介绍给韩慧。二人打了个招呼,就算是认识了。

“简家的大女儿啊……哦!我想起来了,有印象,就是你呀,哎呦,你好你好。”

“韩姐姐好。”

“你俩还愣在外面干嘛,跟我进去和她们聚聚,聊会儿天嘛。”

韩慧口中的她们,指的自然是那些来参加生日宴会的各家贵妇和小姐。

“韩姐姐,你知道我不喜欢参与这种场合的……”林芊撅了撅嘴,晃着脑袋。

她最讨厌和那些女人打交道了,一个个笑里藏刀,无论什么都要攀比,真是烦透了。

韩慧笑了起来,拉着她的手道:“放心好了,谁敢欺负你,姐姐我帮你揍她!思南你也跟姐姐一起来吧。”

“好呀好呀,走吧。”简思南连忙跑上前,挽着林芊的另一只手臂,眼睛都笑弯了。

林芊只能无奈得被二人拎着,带到了贵妇们的聚集圈中。

豪华的壁灯,华丽的水晶吊灯下,众多贵妇们珠光宝气、华丽长裙。

林芊出现在一群穿金戴银的名门千金中,显得格外低调。

但墨色的公主礼服,如同仙女般的容貌、气质,一时之间引来了所有贵族千金的侧目。

众女孩皆是一惊,原本精心打扮过的脸颊,以为能争奇斗艳,眼下却顿时黯然失色,面色多是冷冽起来,看向林芊的眼神更是不善。

“哟,芊芊来了。”

循声望去,一名穿着旗袍的中年美妇站起身,走到林芊身边,握着她的双手:“小丫头,今天打扮得真漂亮。”

“堂伯母好”林芊甜甜一笑,微微欠身道

女人是林淮安堂兄的妻子,所以按理,她是该叫声堂伯母的。

可别看她现在客气得对她嘘寒问暖,母亲前段时间车祸时,她们可没关心过一次,说不定还暗中偷乐呢。

林芊也懒得和其余人假客气,不过目光,找了个后座的位置,便拉着简思南一同坐下,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了。

这种场合,她真得是实在没兴趣,但是又不得不参加。

听着周围小姐们,热烈讨论着戴的戒指几克拉,项链是什么名牌,裙子又是从哪个名家那儿定制的。

天呐,简直烦上加烦……!

身旁的简思瑶倒是社恐,一会儿便闲不住,从旁边的餐点区端着一盘糕点坐回座位:“林芊,尝尝这个,很好吃得耶!”

林芊捏着糕点,简单小口尝了几嘴,却见简思南一口一个,叁两下便了半盘点心。

吃相虽不至于狼吞虎咽,但确实算得上豪迈。

不顾周围千金们鄙视的眼光,简思瑶将一个小面包塞进嘴里,嚼着。

“你们这些千金小姐吃东西都这么讲究嘛,一小个蛋糕竟然要六七口,太委屈自己了吧,我可不喜欢装模作样。”

听这女孩的吐槽,林愣了下:“额,你们……你不是和我不是一样嘛?

贵妇们围聚的中间,不时有一些身着华丽礼裙的千金们,握着各种乐器演奏,或是跳着古典舞。

这些女孩都是被自家母亲窜错上来,表演才艺,已示自家的优良教育。

几个贵妇聊着自家女儿会得乐器,互相攀比,不知何时就聊到了林芊身上

“额,我就只会钢琴而已。”

“那你就去给大家随便弹一首嘛,让大家欣赏欣赏。”

人群里,有几个年轻少女偷偷起哄,明显是想看林芊出丑。

“嗯,那我就献丑了。”

林芊倒也无所谓,她的钢琴演奏水平说好算不上,说差其实倒也还行。

随便弹两首古典曲应付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走到舞台的乐队中央,胡桃色的钢琴前扶裙坐下,纤长白嫩的十指按上黑白键。

随着一阵优美动听的旋律响起,林芊闭眼深吸一口气,将心情沉浸到音乐中。

《致爱丽丝》,难度虽不高,但胜在旋律经典,小型的回旋曲式,和声曼妙。

她的演奏技巧其实还行,曲子全程没有出错,算是不错的完成了任务。

人群中,本想看笑话的千金小姐们,见她才艺也跳不出刺儿,只能妒忌忿忿得闭上了嘴。

呼~稳稳结束……

林芊总算松了口气,当着这么多人表演弹钢琴,她还是第一次呢,幸亏没紧张手抖出意外。

可当她弹到最后,手指刚刚离开琴键时,突然感觉身边有人靠近。

抬头看向对方,却见那东西的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发颤,眼眸深陷,黯淡无色,似乎病重到了极点。

“鬼呀……?!”

【原本想写完一章就开h剧情的,但现在好像要两章了,呜呜……别急,h章快了,而且,是重磅级床戏!将会由第3人全程观看!】

推荐:秋水老师被学生逼做爱

热搜词:h小说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