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调教 (P5)

边开车口交【h】

前方是直行路段,黑色奥迪轿车以匀速行驶在马路上。

紧隔着玻璃车窗的几米外,就有将头探出窗外吹风的乘客,和在路边散步的行人。

谁也不会想到,从他们身边缓慢开过的黑色轿车内,一个身着校服的娇小女孩,正趴在一位大叔的胯下,沉迷地嚼含着肉棒,嘴里发着“咕噜咕噜”的吞咽声。

车内,林淮安一手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另一只手却垂下,抚摸着趴在胯上的女儿的后脑勺。

“把喉咙打开,吞深点…嗯对,真棒……”

不得不说,在他的技巧调教下,林芊的口交技术已然增进明显,每一次吞咽肉茎的力度、时间都恰到好处,简直爽得要了他的老命。

“呜…咕~咕……”

林芊将脸蛋下的半截肉棒含入口中,抿紧双唇,舌尖环绕着龟头,轻轻舔舐。

一手扶着肉棒连接囊袋的地方,上下缓缓撸动,另一手将两颗硕大的睾丸握在手中,轻轻抚摸把玩着。

“吁~”男人发出一声低吟的喘息,爽得从喉咙里吐出一股浊气,身体抖了抖。

边开车边享受口活,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体验。女孩柔软的喉舌,包裹着肉棒,温软且湿润。

而窗外,其他车上的司机乘客和路人,不是向他们的方向看来,更是令他肾上腺素狂飙。

硕大龟头腾着热气,马眼缝不断往外冒着前列腺液,尽数被女孩吸入口中,混杂着唾液,搅弄青筋暴起的粗硕肉茎。

如此淫靡的场景,犹如岛国AV剧情,此时却现实得在他胯下发生。

男人的大脑内疯狂闪过,岛国片中的各种场景和做爱姿势。也许,他有空可以实践一下。

比如,他就一直想试一试电影中的润滑剂涂满全身,进行人体按摩……想想就…嗯!

其实看似清冷的男人,大多都会比较闷骚,他也不例外。

年轻时,对电影中的各种做爱姿势了解后,一直想和对象尝试。

但奈何周蓓脸皮子薄,就是不肯答应他,连着拒绝几次后,他也没了兴致,便不在有想法。

只是没想到,当年看似文静的周蓓,背地里居然和外人偷情,还敢把孩子生下来,林淮安自觉还真是小看了她。

道路旁的路灯上,摄像头“咔咔”闪了两下,拍下几张照片。

林芊有些忧慌,吐出肉棒,将黏黏的液体吞入腹中,张口道:“爸爸…有摄像头……”

林淮安将女儿的头压下,抬头继续看着前方的道路,沉声道:“没事的,把头低一点,拍不到你。”

林芊的身形本就很娇小,又是蹲趴在他的胯上,只要稍稍低些头,就能完全隐藏在方向盘下。

“一个星期没做,有没有想爸爸。”男人夹着手指,轻轻地捏着林芊娇嫩的脸蛋,弹了弹泛红的脸皮。

女孩吐出肉棒,将鸡蛋大的睾丸用唇齿裹住,舌尖轻轻舔着肉球表皮,用手指将落在舌苔上的阴毛揪起丢掉。

口中断断续续得,呢喃着:“嗯想…不过…不是那种事啦……”

“哼!”男人笑着道:“但凡你的骚屄有你的嘴硬,或是你的嘴有瘙屄诚实,我就相信你了。”

女儿现在还是脸皮子薄,不好意思回应他的荤腥话题。

这可不行,以后性爱时若是不讲骚话,可是会少了很多性趣的。

看来还需要继续调教开发女儿,让她变成,一见到他的性器,就双腿打颤,身体发软,满脑子全是性爱的小淫种。

男人压着女孩后脑勺的手,加大力度,阴茎插入喉咙里,又深入几分。

林芊被刺激得干呕了下,只能“哼哼唧唧”得配合他的动作,收紧舌腔,更好得含住爸爸的肉棍。

龟头顶在喉咙深处的小舌头上,无法再深入。

尺寸惊人的肉棒,撑着女孩的唇齿,喉咙无法吞咽,唾液混杂着精液,滴落在坐垫和男人的大腿上,渗出深色的水渍印。

又含着肉棒,快速得吞咽了几十下后,女孩嘴里“咕噜”一声,仰头吐出的肉棒。

双手趴在男人的腿上,脸蛋上挂了一层薄薄的汗珠,面色绯红,喘着粗气:“怎么还没射?都比上次时间长了……”

“现在就射了,待会儿怎么操烂芊芊?”

林淮安握着她的脸蛋,笑得很是放肆:“芊芊憋了七天,爸爸很心疼,所以待会儿要芊芊狠狠得操舒服了

再把所有的精液,统统塞进芊芊的骚穴里,怎么样,想要吗?”

“呜……”女孩跄了一声,没有回答他,只是继续含住龟头,吮吸肉棒的力度比刚才又大了些。

虽然女儿没有正面回应他,但口活的姿势却诚实得告诉了他答案。

不过,男人对女孩这样的答案,可不满意。耸了耸臀部,肉棒在女孩的舌腔内抖了抖:“芊芊如果不想做的话,爸爸现在就射了,马上还要回公司工作呢……。”

男人的话无疑吓到了女孩,连忙扬起额头,细细的声音,夹着些许哭腔的音调:“不要…想做呢……”

“没听清,大声点。”

“我想…做…想和爸爸做。”

男人瞄着女孩已经染上情欲的眼睛,笑了笑。

果然,只要是被开过苞,体验过性爱的人,都不可能再拒绝得了做爱,只会被淫荡的下身支配着大脑。

连林芊这么性格冷淡的小萝莉也不例外,照样拜倒在爸爸的大鸡巴下。

当然,林淮安也一样,他已经沉迷于女孩的湿软紧致的阴穴,无法自拔了。

反差调教 (P5)

哭着求爸爸肏小穴【H】

林淮安架着林芊瘫软的身子,用钥匙打开屋门后,迅速进入,反锁阻门。

手上的书包随意丢在地上,将女孩压到墙边,双手牢牢锢住手腕。

俯身狠狠地堵住林芊的双唇,伸出舌头撬开牙关,在她的口腔内胡乱得搅动着。

林芊没料到爸爸会这么粗鲁,根本没做好准备。双手被控住,只能干瞪着眼,抬脚跺着地面,嘴里喃喃着:“爷爷奶奶…唔……!”

他疯了嘛,爷爷奶奶可还在家里呢,如果看到这幅场景,肯定会当场震惊得高血压直冲脑门。

林淮安轻吻着女孩的双眼、鼻子和脸颊,笑着道:“怕什么?他们有事儿出去了。”

正是知道他们今天要外出,他才会迫不及待得赶到学校将女儿带回来,不就是为了赶个时间嘛。

不然,直接把林芊带到酒店不就行了,正是因为在家做才更刺激。

男人二话不说,将手指伸进林芊的裙子内,拨开内裤,手指上下摩擦着阴唇缝。

“瞧瞧,你都湿成什么样了,啧啧……”

林芊双膝微曲,嘟囔着嘴:“还不是被你害的……”

“你是在怪爸爸没有操你,让你这几天这么饥渴嘛,额…?”

男人手指忽然加大了力度,弄得女孩身下体一阵抽搐。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额啊……”

“那要看你的实际行动,才能知道。”

男人松开对女孩的束缚,三两下解开皮带,将女孩小臂粗的阴茎释放出来。

看着尺寸惊人的壮硕阴茎在自己身前弹了弹,林芊慌得捂住了嘴。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但她每次看见这东西恐怖的模样,心里都会噔得一下,感到恐惧。

这么大的肉棍,每次插进她的穴肉里,他都担心肚子会被它捅破。

林淮安可不管她准备好了没有,双手架住女孩的腋下,稍稍发力,便将她举到半空中。

“啊……!”林芊吓了一跳,叫出声。

男人紧接着收回手臂,将少女纤细光滑的肉体与他的胸膛紧紧相贴。

浑圆挺拔的双乳,被挤压得溢出两人肉体的间隙外。

“抱紧爸爸,别乱动。”

被吓了一跳的林芊,眼见无法下来,只得听从爸爸的话。

双手环抱住他的脖颈,两条丝毫没有赘肉的小腿,夹住男人的大腿胯部。

她纤细滑腻的四肢,犹如个挂件般附在爸爸健壮宽阔的肩膛上。

虽然男人的肤色在黄种人里算不上黑,反而有中等水平。但和贴在身上的少女雪白晶莹的肌肤相比,看着都不像是同一个人种,简直像极了美女与野兽的画风。

林淮安有些纳闷,就连周蓓也远远没那么白,少女这肤色到底是遗传得谁的?

难道是奸夫……果然是小白脸,哼!

男人有些气闷,单手搂住女孩光滑的后背。另一只手扶住阴茎,将粗硕的龟头对准女儿的花穴。

抱着她后背的手稍稍松开,女孩身体缓缓滑落,通红的龟头,嵌进浅浅的穴洞内。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皆是发出一阵嘶叹,齐齐呼出一口气。

久未交合的性器,时隔一周终于再次融为一体。

林淮安继续将女孩的身子滑落,龟头破开紧致的阴穴肉,将小半截肉棒塞进了少女湿软的阴道内。

林芊抽噎着喘息,空虚得下体再次感受到被爸爸那东西满满撑开得疼快感。

所谓疼快,便是疼痛与快乐并存。

喉咙里小声得哼吟着,侧脸靠在爸爸宽阔的肩膀上,喘着气,等待着爸爸发力,继续下一步动作。

可男人此时,却突然稳然不动,明明托着女孩的屁股,却没有在小移丝毫。

“嗯……?”林芊疑惑地抬起头,爸爸怎么不动了?

下体只被塞满一半,更是痒得难耐。剩下的穴肉折磨着她扭曲的肉体。

“爸爸……”她呜咽得与男人对视,声音里带着渴求。

男人俯头贴近与她的距离,两人的鼻子完全贴在一起。

“爸爸最不喜欢口是心非的人了,芊芊到底想不想做,嗯?”

“想,想……”林芊此刻没有再犹豫,带着哭腔点头。

昔日清冷的模样,再一次被肉体的快感欲望所占据。

她现在那还有半点矜持的想法,只想让爸爸的肉棒快点完全插进她饥渴的小穴内,满足欲望。

“求我。”男人的话很干脆,却没有一丝容反驳的余地。

他要她脱掉虚伪的高冷外衣,将真实淫乱的一面彻底引导出来。

“求求…爸爸了,快点操芊芊,呜……”

女孩嘬着手臂,哽咽着低头,看着剩余半截手臂粗的肉棒,睫毛唰得一下,眼眶里挤满了泪花

“求求…爸爸把鸡巴塞进芊芊的骚穴里…芊芊想和爸爸做爱,呜呜……”

她真得不想讲这些羞耻至极的话…

以她的性格,怎么会说出如此淫荡的话呢。

可是,如果不说得话,就没法满足愈加空虚的生理欲望了。

“这就对了,把性爱繁衍的本能展现出来,这才是真实的一面,知道吗?”

“嗯……”

男人满意地吻了吻女儿的唇,手臂放松,挺腰,将壮硕的阴茎整根插入紧致的花穴内。

“嗬啊……”女孩的嘴里不受控制得发出零碎的呻吟声。慌忙用舌头堵住喉咙,脸颊羞红,身体也泛起一层薄薄的绯红。

被爸爸抱着操到高潮【H】

林淮安从林芊的大腿下,托住白腻的屁股,将她纤细的双腿折成m型,压在胸前,开始挺腰,勃起的阴茎在肉穴内插动起来。

花穴深处,不断往外冒着小股爱液,浇在龟头上,让肉棒在穴道内,抽动得更加顺滑。

林淮安只觉得肉茎被女孩的穴肉绞得生疼,才一个星期没操过,怎么变得这么紧致了?

急促的呼吸,享受着下体传来的挤压快感,抽插肉穴的速度越来越快。

而林芊的感受也不是很好,紧皱着眉,忍受着下体发麻的胀痛感。

一个星期没有异物侵入的甬道,突然被婴儿小臂粗的肉棒,没有前戏得硬生生插入,体感实在是不怎么好。

“轻…轻一点。”林芊呛着声音颤抖,浑身都被下体酥麻得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林淮安看着女儿皱眉痛楚的模样,心疼得“嗯”了声,阴茎开始减慢抽插速度。

过了会儿后,许是穴道渐渐习惯了男人肉棒的尺寸,酸楚感开始消失,花穴里的软肉逐渐放松。

女孩的表情舒缓起来,眉头放松,嘴里开始呢喃得呻吟起来。

“舒服吗?”

男人看着少女羞俏的小脸,温柔地亲吻着额头,舌尖舔了舔明亮的眼睛,移到她红润的双唇上,亲溺得贴合亲吻着。

“嗯…嗯……”林芊眯着眼睛,脸颊泛起情欲的绯红,额头挂着晶莹的汗液,附在剔透的肌肤上。

“那爸爸就让你更爽点!”男人一个挺腰,肉棒猛得插入,龟头重重顶在花穴深处。

“啊…!”林芊一个踉跄,眉宇间尽是难耐的表情,穴道内又是“噗”得一声,淌出一股爱液。

林淮安用手摩擦着女孩的阴阜,感受着湿润无毛的外阴唇,抬起手,手心里全是黏糊糊的液体。

“芊芊是水做的的吗,怎么能一直流液,都不带停的。”

他单手搂着女孩的细腰,没给他她喘息的时间,大力操弄起来。

“啊呃…别…慢……”林芊被操得气都喘不上来,说话声断断续续的,拼命地摇着脑袋,嘴里吐着呻吟声。

男人很是得意,女孩现在淫欲的表情。

从文静端庄、沉默寡言的少女,变成被爸爸肉棒操得欲仙欲死,满嘴淌着口水的淫荡娃娃。

他封住女孩的嘴唇, 双手托起屁股,继续快速不间断地操弄着,连着几十下。

“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不绝于耳,林芊只觉得两块屁股肉,都被男人的睾丸撞得生疼。

硕大的别墅内,只有躲在桌下的柴犬趴在地上,张嘴吐着舌头,看着眼前的一切,黑色的眼眸里充满了疑问。

它的小主人和大主人在干什么?交配吗……

面前一大一小的两具肉体,紧紧搂在一起,皆是喘着粗气。

下体“噗呲噗呲”地搅动着淫液,不断挺入抽出,粉红的阴穴肉被肉棒肏得翻了出来。

男人的喉咙里颤音,愈加高昂,低吼一声,腰部一挺!

滚烫的精液从马眼喷出,浇在女孩的穴肉上,林芊被烫得身体一颤,将两人齐齐送上高潮。

片刻后,意识恢复清醒……

林淮安没有拔出肉棒,尽情得享受着女孩阴道缩紧,积压肉棒带来的爽快感。

任由龟头在阴道内射尽最后一滴精液,随后才将有些疲软的阴茎拔出。

肉棒连带着一大股精液和淫液的混合水渍,从少女涨红微张的穴洞内流淌而出,淋在地板上。

他怜爱地舔舐着女孩湿汗的鼻尖,又在她的脸蛋上重复的吻着。

他实在太喜欢他的宝贝女儿了,如果早知道是这种人间尤物的滋味,就算林芊真得是他的亲女儿,恐怕也会忍不住对她下手。

而伏男人胸上,林芊的模样同样难堪,眯眼,一幅难耐的表情。

身上的汗滴不断落在爸爸的胸膛上,搂着肩膀的双手无力得手指发颤。

若不是爸爸托举着她的屁股,她根本就挂不住他身上,怕是会直接掉下来。

“爸爸…放我下来吧……”林芊动着喉咙,挤出细弱的嗓音,耷拉着脑袋,斜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高潮后,肉体得到满足,陷入了疲软

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屋洗个澡,然后躺在床上,美滋滋得睡上一觉。

女孩毕竟是他养了十几年的女儿,洁癖的性格使得她每次做完事后,都会第一时间洗澡更衣。

林淮安自然知道女儿的想法,亲吻着她汗津的额头:“芊芊是不是想去洗澡,要不要爸爸抱你去。”

林芊眯着眼睛,轻点了点额头。正好她全身没劲,以为男人真得只是单纯抱他上楼洗澡。

林淮安突然得逞一笑,立即将女孩的双腿掰开,又将龟头抵在泥泞不堪的花穴上,挤了进去。

“嗯,干嘛……?”林芊感受到下体又有异物塞入,低下头。

却发现爸爸的肉棒,哪是射精后疲软的模样,分明又是充血棒硬的惊人尺寸。

男人二话不说,将龟头塞进泛滥成灾的穴道内,一挺身,将整条粗壮阴茎送了进去。

少女继而又是猛得一阵尖叫,身体狂颤,紧闭的阴道壁被肉棒轻而易举撑开,酥楚感令她生理性得流出泪珠。

“不是做完了吗?怎么又塞进来了……嗯啊……!”

“憋了七天,你以为一次就能满足我嘛,嗯……?!”

男人沉气,连肏十几下,操动的速度简直要把林芊往死里肏弄。

沉甸甸的囊袋不断拍击着通红的屁股肉,“啪啪”的肉体声传入耳中,羞得林芊面红耳赤。

“爸爸边操着你,边上楼,喜欢吗……”

“呜…不要了…额啊……!”少女的惨叫声响彻屋内。

桌下的柴犬翻了个身,用地板堵住耳朵,张牙咧嘴。人类的繁衍真是吵,连它们柴犬都嫌弃。

被爸爸后入着双手爬楼梯【H】

林淮安单手扶住林芊光滑的脊椎骨,将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的盈盈细腿,架在双肩上。

此时的林芊,几乎以一个v字形状倒挂在男人的小腹上。

两只手臂勾在他的后脖颈处,手指紧紧交叉,生怕一个没扣紧,会从他的身上掉下来。

两只褐色的皮鞋后跟踏在男人宽阔的肩背上,膝盖紧绷得有些微微颤抖。

“爸爸抱你上楼……”林淮安迈开步子,慢慢地向楼梯口走去。身下粗壮的肉棒,却没有一丝完全离开过少女的肉穴。

每次托起她的屁股,抽离得只剩一截龟头时,又会再次挺腰,胯下猛地一顶,将粗壮的肉棍整根插入泛滥的蜜肉内。

“嗯嗬…啊……!”

感受着下体穴肉被撑开得胀麻感,林芊无意识得呻吟着,小皮鞋里的脚趾蜷缩着扣紧鞋垫,身子绷得更紧了。

她能很清晰得感受到,爸爸那伞状的龟头,顺着肉穴内潮湿的粘液,破开肉壁,每一下都重重地顶撞在子宫上。

这一次的尺寸,竟然感觉比刚才做爱时还要粗壮些。

是爸爸的肉棒真的变大了,还是她的穴道已经彻底麻木了。

男人的额头也沁出了几滴汗液,扶着女孩的腰肢:“芊芊,放松点,你想夹死爸爸嘛~……”

女孩的穴肉又软又湿润,许是因为高潮过后的收缩,每一寸蜜肉都紧紧咬着肉茎,严丝合缝,夹得他格外难受。

他只能沉气下体紧绷着,随时都有可能绷不住阀门提前射出来。

不过,男人却丝毫没有减轻兴奋的意味,要得不就是这个效果嘛。

又湿润又紧致的穴蕊,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无论肏多少次都不会觉得腻,每次都有新的爽快体感。

“啊额…额呜呜……”林芊被倒挂在爸爸的身上,脑袋靠后背,支撑悬在空中。

她此时怎么可能放松得了,穴道内敏感得持续性绞紧,咬得男人闷声直哼。

下体的酥麻感,令她意识模糊之际,又不禁偷偷得意了些。

平常都是爸爸肏得让她又哭又叫的,今天也要他尝尝,被性器折腾得难受的滋味。

弧形的楼梯并不长,但奈何男人走得实在太慢,每一节台阶都至少要停留小半分钟。

三四分钟过去,就连楼梯中段的拐角处1/2都没到。

林芊迷蒙着眼,斜歪着脑袋,张唇喘息,余角盯着爸爸正抱着她的身体,一下一下地猛操着,而她的四肢,也跟着有规律的甩动。

这是她和爸爸第几次做爱,她自己都不清楚了。

从刚开始的抗拒,到不适,再到接受,以至于现在的主动渴求。

她低下头,眼看下体的穴肉吞吐着爸爸茁壮的阴茎,粉红的阴唇肉被操得外翻。

鼓鼓的涨红阴阜到大腿一段,泛滥泥泞得简直无法直视。

天哪…这真的是她吗?她和爸爸到底在做什么……这样算不算乱伦。

额…好吧,她也不是他的亲女儿,大概算不上吧。

男人再上一个台阶, 提腰继续猛干,囊袋打在女孩的阴阜上,啪啪的淫靡之声频率越来越频快,一秒几下,汁水飞溅。

“芊芊小屄怎么又变紧了,哼嗯,不愧是白虎,一般男人还真满足不了你!”林淮安挥起手掌“啪啪”几下,响彻地打在少女绯红的屁股肉上。

“额呜…别打爸爸…爸爸……!”

林芊殊不知,她那犹如小动物般的哭泣声,不但不会让男人停手,算了更加激起了男人的兽欲。

手掌毫不留情地重重来回抽打在臀肉上,细软的屁股肉被打得渗出血印,晃动。

“不要打了,爸爸好疼,呜嗬啊……!”

屁股被抽得生疼,和小穴里躁动的摩擦快感交织在一起,弄得林芊既想哭又爽得想叫,只能无意识得双脚胡乱踢摆。

男人笑了声,忽然抽出肉棒将林芊转了个身,放开了她。

林芊无力得趴倒在地上,手臂和双膝撑在地面,一时还没清醒,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感觉到腹部忽然被男人提起,用手臂紧紧夹住。

“额啊……干嘛啊?!”林芊惶恐得回过头,却见林淮安再次将肉棒插入穴内,搅动起来。

“从现在起…嗯嗬…自己爬到二楼去。什么时候到了…额嗯,爸爸就什么时候…停下来嗯~……。”

林淮安感受着女儿穴道内的蜜肉,紧紧绞着他的肉茎,不禁爽得喉咙哼出了声。

肉棒插弄着下体,巴掌重重打在臀肉上的脆响再次从身后传来,林芊浑身战栗,疼得嗓音都在颤抖。

不行…如果她不动,真的会被爸爸操死在这里的?!

少女忍受着下体得猛烈撞击,手臂支撑在地面上,艰难地抬起手心,往上爬去。

可等她双手刚撑住上一节台阶,男人在身后操动的频率便瞬间加快。

每一下都激烈地重重顶在子宫上,刺激着穴肉“咕噜咕噜”得往肉穴外冒着淫液。

在长长的一排台阶地板上,留下了淌着黏糊糊的水渍。

奶子被玩弄,会被爷爷奶奶发现的!【H】

椭圆的楼梯转角,两具赤裸的肉体匍匐在咖啡色的木质平台上,前后紧紧贴合在一,不分彼此。

“嗯…爸爸…别嗬……”

额头渗出的汗液随着身体颤动,滑落至眼角,流入明亮乌黑的瞳孔内。

咸味的汗液渗得眼珠生疼,林芊只能胡乱得地甩着脑袋,想将脸蛋上的汗水甩掉。

她低下头,从被汗水粘在脸颊上的刘海缝隙中,眯眼身后卖力耸动的男人,感受着体内穴肉的噬咬。

她知道,爸爸向来是说一不二,言出必行,只是没想到…在性爱上,同样如此。

自从被他搂住腰枝,屁股被捧起开始肏穴后,便再没有一丝停下喘息过。

从楼梯的起步到拐角平台,平常不过抬脚七八步的距离。

她却花了不止5分钟的时间,才靠着颤抖发软的双手,缓慢得堪堪爬上。

湿漉漉的穴口被身后粗糙的肉棒,以一秒挤三、四下的速度,插开穴肉。

伞状的硕大龟头,每一下都重重顶在花蕊深处,难言的性欲快感,随着颤栗传遍全身。

“放开我,放开……”

林芊咬着嘴唇,手指支撑不住,只能改由手臂压在地板上,颤巍巍支撑着身子,无力地踢着双腿,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

“爸爸跟你说过什么,这么快就忘了?”

林淮安斜着唇,双手紧紧握住少女发烫的腰肢,挺腰将阴茎滑入洞口。

梆硬的肉筋沾满了半透明粘液,格外粗壮又带着些弧度的肉棒,蛮横地塞进女孩的穴内。

“嗯啊…啊……”女孩瞳孔涣散,只剩下小嘴微张无意识得“吱吱呀呀。”

男人抿了抿唇,下身这么卖力地耕耘享受,可双手却只能干愣着,什么都享受不到。

看着身下的女儿,被白色衬衣和红色校服紧紧裹在其中的雪白肉体。

他突然性味一增,捏着手指伸进女孩的衣领下,自上而下,三两下便解开了西装系好的纽扣。

身下喘气的林芊,看着胸口突然冒出的一只大手,剥掉了她的外衣,又开始解开衬衣上的纽扣。

她自然猜到了男人想干什么,但她却此时已无力阻止了。

也或许……她根本就不想阻止。

骨质分明的手指,顺着少女光滑汗津的脖子滑下,挤在肉上将贴身的衬衣敞开。

林淮安侧着脑袋,欣赏着少女饱满挺立的乳房由于她后背的遮挡,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只能隐约瞧见边缘一小点乳头。

有些粗粝的食指指尖,围着女孩的乳尖轻轻划着摩梭。

别男人突然将食指和中指合紧,揪住粉嫩的奶头,轻轻扭了扭,引得女孩上身一阵猛颤。

“芊芊的奶子好软,手感真棒,还热乎乎的……”

男人揪住她的奶头,反复打圈旋转。凑到她的耳边,热气扑棱进耳洞里,牙齿厮磨着耳垂。

“别…痒嗯……!”林芊抬起手,想挡住胸口,却被男人随手拨开。

反而张开大掌,覆在浑圆的乳肉上将其一把抓起。

将粉嫩的乳尖握于手心,其余软嫩的乳肉从细长的指缝中溢出。

糟糕,真是糟糕……!

下体小穴的性交本就很难耐了,现在上身又被爸爸抓着奶子把玩。

全身上下的神经都传遍着酥麻感,连大脑都仿佛要宕机了,她被折腾得哪还有劲起身。

抬头望去,眼看还有剩下一半的台阶,想要爬上去,至少要花个七八分钟。

林芊索性缩着脖子,脸蛋侧躺在地板上,喘息着身子。她真的已经没力气爬了,还是躺在地上休息会儿吧。

至于爸爸想怎么样…都行吧,她无所谓,反正全身上下哪个地方没被男人碰过。

“嗯,芊芊前怎么不动了?”林淮安看着侧躺下的林芊,手掌稳稳抬扶住她的屁股。

“我不想动了,太累……”

可还没等林芊把话说完,“吱”的一声,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声响。

这道细微的噪声,林芊再熟悉不过……是大门解锁的声音!

“都叫你少聊会儿吧,你看看,都这么晚了。”

“打电话叫保姆来做晚饭吧,我有些饿了……”

房门被打开,熟悉的声音在一楼响起。

糟糕,爷爷奶奶回来了……?!

林芊的浑身瞬间便泛起鸡皮疙瘩,身下的穴肉紧紧缩紧,“啊……!”绞得男人吃痛呼了口气。

“我先上楼洗个澡。”

“等等,帮我拎个东西上去……”

楼下的脚步声越来越逼近,眼看着就要登上台阶。

林芊惊慌得回头,盯着爸爸,乌溜的眼睛里满是惶恐。

可男人依旧是一副满不在意的表情,拍来拍她的屁股:“我说了,自己爬上去,速度再慢得话,就等着被他们发现吧。”

一股寒意袭来,林芊瞬间恢复了清醒,身体带着颤抖,侧耳听着楼下越来越近的动静。

爷爷奶奶只要一踏上楼梯,不过三四秒,就能看见拐角处的他们。

若是真被他们看见,她和爸爸这副全身赤裸、交合的模样,林芊怕是永远没脸在他们眼前出现了。

原本早已无力瘫软的身体,此时不知从哪里升腾起一股劲儿,纤细的手指支撑着台阶,抬起手臂,向上爬去。

男人此时也照顾些了,下身停止抽动,没有在肏弄小穴,只是依旧将肉茎插在花穴里,享受着紧致湿软的穴肉。

小穴肿成这样

人生最艰难的一程路,莫过于眼前,便是长长的台阶。可林芊却只能靠着细软的双手,支撑前行。

因为,身后还有一个健硕的男人,正将肉棒塞在她的阴穴里。

两颗鸡蛋大小的睾丸,表面爬满青筋,隐匿在一片茂密卷毛中,随着晃动打击在痛红发烫的屁股肉上。

连那双套着黑丝及膝袜的长腿,也被爸爸用肘臂夹住,不得动弹。

偏偏,爷爷奶奶此时还就在楼下,马上就要上楼了……

等等,他们好像已经上楼了?!

一楼的台阶,已然想起了两双鞋踏声。

死定了,死定了……!看書請至リ艏蕟䒽詀:

如果被爷爷奶奶发现,他们的儿子正趴在家里的台阶上,猛干着自己的女儿,他们的孙女,不知道两位老人的心脏能不能撑得住。

“其实就算被他们发现…也没什么,反正我们的关系,早晚是要公之于众的。”

林淮安弯着腰,在她耳边厮磨着,嗓音带着磁性,很是诱惑的意味。

“只是芊芊和爸爸这副模样好像不太雅观,哈哈……爸我倒是无所谓了,就怕你脸皮子薄呢,哼哼……”

林芊听罢,“吭”得一声,胸口贴在地上,顿时哭丧着脸,一双浮肿的眼皮又往外冒着泪珠:“死定了……都怪你,我以后要没脸见他们啦…呜唔……”

不难想象十秒钟后,会发生什么,看来今天这劫是躲不过去了。

果然,色欲是刀,真会害人呀!

如果她不是被爸爸从车上就引诱得魂不守舍,任由他摆布。

也不至于会在台阶上与他性爱时,被爷爷奶奶发现……真是要糗大了!

鼻腔里仍在抽泣着,林芊已经闭上了眼,想着:实在不行,她就装晕躲过去,不管待会场面如何尴尬,都绝不睁眼。

反正都是爸爸的错,让他一个人解释得了。毕竟爸爸和爷爷奶奶的关系,要远比她和他们好得多。

想到这,林芊连哭泣声都停了,干脆闭着眼睛躺在原地,不再动作。

男人笑了笑,女孩什么心思,他会不知道嘛。

小时候一遇到处理不了的困难,她就会跑进他的怀里,撒娇哭泣,或是装可怜傻愣着不动,求他帮忙解决。

看来现在也一样,就是场面好像有些不同。

“诶,真拿你没办法。”

男人顺着眼角的余光,已经能看到楼梯下出现了母亲低头扶着楼梯扶手,走上来的身影。

“噗噗……”林母踏上了拐角平台,迈出脚步,刚想继续往台阶上走时,却忽感到穿着拖鞋的脚后跟有股潮意。

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地上有一小滩水渍,看起来黏糊糊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真恶心,这什么东西……”

林母嫌弃地立刻后退一步,挥了挥鼻子:“我中午出门前不是跟保姆说了,让她把家里打扫好,怎么这楼梯上还有一滩水?要是不小心滑倒怎么办。”

林父扶了扶镜框,看着地上半透明的粘液,冷哼了声:“待会儿保姆来了,你可得好好训训她,做事太马虎了……”

屋外两位老人,就地上的液体到底是何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以及该如何惩罚打扫卫生不用心的保姆,展开了激烈讨论。

林芊静静听着门外的动静,松了口气,屁股挪了挪,坐在粉红色的书桌上,背靠在墙上。

奶奶,这还能是什么?

不就是您儿子,和您孙女,我们做爱高潮时,喷在地上的液体嘛……诶,好险,差点就被他们发现了。

关键时刻,果然还是爸爸心软,一把抱起了她,不过一闭一睁眼的功夫,几步之内便抱着她,跑回她的卧室,随后立刻将门锁上。

屋外的动静,二老还在喋喋不休。

林芊无奈地耸了耸鼻子,最大的受害者还得是保姆阿姨,什么事都没做错,就莫名要被扣工资了,可怜~……

等她回过头,坐在靠椅上的爸爸,已然浑身冒着热汗,解开了衬衣的扣子,又弯腰将西裤和内裤脱去了。

“嗬,看来爸爸还是对芊芊太心善了……怎么,不谢谢爸爸吗?”男人手掌捧着女孩的尖下巴,揉捏把玩着。

“嗯……谢谢…爸爸……”林芊低着头,脸颊晕满潮红,表情羞涩,看起来很是乖巧得小声道。

(哼,要不是你非把我架在台阶上肏,,我会有被他们发现的可能嘛……?”

可没等她内心语尽,林淮安便挥手,拍了拍自己下身跨部的阴茎,囊袋上带着些许弧度的肉棒跟着晃了晃。

“爸爸的鸡巴还没软呢,芊芊不趴下来继续

让爸爸肏吗?”

……

“还肏?!你看看我都肿成什么样了,爸爸你是真想把我操死呀……?!

林芊嘟着嘴,嗓音虽有些急切、不满,可听起来,却更多得像是在朝男人撒娇的语气。

男人将手指伸到女孩下体,扒拉开红肿的阴唇缝,原本粉嫩的蜜穴肉,此时却全都被操染成深红色。

每一下闭合,都不断往外吐着小股黏糊糊的透明淫液。

“的确有些严重,看来确实是不能再肏了……”

林淮安凑近,将女儿的双膝岔开,心疼得盯着她下体湿漉不堪的穴洞。

可不一会儿,视线却被吸引到了花穴下的臀肉。

女孩那雪白、没有一丝黑色沉淀色素的菊花紧闭着,看起来真是漂亮极了。

“我听说女人的屁眼干起来,一样很舒服,一点不必阴穴差,芊芊要不…让爸爸试试?”

说着,男人就要动手,摸向林芊的屁股。

吓得林芊赶紧用双手捂住屁眼,慌张得瞪着眼睛:“哼,不行……!我从没见过你这么变态的爸爸,居然想捅女儿的屁股。”

“嚯,我也从没见过像芊芊这么淫荡骚浪的女儿,刚才还求着爸爸操你呢。现在骚穴满足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男人忽然俯身,张嘴含住林芊粉挺的乳头,用力嘬了一口。疼得她颤抖着,胡乱挥着手,差点就要喊出声。

才坚持了不到半分钟,女孩就吃不住痛,缴械投降了。

“爸爸…别…!我知道错了,大不了用嘴帮你吸出来就是了……嗯嗬,别咬啦…真的很痛诶……”

林淮安真是抵抗不了,女儿这幅撒娇的模样。

每次只要她使出这一招求饶,他保准会心都化开似得,软得不行。

不过…他刚刚说的要捅女儿屁眼的话,本来就是想着逗逗她而已,至少现在……还不是时机。

推荐: 反差调教 (P4)反差调教 (P6)

热搜词: 18禁小说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