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调教 (P3)

不要喜欢我,你会后悔的

二人走到教学楼下时,徐阳的手机“嘀嘀嘀”响了起来。

他迅速拿出手机,简单扫了一眼后,表情变得不悦。

快速地在手机上打着字,嘴里嘀咕着:“什么眼神,没审美吧你。”

林芊下意识瞄了一眼,大概是贴吧论坛之类的网站。

徐阳打完字后,见对方还没回复,长舒口气,得意着:“被我怼的,所以不敢回嘴吧。”

他抬起头,乐呵呵地拿起手机,在林芊面前晃了晃:“林芊,你在聊什么呢。”

林芊自顾自地往前走,脸上淡得看不出什么表情:“我不知道,我感觉没兴趣。”

徐阳走到林芊面前,将手机亮屏,对着她,笑道:“我在校园论坛里帮你据理力争呢。”

“我?跟我有什么关系。”听到徐阳提到了自己,林芊才稍稍停下脚步,看了手机屏幕里的内容。

【《本届高一新生颜值排行榜》—快投票你心中颜值最高的女神。】

林芊抿了抿唇,无语得看着徐阳:“又是这种…你们男生好无聊。”

徐阳故作神秘地凑近林芊:“你猜猜,你排名第几?”

林芊淡淡得看着徐阳:“第一。”

徐阳开怀一笑,将手机挪到她面前。

林芊将排名从下往上瞥了一眼,嘴角淡然一瞥。

《高一新生(含转校生)颜值Top10》

……

Top 5:宋依依

Top 4:叶杉

Top 3:简思南

Top 2:汤遥

Top 1:林芊

徐阳笑嘿嘿地将屏幕划到评论区,林芊的照片以高赞被顶在首位:“你以微弱优势领先第2名,暂居高一女生排行榜第一。”

哦。“”

林芊的目光从徐阳手机中收回,扶着楼梯扶手,慢慢走上楼,表情很冷静。

徐阳慢悠悠的跟在她身后,怀疑的问:“你是第一诶,难道不高兴吗?”

林芊语调平稳,抿了抿唇:““我从小到大,有过这样的排名第一吗?”

徐阳摸了摸脑袋,得意得笑着:“的确,你优秀是事实嘛。但……”

他顿了下,继续道:“现在是高中了,完全不一样的。”

徐阳加快两步,走到林芊身边,小声地说:“高中的漂亮女孩,会被很多男生追求的。”

“你指的是我?”

当然。“”

林芊脚步停顿,转身,看着徐阳,目光有些深沉:“你觉得我漂亮吗?”

徐阳猛地点头“嗯嗯”。

接着才羞涩地抓着头发:“毕竟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是公认的高中新生最帅的。”

林芊目光平静,盯着华阳闪烁的眼神,平静地问道:“那你会追我吗?”

“追……追求?!”

徐阳惊讶得张大嘴巴,显然是没意识到,林芊会这么直接的询问他。

但他随即反应了过来

林芊肯定是在试探他,一旦他回答错误…可能连朋友的身份都没了。

他立刻灵机一动,摆手解释道:“别误会,我只是把你当朋友。” 我们现在还在读高中,不应该考虑这些事情。 ”

林芊嘴角扬起一抹弧度:“那就好。”

徐阳看着她脸上芊芊的梨涡,忽略掉内心的悸动,试探问道:“林芊,肯定会有很多男生追求你,也可能追求过了,你真的都不考虑吗?”

林芊垂下眸子,沉默了片刻,冷冷地看着他:“我不想谈感情,以后也不会谈结婚的。”

林芊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连续几次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我们是朋友,所以我才会提醒你,不要对我有情感上的期望,不然你一定会失望的。”

徐阳愣了愣:“啊?”

他不明白林芊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

现在不谈恋爱能理解,但说以后都不、结婚,会不会太理想了?

林芊没有再说话,转身继续向教室的方向走去。

徐阳看着林芊纤瘦的背影,内心深处一阵悸动。

他并不奇怪林芊突然说这些话,因为此前,她就已经说过类似的话了。

只不过,这次林芊说得时候,表情更严肃了些而已。

他真想追上林芊拉住她告诉她,他喜欢他,想追他,这并非玩笑。

但是他却又不敢

因为他清楚得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说了那种话,那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就算没有了。

所以他只能继续隐忍着,等待机会。

等到自己能让林芊心动的那一天,或者林芊想开了,愿意恋爱的那一天。

如果高一不行,就等到高二高三

如果高中不行就等到大学

如果大学还不行,就等到大学毕业工作

只要林芊不谈恋爱、结婚,他就会一直陪着她身边,直到能心动、接受他的那一天。

也许过机年后,他们会居住在同一个小窝里,一起做饭,洗碗,看电视,暖被窝,甚至是……养一只宠物。

想到那一幕是多么幸福,徐阳忍不住笑了起来,嘴角浮现出一抹温暖的笑容。

再抬起头,林芊已经走地很远了,他赶紧偷着开怀笑了笑,快跑着跟上林芊的脚步。

 

反差小说 (P3)

短跑比赛

10月末期,正是各校举行秋季校运会的好日子。

校运会期间,学生们可以不用上课,不用穿校服,在限定的区域内自由活动。

因此整个校园,都洋溢着热烈的氛围。

林芊蹲坐在操场旁的台阶上看书,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像一尊雕塑般,重复地翻着书页。

徐阳坐在林芊旁边,也捧着本书,装作阅读的模样。但眼神却骗不了人,他时而偷偷瞟向林芊,心猿意马。

林芊没抬头,但也察觉了徐阳的视线。

她没抬头,翻了张书页,淡声道:“有什么事吗?”

徐阳一怔,脸色羞得红了起来:“没,没有啊,哈哈……”

林芊没有理会他,低垂着头,继续翻书。

几米开外,林淮安正在与隔壁(2)班的班主任有说有笑得聊着天。

“林先生真是有心了,工作这么忙,还抽空来看我们高中的校运会比赛。”

林淮安微笑得回应道:“我女儿为了比赛也费了不少精力,我正巧有空,就特地来学校帮她加加油。”

“要说有心,我听说最近学校的活动,都是宋老师在帮着组织,你才更辛苦。”

“哪里,都是为了学校和孩子们嘛……”

身旁的两个大人,一言一语得交谈着,奉承着对方。

林芊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一切都与她无关。

她实在是不喜欢这种虚伪的相处,明明双方都不怎么熟,却偏要装成互相欣赏的模样。

林芊合上书本,将它放进挎包里,缓缓站起身。

徐阳一愣,连忙站起来:“你要去哪里?”

林芊抬腕看了看表,淡声说:“到我了,热身。”

她报得是400米短跑,马上就轮到了。

徐阳赶紧合上书,站起身紧追上去。

林淮安正在跟老师谈笑风生,没注意到这一幕。

操场边,学生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做准备

林芊和徐阳闲庭信步,找了最靠边的一块空地,活动着身体,等待比赛开始。

由于参加跑步比赛的选手,统一要换上运动服和短裤。

林芊穿了件透气的白色短袖,配上宽松黑色短裤,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青春洋溢。

徐阳也不例外,穿着白色的T恤短裤,脚踩一双帆布鞋,看上去非常阳光少年。

在广播开始播报女子400米短跑选手上场,林芊和徐阳两人一前一后,慢悠悠地往比赛区走去。

路过几个坐在地上的男生时,那几名男生看着林芊,眼睛都亮了。

其中一人忽然吹了声口哨,其余人也跟着起哄笑了起来。

几人目光贪婪地落在林芊曼妙的曲线上,吞咽着口水,眼中满是涩情。

徐阳皱眉,刚要开口。林芊面容平静,已经抬腿走了过去。

她从来都懒得搭理这些人,一群只会对女生开着低级黄色笑料的废柴处男。

她哪怕看他们一眼,都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林芊走远后,徐阳皱眉,站在几人中间,居高临下得俯览着那个男生:“吹口哨?你嘴巴是不是出问题了?要不要我帮你检查检查 ”

徐阳182+的身高,健壮的身体,加上眼神散发出的威压,顿时让那个男生有些胆怯。

可眼看朋友就在身边,他又不能认怂,只能。硬撑着,梗着脖子:“我吹口哨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谁啊?”

还没等徐阳回应,身边另一个男生赶紧凑近他提醒道:“这人是徐阳,朋友很多的,你别乱说话啊。”

那男生瞬间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吭声了。

徐阳看着他的怂样,心中不屑:“怂货!打你都是脏了我的手。”

徐阳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往比赛区走去。

那男生见徐阳走了,才松了口气,几人面面相觑。

徐阳耽搁一会儿的功夫,女生们就已准备就绪。

林芊站在3号跑到位,下蹲。

随着一声枪响,比赛正式开始。

徐阳站在草坪内,看着林芊飞奔的身影,大声替她加油。

呼喊声引得其他人频频看向他,但徐阳毫不在意,看着跑道中央领先的林芊,努力地挥舞着手臂。

许多男生开始往短跑比赛区聚拢,兴奋呼喊起来。

学校里能同时看到这么多女生穿得清凉,实在太少见了。

赛程过半,林芊调整着呼吸频率和步伐

她从小体质在同龄人里就不错,小学、初中,短跑都是第1名。

这次也一样,目前为止已经甩开了其他选手一小截,唯有隔壁(3)班的女生能跟上她的速度,与她齐头并进。

但林芊最擅长的就是后半程,她深呼吸后开始冲刺,渐渐超出第2名半个身位。

低头用力冲过终点线,周围一片欢呼。

林芊停下步伐,慢慢向前走。

身上的汗液顺着脊背流淌下来,浸湿弧度的胸口,紧贴在臀部。

被爸爸用大鸡巴检查身体【H】

“耶!”徐阳兴奋地跳了起来,大吼一声。

他连忙跑到林芊身边,递上毛巾和水,兴奋得笑着:“林芊,你太厉害了!果然又是第一!”

真不愧是令他一见钟情的女孩,德智体美劳全都那么完美,嘿嘿……
林芊接过毛巾,擦拭着额头的汗珠,细细得喘着气,表情淡定:“还好。”

她转眸看向四周,直到看见草坪上的人时,才愣住,喉咙动了动。
只见林淮安拿着一部摄像机,正对着她拍摄,眼神飞扬,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林芊原本淡漠的表情瞬间颤了一下,她轻咳了两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爸爸。”

林淮安将摄影机放下,笑眯眯地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他眯着眼,欣赏着女儿苗条的酮体,满脸沉迷着:“如此完美的躯体,真是让人为之惊叹,爸爸实在太喜欢了。”

林芊咬唇,脸红耳赤,浑身不自在得躲开他贪婪的目光。
徐阳则赞同得点了点头,一脸陶醉。
林叔叔的眼光,还真是…好,把他表达得全说了。
林芊刚要走动,却觉得下体有些发痛。

她捂着肚子,想必是刚才跑的力道太大,伤着昨天才刚好的下体了。
林淮安看出女儿有些隐忍,上前扶住她,温柔问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林芊摇了摇头,微微皱眉:“只是…肚子有些疼。”

林淮安立即猜到了女儿话中的含义
一想到那夜与女儿的激情与爽快,他的下体瞬间炙热,阴茎充血膨胀起来。

林淮安看了一眼四周,见操场台阶边有个小平屋,应该是平时用来放体育用具的。

林淮安嘴角微扬,搂住林芊的细腰,指了指小屋:“爸爸带你去屋里坐会儿,休息一下吧”

林芊看着爸爸的表情,瞬间就猜到他想干嘛了
她呛了声,连忙道:“不用了,我没事的。”
林淮安搂着林芊腰的手掌,微微发力,小声警告:“芊芊,你最好听爸爸的话。”

林芊低下头,不再说话。她明白,爸爸想做的事,她没资格拒绝。
看着林芊被搀扶着离开,徐阳也想跟上,可广播里已经报起了他要参加的项目。

徐阳只得回头,朝林芊喊了一句:“林芊,等我比完赛就去找你。”

说罢,徐阳就急急忙忙地赶往比赛地点。
没有徐阳像个跟屁虫似得,跟在后面。

林淮安坏笑着,手章更加放肆得抚摸着林芊细腰和屁股。
他搂着林芊走到小屋前,语气冷冽:“这小子好像很在意你?”
林淮安微微蹙眉,沉吟了半晌:“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对他没感觉。”

林淮安推开小屋门:“那样最好,省得他惦记你。”
林淮安搂着林芊走进屋内后,将房门关上反锁。
环顾四周,看了一眼。

屋内摆放着一些柜子和塑料桶,里面装着各类球具和体育用品。

靠墙的位置,有一张白色的办公桌,桌上还挺干净,没什么灰尘。

林淮安脱下西装,铺到桌上,敲了敲桌面:“坐上来,爸爸帮你检查一下身体,看看哪里疼。”

林芊皱着眉,脸色有些苍白。
与其做着无力的反抗,浪费更多时间,还不如配合爸爸些,让这场肮脏的性爱结束得更快。

林芊安慰着自己,双手撑桌,垫起脚,屁股坐在了桌上。
林淮安见女儿如此配合,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抓住林芊的脚踝,向两边外掰。
林芊的大腿被迫岔开,双手支撑在身后,以免身体向后倒。

她的脸颊一片桃红,眼神里满是紧张,吞咽着口水。
她的皮肤本就很白皙,肌理分明,穿着白色的衬衫,更加显得清纯动人。

林淮安看着女儿紧张又羞涩的表情,眼底浮现一丝得意。
双手抓住林芊的宽松短裤,一把将其扯下,随意丢在桌上。
林芊脸色绯红,夹着膝盖想伸手捂住内裤。

林淮安勾着嘴角:“别害羞,乱动得话,爸爸怎么帮你检查身体。”
林芊咬着嘴唇,一副羞涩的模样,但终究还是没敢开口阻拦。
林淮安满意得一笑,将林芊的内裤扯下,放在鼻子上深呼吸,闻了闻,沉醉道:“好香,有芊芊的骚穴味。”

林芊紧咬着牙,不敢看他。听爸爸说说着如此涩情的话,身体猛得一颤。

林淮安抓住林芊的小手,放在裤裆处,兴奋道:“帮爸爸把拉链拉开。”
林芊低垂着头,伸手将林淮安的皮带扣解开,拉了拉,裤链松开,西裤滑落在地上。

林淮安提腿,将西裤踢到一边。
迫不及待地扶着勃起的阴茎,抵在女儿干净饱满的小穴外,上下刮蹭着阴唇。

一股难以启齿的瘙痒感,从女孩的小腹里冒出,一发不可收拾。

林芊紧闭舌头,不想让喉咙发出任何声音。

林淮安见她强忍着,坏笑着将阴茎猛地插入穴道内。
“噗嗤!”一声,青筋爆起的硕大肉棒整根没入女孩狭窄的阴道内。

林芊隐忍着阴道内撑到极限的肉棒,喉咙憋着气:“唔嗯……”
林淮安扶着林芊柔软的腰枝,缓缓抽插着,嘴上问道:“芊芊的骚穴还疼吗。”

林芊侧过脸,喉咙低喘着气:“不、不疼了……”
林淮安猛地挺腰,硕大的龟头顶在子宫上。两颗满是阴毛的睾丸,重重打在林芊臀上。

天真的徐阳

小屋木门“吱呀”的一声,被打开。

徐阳赶紧站起身,朝缝隙里望去。

却见林芊面色有些不佳,微皱着眉头,弓着腰,靠在林淮安的怀里,被搀扶着走出。

见林芊面容不善,徐阳赶紧上前搀扶住她:“林芊,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林淮安隐声道:“芊芊的背有些疼,我帮她擦了擦,现在已经好多了。是吗,芊芊?”

林芊的秀眉挤在一处,身体不由得缩了缩,低着头,像只小兔子似得,小声应着:“嗯……。”

看着眼前关系照常如旧般亲密的父女二人,徐阳突然潜意识中莫名得一阵心惊。

明明是爸爸搂着女儿这种普通的场面,他之前也见过不少,林淮安和林芊的亲密举动。

可这次,徐阳却莫名得觉得二人的行为有些别扭,可他却也想不出到底哪里奇怪……?

难道…他该不会是在吃林叔叔的醋吧,羡慕他能搂着林芊?

三人各怀心事,一时间竟没人说话,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片刻后,一通电话声打断了诡异的氛围

林淮安接起电话后,“嗯”了几声,“好的,找到了”后,便挂断电话。

他低头对林芊的语气有些冷冽:“医院说你妈妈的手术已经完成了。”

林芊立刻精神一振,抓住林淮安的衣袖:“那…妈妈没事了吧?”

林淮安轻拍了拍林芊的肩膀:“手术如预期,很顺利。”

林芊眼眶一红,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哽咽着,声音颤抖:“太好了,太好了……!”

林芊近日或是因为母亲的事,总是面色哀愁、沉默寡言的。

现在难得见到她露出了激动、开心的表情,徐阳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谢谢…爸爸……”林芊眼睛有些发酸,心情很是复杂,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如果妈妈苏醒后,发现了她和爸爸的关系,她还有什么脸见妈妈吗?

但再一想,那也是以后的事了,以后的事以后再想办法吧。

当务之急,她只想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见到妈妈。

林芊抬头,用祈求的眼神盯着林淮安:“爸爸,你能带我去医院…看妈妈吗?”

林淮安眯眼,语气有些玩味:“没必要这么着急吧,等晚上放学去一样来得……”

还没等林淮安话说完,林芊本就极度压抑的内心瞬间绷不住了,开始抽泣起来

嘴上含糊着:“就算、不管怎样……她是我妈妈我才会担心,如果、如果是你……”

“好好好,现在就看,爸爸这就带你去看,你别哭了,听话……。”见到女儿眼角流泪,林淮安慌忙哄劝,用衣袖擦拭她脸上的泪珠。

林芊抽泣了两声,擦拭干净,哽咽着点点头。

林淮安和徐阳说了几句告别的话后,就拉着林芊的手,离开操场,赶往停车场。

徐阳不解得揉了揉脑门,他明明将眼前发生的一切,和二人的对话都听清楚了。

却依旧是云里雾里的感觉,一副皱着眉头的模样,盯着父女消失的背影。

按理来说,周阿姨手术成功了,第一时间看她不是应该的嘛?可林叔叔居然想拒绝,一副不是很关心的模样。

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徐阳想得那么好……?

唉,算了算了,毕竟是林芊父母的家事,跟他没多大关系,没必要掺和。

原本今天他准备了和林芊的一系列私人活动,现在算是泡汤了。

不过徐阳也不着急,今后的日子还很长,慢慢来嘛。

正准备离开小屋门口的徐阳,鼻头却突然颤了颤,隐约嗅到了屋内传出的味道。

他好像,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腥膻味。

味道好像有点像……

嘿,我在想什么呢?离谱至极!

徐阳拍了拍脸,调节好心情,给班上比赛的同学加油去了。

也许若干年后,徐阳能回想起今日下午,想必他一定悔恨得捶胸顿足。

因为,此时只要他往屋里走两步,就能闻到浓烈的性爱交合的气味,以及沿着木门的一路精液与淫液混杂的水渍。

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能发现,也许,也许就能改变这一切了……

爱笑的简思南

林淮安和林芊上了车后,系好安全带,驶出车库。

一路上,林芊一言不发,靠在副驾驶座上,望着窗外,表情寡淡。

林淮安抬眸,看着林芊这个模样,顿时有些烦躁,心中缭乱:“有了妈妈忘了爹,你妈妈的消息一到,直接把我甩在了脑袋后面?”

林芊没有回应,叹了口气,只是继续把目光移向窗外。

林淮安见女儿根本不搭理自己,有些挫败得转过头,继续道:“芊芊,你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就算你妈妈醒了,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也必然不可能再回到以前那样。”

林芊沉默着,不说话,只是眼神黯然,脸颊不争气地泛起了红晕。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就算妈妈醒了,她和爸爸的结局多半也只会是离婚收场。

可她现在和爸爸的关系,她要怎么向妈妈交代呢?

林淮安见女儿一副皱眉抿唇、忧愁的模样,意识到刚才说的话,以她现在的年纪,可能还无法接受。

林淮安的手掌覆盖在林芊的小手上,摸着:“别担心,一切爸爸都会处理好的,芊芊只要乖乖听爸爸得就行。”

林芊依旧是斜着脑袋,但嘴里总算“嗯”了声,算是回应了林淮安。

现在她和爸爸的肉体关系已经成了事实,除了乖乖听爸爸的话,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汽车驶上马路,林淮安刚踩下油门,准备加速。

却见路边,有个穿着校服的女孩边拿着手机打电话,焦急得看着四周,边伸手准备拦过往的出租车。

林淮安朝窗外看了眼,随机将车停到女孩的身边,踩下刹车。

校服女孩抬头,看见黑色奥迪轿车停在面前,顿时愣了愣。

林芊也不解父亲停下车干嘛,往车窗外看了看,她并不认识窗外的校服女孩。

副驾驶的车窗下滑,林淮安朝女孩喊了声:“你是……简思南?”

女孩愣了愣,眨着眼眸:“叔叔,您认识我?”

林淮桉点点头,沉声道:“上个月在你家,我们见过面,林淮安。”

女孩背着挎包,斜着脑袋想了会儿后,忽然洋溢着笑容,朝林淮安鞠了个躬:“我想起来了,林叔叔好。”

林淮安见女孩站在马路右侧等车,便道:“你去哪儿?顺路得话,我载你一程。”

女孩看了一眼手机,抬眸:“我去市第一医院。”

林淮安闻言,按下按钮,打开后车门:“我们去的是一个地方,上车吧。”

女孩谢过林淮安后,便打开车门跳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后,又是笑着连声道谢。

林淮安和她随意聊了几句后,便不再说话,专心开车。

女孩斜着脑袋,看了眼副驾驶上的林芊,便笑着凑上前,伸出手:“你好,我是简思南,我们之前见过面的。”

见后座的女孩主动伸手,林芊就是性格再冷淡,不愿意和人交往,也不可能假装没看见,礼仪还是要遵守的。

她握了握身后女孩的手,便松开了:“我是林芊,有印象。”

后座的简思瑶呵呵笑了几声,也许是觉得林淮安年龄上和她们有差距,再者又要专心开车,她便开始找林芊聊天。

“你去市医院是要看你母亲吧,我听我家人说了,希望周阿姨能早日康复。”

后座的简思南,双手合十一脸虔诚得祈祷着。

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林芊对她的态度立刻就转变了。

她侧过脸打量着简思南,笑了笑:“谢谢你…嗯,你去市医院干嘛?”

简思南依旧是嘴角上扬,微笑着轻轻叹了口气:“嗯…我们俩一样,我母亲也在住院呢。”

此话一出,林芊的眉毛拧成了疙瘩,有些诧异,侧脸回过头:“什么?你妈妈也住院了?

简思瑶点点头:“嗯,我母亲身体一直都不太好,经常住院。”

林芊心底里,突然涌现出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闷闷不乐得低垂着脑袋。

简思南见林芊这副模样,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妈说了,敢于乐观得面对生活的人,才是勇敢的人。放心好了,她们肯定都会没事的。”

林芊挤出一丝笑容,点点头:“嗯,你说得对,他们肯定都会没事的”

许是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林芊这才认真地上下打量了简思南一番。

她穿着学校的夏季校服,白衬衣加及膝裙,身上斜背着个挎包。

脸型圆圆的瓜子脸,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嘴角时刻洋溢着微笑上扬,眼睛也笑得弯弯的。

黑色的秀发梳成两个羊角辫,垂落在肩膀两侧,显得特别俏皮可爱。

林芊只看她的笑容和神情,就猜她肯定是个热情开朗的女孩。

简思南被林芊盯得有些不自在,摸了摸脸,不解呵呵笑着:“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林芊似是被她的热情感染,微笑着摇头:“没有,就是觉得你长很漂亮。”

简思南听后,笑得两颗大门牙都暴露出来,模样却一点也不丑,反而很治愈的感觉。

“是嘛!我也觉得你好漂亮哎!你的眼睛像冰块一样,布灵布灵的,好好看哎”

林芊被她奇怪的形容词逗得微笑,两人聊了一会儿后,甚是投机,便互相加了联系方式,约定好有空就一起去医院看望家属。

到达医院停车库后,三人下车,走进医院。

简思南按的是3楼,林芊去得则是5楼。

待简思南挥着手,又蹦又跳得和二人告别后,林芊便直奔3楼。

推荐:反差调教 (P2)反差调教 (P4)

热搜词:h小说女女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