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调教 (P2)

陪爸爸看AV(小h)

拉着林芊的手走进屋内,房门刚刚回旋扣上。

林淮安就迫不及待地将林芊压在墙上,吻住她樱润的唇。

舌头不小心地撬开牙关,侵入女孩口腔中,卷席住那小巧可人的舌尖,交织缠绕在一起。

林芊被吻得喘气不起来,双手用力推搡着他的肩膀,可是男人的双臂如铁箍般坚硬一样,任由她怎么使劲也撼动不了分毫。

林淮安吻得发疯,林芊的脑子有些昏昏沉沉,身体软绵绵地摔倒在爸爸怀中,只能凭借本能反应,张嘴吞咽口水。

接了激烈的舌吻后,女孩已是气喘吁吁、两颊绯红,整个身子软成纸巾似得,瘫软在林淮安身上。

林淮安抱着林芊的纤腰,将她紧紧贴向自己。右手伸进短裙内,拨开内裤,用中指刮蹭着软嫩似水的yīnchún缝。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声音低哑而性感说:“芊芊,你怎么能这么可爱?爸爸真得好喜欢你啊。”

林芊的身子僵直,脸都红了,无力得抓住男人抚摸自己下面的右手,低声祈求道:“爸爸,别……我有些累,让我先洗个澡好吗……。”

林淮安微笑出声,低头咬着女孩细白的耳垂,声音沙哑:“好吧芊芊,你快去洗澡,爸爸在卧室里等你。”

得到男人的同意,林芊从林淮安身上爬起来,颤巍巍逃离他身边,扶着楼梯冲回了房间。

林淮安看着女儿仓惶逃窜的背影,忍不住勾唇得意笑。

他不急不慢地回房间,脱掉西装外套和领带,随手把它们丢到沙发上,长腿迈开走进浴室。

凉水从花洒喷涌而出,林淮安闭着眼睛,享受着凉水的滋养。

他不担心林芊会耍什么花样,毕竟是他养了十几年的女儿。

他对于芊芊了解得太深刻,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要稍微用些强制的手段,她就必要乖乖听话。

想到这里,林淮安不禁又撇了撇嘴,这种掌控大局的感觉,让他感到无比的幸福。

洗完澡后,林淮安裸着健硕的身躯走出浴室,回到床上,将待会要用到的道具放在枕边。

又将手机和电视机联网,找了部日本AV电影投屏上去。

从小在他的刻意保护下,林芊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与色情有关的东西,性知识也少得可怜。

林淮安这么做,原本是想让林芊在上大学前,拒绝早恋和性爱。

但没想到,这次是他要给女儿上生理课了。

过了几分钟,林芊推门而入,低头走到床边,轻轻羞涩喊了声:“爸爸……”

林淮安躺在床上,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女孩,眼珠都要看呆了。

林芊穿了件粉色蕾丝吊带,布料被浑圆的shuāng rǔ撑起,两粒乳尖透过吊带清晰可见。

下身穿了条白色紧身短裤,包裹着圆鼓鼓的臀部。

除此以外,全身上下再无遮挡。

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还未完全发育长成的纤细骨架。

湿润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可爱的小脸蛋因为温柔而呈现出诱人的蜜桃色。

一双飞扬、上挑的眼睛忽闪忽闪,仿佛在邀请着人犯罪。

林淮安咽了口唾沫,目光变得火热,喉结滚动:“宝贝,过来。”

林芊闻言抿了抿唇,听话地爬上床,坐在男人身边。

林淮安抬起手,将女孩抱在怀里,粗糙的手掌覆盖在女孩的屁股上,用力的摩擦着。

“你为什么穿成这样?你是想勾引我吗?嗯……?”男人的声音暗哑,充满磁性的嗓音,在林芊耳畔低喃蛊惑。

林芊身体敏感的颤抖着,脸色涨红,摇头道:“没有……最近我在家就穿这套衣服了。”

“早知道芊芊这么骚,爸爸早就应该把芊芊肏了。”

林淮安觉得女儿现在的样子简直比平时的装扮更撩人、更诱惑、更可口。

林芊闻言,羞涩地低下头,双手攥在一起绞弄着。

“宝贝,别害怕,我们先看会儿电影。”

林淮安按下遥控,调暗床头灯,电视机里的AV开始播放。

林芊从来没有看过色情片,只是从同学那里听说过几次。发现是一部日本电影后,我很好奇地去看了,而且还有字幕。

林淮安低下头,注意到女孩的眼神,温柔一笑,揽住她的腰,让她靠到自己怀里。

电影中,女孩发现爷爷抢了她的东西,她愤怒地去找爷爷质问。

突然,爷爷从后面抱住了她,按在地下脱掉裤子,乌黑的阴唇被老头用力得撕咬着。

电影里的场面非常精刺激,林芊看得脸色发红,喉咙气喘,眼睛双眸瞪得溜圆。

电影的剧情继续,女孩的父亲和哥哥回到家中。看到老头正在侵犯着女孩,他不但没有阻止,反而也加入了进来。

三人将女优员的反手绑起来,跪在地上,张开她的嘴,小穴三洞齐开,,然后用力地插入她的体内。

电视机里女优的淫叫,传遍房间。

林芊的小脸蛋越发红烫,有些舌燥。

感觉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她的身体,下半身有些难以忍受,只能偷偷的搓着大腿末端止痒。

反差调教 (P2)

   给爸爸口交(H)

随着身体的燥热,林芊的乳晕周围不断渗出汗液,沁湿了蕾丝背心。

两粒有些肿胀的乳头,在半透明的布料下清晰可见。

林淮安咽了口口水,大手顺着女孩光滑的脖颈滑下,顺着她的脊柱探索。
林芊的呼吸骤然加重,感觉到男人的手在她背后游弋。

“爸爸,……”林芊低吟了声,双手抵着男人宽厚的胸膛。
林淮安停顿了两秒,继续抚摸。

“芊芊认真看电影吗?爸爸怎么觉得芊芊不老实呢??”

林芊身子抖得厉害,摇头想解释:“不,不是……”

“没有什么?”林淮安抬手,在女孩屁股上敲了两下,发出清脆的“啪”声。
“如果芊芊有认真看电影的话,应该懂得怎么给男人口交了吧?”

林淮安掀开一直遮住下半身的床单,早已充血肿胀的口yīnjīng 瞬间弹起,昂首挺立,散发出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味。

林芊瞪大双眼,无措得盯着男人的胯间。
爸爸的那个东西几乎和电影中的男人一样长,但比电影中更厚,颜色更浅,形状也好得多。

可ròubàng上那一条条爆起的青筋,和隐藏在茂密卷毛中的两颗晃荡的肉球,看起来还是很吓人。

林芊咽了口口水,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想避开这跟粗长的肉东西。
林淮安看着茫然无助的女孩,笑容变得邪恶:“怎么了,芊芊在害怕了?”

林芊摇头,不敢直视男人的目光。

“既然不怕,那就好好帮它服务服务。”
林淮安坐起上半身,背靠床头,双腿叉开,yīnjīng随着性欲颤了颤,等待着女儿的回应。

林芊的脸颊滚烫,像个煮熟了的虾米,低着头不敢正视男人的目光。
他不着急,低声说道:“芊芊,别忘了你答应爸爸的事,不然……”

林芊的身体颤了一下,抬起头,眼神慌乱:“爸爸不要,芊芊……会乖乖听话的。”

“爸爸很期待芊芊的表现。”林淮安勾了勾唇角,手肘各搭在床头。

林芊慢慢爬到林淮安的腹股沟上,双手撑在床垫上,膝盖内八跪地,脚趾蜷缩。
林淮安看着女儿笨手笨脚地模仿着AV电影里女优跪着的姿势,心脏猛得颤了一下,嘴角邪肆。

从小,他就将林芊安静优雅的抚养长大。这么多年来,林芊早已养成了对任何人都疏离的冷淡感。

她是那么的容貌明艳,见过她的男人无不为之惊叹。

可林芊对待所有人的态度,又是那么掩盖不住的冷漠。

林芊就像是一朵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高岭之花,让人望而怯步。

可现在,林芊这个惹不起的女儿竟然主动跪在他的胯间,即将为他口交

林淮安兴奋得心脏砰砰直跳:林淮安,你真是太幸福了。

宝贝,爸爸快受不了了,快点吧~。”

“嗯,爸爸……”林芊应道,低头缓缓向下,嘴唇抵在龟头上,小心翼翼地将其含住。

林芊闭上眼睛,努力回想电影里的场景,一点点吮吸着龟头,用舌尖轻柔地拨弄。

小手也不闲着,手指来回抚摸着男人坚硬的肌肉和乳头。

“唔……!”

林淮安爽得呻吟了一声,赞叹道:“芊芊真是太优秀了,电影里的每一个细节竟然都学会了,不愧是爸爸的好孩子。”

听到父亲的夸奖,林芊羞涩得满脸晕红,嘴里却依旧不停地舔舐着龟头

“芊芊还可以做得更好吗?”林淮安低哑着嗓音,眼里沾满了情欲。

“嗯……”林芊低声应道,想着电影里女优口交的动作

小巧的嘴巴张到最大,将男人粗壮的口阴茎缓缓吞入口腔中。

紧窄湿滑的舌腔包裹着口yīnjīng,缓缓插入。柔软的舌头绕着ròubàng打圈,来回舔弄。

林淮安舒畅、享受般得哼唧着。

口阴茎摩擦着小舌头, 抵在喉咙后壁的最深处。

将头后仰,缓缓吐出夹杂着唾液和前列腺液的ròubàng后,再次含进嘴巴里

林芊的动作很认真,每一个环节都仔仔细细复刻,生怕出错。

“嗯、嗯……”

林淮安得意地呻吟道:“我们芊芊的口交技术和电影里的演员一样棒!”

爸爸的夸奖让林芊感到羞耻,又带着莫名的兴奋,口中吮吸的ròubàng更加卖力。

只是口交虽好,却永远不可能敌得过女人真正的名器。

林淮安把手伸进裤里,抱住林芊光滑的pìgu,轻轻揉搓:“看看电影里的女优,再看看我们芊芊的pìgu,有天壤之别。

林芊脸颊滚烫,被爸爸这样挑逗,羞涩得全身都泛起一片红。

林淮安将手掌放在女儿光滑如珍珠的大腿上,揉捏着,急切地说:“我原本想等天善先帮我shèjīng,但爸爸实在已经等不及想肏芊芊了。”

林芊抿着唇,小脸涨红得像滴血似的,低着头:“我知道了,爸爸……

林淮安看着女儿乖巧地脱掉短、内裤,裸着下半身爬到自己身上。

脑海里忽然升起个想法,也许真该感谢一下当年绿了他的小白脸。

要是没有小白脸给他戴绿帽,他也不会得到芊芊这么极品的

女儿。

破处(H)

林芊半蹲在林淮安的身上,双手和脚趾撑着床单,弓着细腰,将穴缝抵在阴茎龟头上。

林淮安盯着林芊的小穴,眸色深邃,眼底沾满了情欲。

他伸手遮住了女孩鼓起的阴唇,饱满且漂亮,白里透红的阴唇肉轻轻用手指一按,滑嫩无比,像是块刚出水的豆腐似的。

“你都这么大了,还没长毛吗?还是剃掉了?”林淮安的手指轻轻刮蹭着严丝合缝的外阴唇缝,语调戏谑。

林芊身体绷紧,低头摇了摇,声音有些微颤:“没有…剃过,一直都是这样的……”

林淮安扬起眉毛,满是悔恨的将手掌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摸了摸,引得林芊双腿又是一阵打颤。

没有刮蹭感,也没有毛囊根,看来还真是没有长过阴毛。

“我们的芊芊不仅漂亮、身体苗条,连小屄都生得这么标致,爸爸实在是太喜欢了。”林淮安兴奋地赞叹着。

他握住ròubàng,将龟头插入像个小白馒头似的阴唇,上下摩擦着小阴唇缝。

“据说白虎无毛的女人,xìngyù都很强,一晚几次都不满足。芊芊是准备把爸爸榨干吗?”

林芊羞涩得咬着唇,没说话,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了男人答案。

屁股和双脚不由自主得颤抖起来,阴户口流出一小股液体,黏在阴茎龟头上。

林淮安看着女儿一脸无措的表情,笑容更加放肆,窥视着她全身上下。

林芊身材苗条,手脚纤细白皙。

半蹲的姿势将身上的蕾丝吊带,撑起一个完美的弧形。两团浑圆的rǔròu,隔着布料若隐若现。

她的刘海遮住眉毛,长发垂在肩膀两侧,发丝被汗液黏在乳房上,黑与白相互交织着,像是一幅美丽的油画。

林淮安简直要看呆了,笑意更浓:“芊芊,这个动作不错,继续保持!”

“嗯。”林芊轻轻应着,身体懂事地更加紧密贴在男人身上。

林淮安从枕边拿起手机,打开录器功能,对准芊芊的脸:“芊芊,你真的是太美了,爸爸要把这一刻幕录下来,留作纪念。

林芊害羞得不敢抬头,却又不敢阻止爸爸,只能羞涩地抿唇,夹紧双腿。

林淮安坏笑着扬起唇角,情绪到位,是时候该上正戏了。

他拿起枕边的一瓶润滑液,挤了些倒在龟头上,用手撸了撸,润滑液被涂抹匀,附着在青筋暴起的ròubàng表面。

“破处会有点疼的,倒点润滑液会好一些。芊芊要忍耐着哦,不要乱动。”林淮安温柔安慰女儿。

“嗯……”林芊乖巧得点点头,小脸羞涩得如桃红。

身体微颤着,膝盖弯曲,屁股缓缓向下。

女孩磨蹭了好一会儿,狭窄的阴唇才将硕大龟头吞入。

“感觉怎么样,有不舒服吗?”林淮安举着手机,将女孩的全身映入镜头。

林芊羞怯而又难为情地摇了摇头

“好,继续。”林淮安笑得越发邪魅,将镜头对准林芊的Xiǎoxué

唔……林芊闷哼一声,屁股继续向下,阴茎顶端四、五厘米进入了女孩的阴户内。

“呜、疼……”林芊皱着眉毛,委屈得哭了起来。

她感觉到,湿润狭窄的阴户内有一层网状膜,挡住了阴茎插入。

处女膜,这是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但现在,要被爸爸夺走了

“芊芊别哭,爸爸帮你,会很温柔的。”林淮安用手掌按压住林芊的屁股,稍稍发力,剩余的阴茎继续缓缓插入yīn_hù口。

林芊的眼泪不停地落下,哭的的很厉害,嘴里含糊着:“好疼…爸爸……不要了…!”

女儿的眼泪让林淮安心疼,却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更加卖力。

他单手扶住林芊屁股,猛地发力向下一按,“啵”的一声,婴儿手臂粗的ròubàng整根没入阴道内。

“啊!”林芊疼得泪流满面,身体一阵狂颤。手脚胡乱拍打着,想要站起来。却被林淮安神手搂住细腰,不允起身。

林淮安松开手,林芊痛得直叫唤,脸色煞白。

林芊的呼吸十分急促,双腿紧紧并拢,抱着爸爸,下体颤个不停,哪还有疏冷少女的形象。

小穴逐渐适应爸爸的肉棒(H)

“爸爸,好疼….!”林芊泪珠下落,双手撑在林淮安肚皮上。

“芊芊乖,很快就好了……”林淮安将手机镜头对准林芊的穴口,放大特写。

粗壮的ròubàng整根没入,女孩红肿的yīnchún坐压在鸡蛋大小的睾丸上,性器严丝合缝得融为一体。

一小股鲜红的血液顺着阴茎,残流在生着茂密阴毛的睾丸上。

林淮安在红肿的外yīnchún上拍打两下,林芊体内的穴道瞬间收紧:“芊芊的小穴以后只能让爸爸一个人肏,知道吗?”

“知道……”林芊点点头。

待疼痛稍缓和了些后,林芊趴在爸爸的胸口歇息着,一对雪白柔软的乳房从二人肉体间隙往外溢 。

林淮安将手机对准林芊的脸,神手搂着腰枝,将她扶起身:“上下动一动。”

林芊擦拭掉眼角的泪珠,咬着下唇,点点头:“嗯……”

她双手支撑在林淮安肩上,膝盖微微发力,屁股抬起,将xiǎoxué抽离肉棒,颤巍巍地半蹲。

林淮安原原本整根没入的阴茎,仅剩下一小段龟头还留在林芊体内。

林淮安扶着林芊的屁股,将镜头对准湿漉漉的小穴。

小阴唇被撑得又红又肿无法闭合,鲜红的穴肉外翻,处女血混杂着黏液从阴户内流出,滴落在林淮安的yīnjīng和床单上。

林芊双手攀着林淮安宽厚的肩膀,挺直细腰,屁股缓缓下沉,青筋暴起的壮硕yīnjīng再次全根插入小腹内

阴道被男人的肉棒撑得胀痛,鼓鼓的阴阜更是胀到不行。

“呜……”林芊痛呼一声,双手抓紧爸爸腹部,额头渗出豆大的冷汗。

林淮安的手掌覆盖在林芊rǔròu上,手指绕着奶头打旋,欣赏着女儿娇俏又迷茫的神色。

林芊喘着气歇了会儿,ròubàng和小穴的黏液交汇处,一滩血渍渐渐凝成暗红色的痕迹。

“爸爸,我…我可以……动…了吗?”林芊低垂着脑袋,羞赧问道。

林淮安点点头:“动吧。”

林芊深吸口气,将屁股往上抬起,吐出肉棒顶部。

“唔!继续……”林淮安握住女儿白嫩柔软的屁股,享受地揉捏着。

林芊松力,再次坐下,紧紧闭上眼睛,感受着体内巨大的顶撞。

爸爸的ròubàng,将她的阴户内壁撑得严丝合缝。顶端的龟头摩擦着小腹深处,一片灼热感。

林芊喉咙一松,情不自禁地发出舒适呻吟声。

如果之前的破处是让她承受痛苦,那么现在,她就要享受爸爸给予的性爱快感了。

林芊虚坐在爸爸的胯上,双腿缠在他健壮的腰身上,感受着巨大的ròubàng在体内缓慢抽动穴肉。

她忍不住喉咙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芊芊让爸爸很舒服,爸爸要奖励一下芊芊。”林淮安双手托住女儿的pìgu,将她举高,再重重放下。

林淮安浑身一僵,眸底闪过一道精光。

果然聪明的孩子学什么都快,就算是做爱,初次也能模仿得有模有样。

“芊芊让爸爸很舒服,爸爸要奖励一下芊芊。”林淮安双手托住女儿的屁股,将她举高,再重重放下。

柔软的屁股落在结实的大腿上,发出清脆的“啪”结合声。

硕大的龟头破开紧狭的yīnhù肉壁,就着淫水“噗呲噗呲”地深进浅出。

林淮安抓着林芊的盆骨,ròubàng在女儿的阴道内大力抽插,每一下都顶撞着子宫。

林芊被爸爸冲刺得身体发软,只能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爸爸身上,双手死命勾住男人的脖颈。

“爸爸…慢…慢……!”林芊浑身瘫软,眼神迷离,连说话都困难。

小穴被撑得生疼,rǔtóu也胀得难受,细腰被爸爸双手束缚住,身下的阴茎一波一波地全力插入小穴,身体被顶得颤栗不止。

被爸爸肏到高潮不止(H)

林淮安肏阴户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下都重重地顶在林芊阴道内的子宫上。

喜悦的性爱快感一阵阵袭来,令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声音颤抖、断断续续淫叫着,口水从不停嘴角滑落。

“唔……!”林淮安低吼一声,性欲高涨,yīnjīng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一秒三、四下,力道也大了很多,

“啊…啊啊……!”林芊最后的一丝清醒被爸爸的ròubàng撞击彻底摧毁。

爸爸挺在小穴里的大ròubàng,有着从未体会过就难以言喻的快感,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妈妈明明已经有爸爸的大 jībā了,还要出去出轨,难怪爸爸会这么生气。

林芊大脑已然宕机,开始胡乱想起来。

林淮安见女儿脸颊通红,性欲高涨的模样,身体更加亢奋。

将林芊的双腿掰开,手掌用力拍打在肥腻红肿的阴唇上。

“小骚货,被爸爸肏爽了吧。你原来那副高冷的模样哪去了?”

林芊小脸用力地摇着,咬着嘴唇:“不是的…呜呜……”

她稚嫩的娇躯被已然林淮安操到极限,身体里一股奇怪的感觉,瞬间头晕目眩。

林芊忽然感觉到小腹内一股炙热,大脑内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冲破顶点。

“嗯~啊…啊……!”她双眼迷离哆嗦着,下半身一阵颤栗。

阴户猛得收紧,将炙热的肉棒牢牢包住,夹得林淮安吃痛“嗤”了一声。

阴道里喷出的淫液,猛地打在龟头上。

硕大的龟头再也忍耐不住,一大股精液从马眼喷出,浇在林芊湿漉漉的阴户肉壁上。

林芊被滚烫精液射得双腿发软,小穴无力得含着鸡巴,屁股坐在林淮安胯上,脑袋贴在他的肩头,大口呼吸着空气。

细腻的皮肤白里透红,浑身香汗淋漓。

高潮时的潮吹,让她甚至忘记了呼吸,全身都被麻痹,丧失控制。

这就是性爱的快感吗……

她原本对这种事本能的厌恶,甚至都不愿了解一下。

但亲身被爸爸操过后,身体却被这种快感刺激得完全无法、也不想抗拒。

林芊身下的林淮安同样喘着粗气

他抬起女儿的屁股,将半软的阴茎抽离穴口。

被阴茎撑开的阴唇缝,久久无法闭合,肥腻红肿。一大股乳白色的浓液从阴道里流出,将床单浸湿。

强烈非常浓的性交膻味,充斥进林芊的鼻腔里,刺鼻的味道使大脑开始冷却。

看着床单的淋漓和阴户的一塌糊涂,林芊顿时升起强烈的羞耻感,双手捂住小脸,低气着。

刚才那个完全不顾形象、沉迷于做爱,淫荡的呻吟着的女孩,真的是她吗?

林淮安发现女儿的异样表情,轻轻嘬着他羞红的脸蛋:“怎么,害羞了?”

林芊双手撑在他的胸肌上,小声嘀咕着:“没有……”

林淮安的手指划过女儿光滑的脊背,揉着着屁眼:“芊芊的骚屄真是极品,爸爸平时能坚持30分钟,在你的阴户里15分钟就缴械了。”

印象里温文尔雅的爸爸,此时却说着如此黄暴的话。林芊下体不禁又是一紧,咕噜咕噜得吐着小股精液。

她的腹部忽然感到一股炙热,用手摸了摸,发现爸爸的yīnjīng竟然又硬了起来。

林淮安用手指刮蹭着女儿的yīnchún,兴奋道:“芊芊再陪爸爸做一次吧。”

“唔…不要!”阴道内渐渐清晰的疼痛感,让林芊吓得摇了摇头。

随着意识渐渐清晰,被性爱快感掩饰的破处疼痛感,已经逐渐强烈。

林芊可不敢再要刚插入时的疼痛了。

男人也注意到女儿皱起的眉头,压抑住情欲:“看在芊芊是今天破处的份上,爸爸就照顾你一下。”

林淮安将用手机支架固定在床头的手机取下,把这段近20分钟长的色爱视频藏进隐藏相册。

他结实的臂膀,搂着林芊的软腰,将她抱起:“爸爸抱芊芊去洗澡,把芊芊的sāo_xué洗干净。。”

林芊搂着林淮安的脖颈,双腿夹住宽阔的后背,骚穴坐在挺硬的肉棒上,语气羞涩:“谢谢爸爸……”

记忆中,记得爸爸最后一次帮她洗澡,是她三岁的时候。

她和爸爸在沙滩上互相丢沙,她被沙子覆盖,哭着求爸爸帮她洗澡。

但这次,是她被爸爸操得泪流满面,浑身都是汗液、精液。

疯狂后的日常

赤裸苗条的肉体,被爸爸从内到外摸了个遍。

林淮安将中指插入红肿的小穴内,手指弯着勾了勾,随后抽出。
残留在林芊体内的精液,顺着温水排出阴唇,漂浮在水面上。

林芊静静得躺在水中,做爱时的荷尔蒙兴奋感渐渐褪去,感受着身体冷了下来。
林芊眯着眼,手掌捧着水流,泼在rǔtóu上,后背感受着林淮安炙热的胸肌。

做爱时,强忍装出一副对男人百依百顺、乖巧懂事的模样,是很耗精神的。

她主动得模仿着日本性爱电影里,女优侍奉男人的细节动作,只是为了能够让爸爸满足,兑现他的承诺。

爸爸在她眼里,一直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从来没跟她发过脾气。

即使是半个月前,在得知了她不是自己亲生女儿后,也依然没有冒犯、伤害过她。

林芊一直也觉得,爸爸只是暂时生闷气,也许过了段时间就会重新接受她,她依旧可以在爸爸的怀里撒娇。

但现在,爸爸却以妈妈的生命威胁了她,成功逼迫她献身出了肉体。

按理来说,她现在应该恨爸爸才是,他夺去了她宝贵的第一次。

但林芊对爸爸的想法,依旧是原来那样信任,没有任何恨意的心态。
林芊有些纳闷,怀疑起自己的想法。

林淮安盯着怀里目光呆滞的女孩,拿起一旁的澡巾替她搓身。
“芊芊,爸爸破了你的chǔ女膜,你会很恨爸爸吗?”林淮安突然开口道,嗓音有些沉闷。

林芊眨着眼睛,冷淡得想了会,摇了摇头:“如果你能保持承诺出必行,找到外国团队帮妈妈做好手术,我就不恨你了,爸爸。”

林淮安轻轻“嗯”了声:“我明天会去联络他们的,便静下来不再说话,默默地盯着林芊无神的眼神。”

冰冷的白光,潺潺的流水声,窗外春夜里野猫的喵喵叫声,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祥和。
身体的疲劳感,让林芊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

迷茫中,她感觉到被从水中抱起,接着又被放下躺在一片柔软中。

意识模糊之时,她感觉到阴户里被挤入了些凉凉的东西,疼痛的下体渐渐缓和了些。

接着,嘴里好像被塞入了一粒小小的药丸,味道有些发涩。
林芊迷迷糊糊地就着灌进嘴里的水,将药丸咽下肚。

随后,她的意识彻底模糊,什么都记不得了……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早上六点多。

林芊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身上套了件睡衣。
看来应该是昨夜她在浴室里睡着,爸爸将她抱回了屋。

林芊从衣架里脱下校服,穿好西装外套、校裙和鞋子后,开门走下楼梯。
下体还是有明显疼痛感,她只能扶着楼梯扶手,慢悠悠地走到一楼。

林淮安见她下来,起身从厨房里端出瓷盘,给餐桌上:“刚刚做好,吃早饭吧。”
牛奶,水煮蛋,烤肠,三明治,一小碗水果拼盘。

这是林芊和林淮安之前最爱吃的早餐简单搭配。

时隔半个月,再次吃到爸爸做的早餐,林芊心里还是很触动的。

她还发现,爸爸在盘子上用番茄酱挤了个爱心形状出来。
林芊无语得叹口气,没想到爸爸也会这么幼稚。

两人面对面吃着早饭,却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林淮安几次想要主动搭话,见林芊低头清冷的模样,便没再开口。
昨夜疯狂的激情,经过一晚上的冷却,已经被洗去了大半。

林芊不时偷瞄着爸爸,一想到昨晚不堪入目的细节,心里莫名虚得很,躁得慌。

快速将早餐吞咽完后,她拎起书包就快步出门。

林淮安站起身,准备拿钥匙:“我开车送你去学校吧。”
林芊嘴里含糊了几句,把门带上,拒绝了林怀安。

比起这些事,她宁愿爸爸早点去公司,联系那两个医疗团队。
在离家不远的公交车站等了一会儿,我就上了车,找到了一个空座位,坐下来,直奔校门口下车。

当她颤巍巍得慢步走进校门口时,顺便传来一声熟悉的“早啊”。
徐阳需要小跑到林芊身边,顺势将她肩上的书包接过。

林芊微扬唇角,淡淡道了句:“谢谢。”
徐阳见她走路一瘸一拐的,着急弯着腰,朝她脚上看去,语气有些焦急:“你这怎么了?走路这么晃?”

林芊想起昨晚的事,心里有些缭乱,脸颊发红。

她稳了稳脚步,眼神依旧装作冷淡:“没事,早上扭了一下。”
徐阳见林芊依旧是那样瞧不起,见谁都不屑的模样,便放心进来,静静地跟在他身边。

二人走过的道路两旁,种着一排高大的梧桐树,树冠上青黄叶交杂。
不时一阵风刮来,落叶飘散,打旋落在头顶。

从她们身边走过的男学生,几乎百分百的回头率,盯着林芊的背影,偷笑着指指点点。

林芊对此早已习惯了,依旧是一副凛若冰霜的表情。
她最讨厌这种人了,只敢在背后对女生意淫着下流、粗俗的话。

徐阳对此反倒是挺开心的,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男生被林芊接受待在她身边的男生。
他低咳一声:“咳…林芊,你脚伤了,这周的运动会还参加吗?”
林芊平静点点头:“嗯,不碍事。”

她回过头,看着徐阳:“你问这个干嘛?”
徐阳摸着头,笑了笑:“没事,没事。”
如果林芊退赛,那他也会退出参加的长跑比赛,正好可以和林芊找个安静的地方,增进感情,嘿嘿……

推荐:反差调教 (P1)反差调教 (P3)

热搜词:成人小说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