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调教 (P1)

不是爸爸的亲女儿

盛夏的午后,烈日炙烤着大地,树冠上的夏蝉“吱吱”鸣叫着,仿佛在为将要发生的事情负责报幕。

某栋西式风格的二楼住宅内,响彻刺耳的男女在吵架的声音。

林芊站在门外,抱着一只橘色的小柴犬。

小柴犬吐着舌头,被屋内的争吵声吓得呆了一边,喉咙不断发出低鸣。

林芊以半蹲的姿势,借着未关紧闭的房门缝隙,偷偷看向屋内。

爸爸和妈妈吵架了?

按照当初计划,他们一家三口下午原本是要去沙滩浴场游泳的。

林芊连泳衣都装进背包里了,却想不透,他们为什么会突然争吵起来。

“你睁眼看看!”林淮安将一迭纸件狠狠甩在周蓓的头上。

纸件凌乱得散落在地上,周蓓被砸中眼角,捂着眼睛蹲在地上,慌张地捡起纸件查看内容。

林淮安睖了眼周蓓,一脸怒气:“我这辈子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这样对我!”

周蓓看清文件上的内容后,无力得坐在地上,一声也说没了,泪花从脸颊滑下。

“cao!”林淮安喘着粗气,深邃的眼睛里布满血丝。

白色衬衣附着汗水紧贴在他身上,宽阔的肩背和腹部凸出的fù_jī,一览无余。

林芊心脏疼得缩紧,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爸爸。

在我记忆里,爸爸是个很有修养、素质的人。几乎不会发脾气,爆粗口更是不可能的事。

可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让爸爸这么愤怒?

林淮安握拳在墙上猛砸了几次,指着安蓓,厉声道:“这个小畜生根本就不是我的种,我像个Shǎ_zi一样被你骗了十六年!”

周蓓垂下头,眼神空洞得像一潭死水。

林淮安见她不回话,怒火攻心,一脚踹翻茶桌子。

瓷器破碎的声音响起,茶壶掉在地上。

林芊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呆,呆像木鸡般僵硬在门口。

愣了数秒后,才发现到父亲刚刚说了什么。

“不…,不可能的……”林芊难以置信地摇着头,用手捂住口鼻,忍着不发出声音,眼眶瞬间泛红。

这怎么可能?我不是爸爸亲生的孩子….

这个消息实在太过震撼,以至于林芊完全不知该做何反应,身体本能的颤抖着。。

“淮安,我想起来了。”周蓓突然抬起头,在他眼里充满悲意:“那次是你出差,我……”

“你不用解释了!”林淮安脸上闪过一抹厌恶,右手扶住额头:“我也不想听了。”

“这段时间我不想再看到你,让我一个人清净。等过段时间……过段时间,把离婚办了吧。”

林淮安语毕,用力打开房门,不回头的走了出去。

周蓓的双腿瘫软得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屋外的林芊愣在原地,迎面撞上打开房门走出来的林淮安

林淮安 外面无表情得看着她,目光平淡无波,看不出任何情绪。

林芊惊得下不知不觉往后退了一步。

林淮安走过来,伸手拉住林芊的胳膊,将她拽到门边。

“砰!”

林芊被迫与林淮安面对他的眼睛,他漆黑深沉的眼眸里倒映出自己慌乱的脸孔。

“爸……爸爸……”

林芊颤抖着嘴唇,害怕得与他对视着。

林华安盯着林芊的脸看了一会儿,忽然冷声一笑,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你都听到了?”

林芊眼中的泪水流出来了,她拼命摇着脑袋,眼泪顺着脸庞滑下。

“不……不是的,我不是……。”她哽咽着解释。

看着女儿清冷娇弱的侧颜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感到可怜。

林淮安充斥着恨意的愤怒瞬间被浇灭,心里莫名一软。
他叹了一口气,将林芊揽入怀中,用大拇指将她眼角的泪珠擦掉。

你以后……就别再见这个女人了。”

林芊抽噎着,摇摇头:“不要,你们不要离婚……”呜呜呜呜呜呜

“别怕。”林淮安拍打着林芊消瘦单薄的脊背,轻轻的安慰:“我们离婚的时候,如果你愿意跟爸爸,你就依然是爸爸的女儿。

林淮安放下了手,将林芊推离开自己的胸膛。

他低头看看着林芊,语重心长道:“芊芊,我们你只能选一个。如果你想跟她的话,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

林淮安说完,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林芊望着他的背影,泪流满面,却不能大声的哭起来
爸爸,她不想失去爸爸。

反差调教 (P1)

医院

夏夜,林芊一个人坐在病房外面的铁椅上,默默得发着呆。

从那次事件后,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林淮安离开家后,便一直住在公司,再没有回来过。

周蓓因曾经出轨过的事被丈夫发现,索性破罐子破摔,夜不归宿,天天在娱乐部所喝得天昏地暗,以此麻痹自己。

林芊则勉强整顿好心情,往常般两点一线,坐公交上学回家。

只是,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房子,自己做饭、洗碗、晒衣服,我心里的孤独感越发明显。

每当这个时候,林芊就会穿着吊带短裤,跑到阳台上,吹吹的风,任由凌乱的秀发飞扬,静静得看着夜空发呆。

林芊的心情,仿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渐平复。

直到三天前,收到陌生的电话。她得知了母亲醉酒后闯红灯,遭遇车祸的消息。

车祸后的第三天,林芊依旧是坐在病房外面,等待着周蓓苏醒的消息。

一直坐到晚,也没等来林淮安的电话。

她心里越来越不舒服。

一个穿衬衣短裤的小孩走到她身边, 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碗速食面、一瓶水和一些零食。 “你吃点东西吧,别饿坏了身子。”

那个男孩将速食面递到林芊手里,坐在邻座:“你放心吧,阿姨会没事的。” 林芊手捧着温热的纸碗,闻着香喷喷的味道,却提不起一口,只能抿了口水。 “谢谢你,徐阳。”

“没什么,林芊你别太伤心了,会影响到你的身体。”

“嗯。”
徐阳,林芊的同班同学,也是她唯一关系比较好,愿意与之相处的男生。

她和徐阳在小学三年级就认识了,他从小就是个热情开朗的男孩。

初见的第一天,徐阳就打扰得缠着林芊,想要与她做好朋友。

从小性格就孤僻的林芊,自然不愿意搭理徐阳,从不和他有交流。

徐阳就这样单方面那么关心,热恋贴着冷屁股,坚持不懈了整整四年。

直到上了初中,林芊才逐渐接纳了徐阳,与他成为好友。
直到上了初中,林芊才逐渐接纳了徐阳,与他成为了好友。

记忆被中断,几名医生,从病房内走出。

“医生!”林芊着急站起身,走到几人面前:“我妈妈的情况怎么样?” 为首的男医生取出几张CT扫描片子,递给林芊:“病人的颅内血肿压迫到神经,导致陷入昏迷状态。”

林芊看不懂颅内扫描的图,只能将其收好,着急询问道:“请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可以给动手术。” 男医生摇了摇头:“病人受损的血肿神经,离中枢神经实在太近,我们医院目前达不到做手术的条件。”

“那……请问我可以去哪儿?”林芊努力控制着呼吸。

“这个我们已经询问过了。”一位医生拿出一份医科报告:“在我们国内目前没有。”

“全世界能做这种高难度开颅手术的,只有两个医科团队,主要在美国和欧洲。” 美国、欧洲,那么远嘛……
林芊脸色苍白,以她的能力,是不可能帮忙了。

那位医生盯着的林芊,不禁低咳一声的说:“老实说,如果是普通的家庭来说,我们的建议是,放弃治疗。不但治疗费用高,治愈希望也极低。” 林芊垂眸,默默等待着医生继续说下去。

“但鉴于你父亲的身份和家庭条件,我们的建议是……”
男医生停了下,望着林芊与他对视的那双,透露着冷漠疏远的漂亮眼睛,喉咙紧了紧。

“你可以让你父亲联系一下儿,这两只外国医疗团队。如果他们同意出手帮你救治,成功率应该是很大的。

“谢谢您。”林芊抬起头,眼底泛着一层朦胧烟雾。

医生们离开了,再度恢复安静。

徐阳走到林芊身边,摸了摸头:“给你爸打电话试试。让他过来一下,看看能不能联系。”

林芊没有回话,徐阳并不知道她家里这半个月发生的事。

林淮安在明知周蓓出了车祸的三天内,甚至有来看过一眼。显然是铁了心不想管。

她怎么可能靠一通电话,就将爸爸喊来

女儿的照片

林芊站起身,往楼梯口走去。

妈妈的病情这么危急,她不能再耽误任何时间了。

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请求得到爸爸的帮助。

如果爸爸不肯见她,林芊已经做好了在公司大厅跪上一晚的准备。

徐阳着急追上林芊的脚步,护着她:“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不安全,我跟你一起去吧。”

林芊犹豫片刻,点点头答应了。

就在半年前,她和朋友晚上逛完街回家时,就被几个醉酒的骚扰过。

幸亏她提前发了则短信给爸爸

林淮安刚好开车赶到,将几个小混混吓跑了。

短暂思绪的片刻,林芊在站台下等到了夜班公交。

和徐阳上车后,投下4枚硬币,找了个偏后的座位坐下。

车上坐着的几个男人立刻就被穿着短裙、露出修长双腿的林芊吸引了。

待看清林芊的模样后,更是眼睛都得移不开了。

如此五官张扬的女孩,脸上夹着些婴儿肥,身体苗条纤细。

尤其是那双黑瞳,眼尾上挑,眼神中透着漠视一切的冷淡感。

简直能将一切有恋眼癖的男人,勾得魂魄颠倒。

身旁的徐阳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后,着急挺胸抬头,将林芊挡住。褪去袖子,暴露出手臂的肌肉。

林芊无语地看着徐阳幼稚的举动,不禁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公司办公室内

林淮安坐在电脑桌前,查看着医院发来的资料。

看了几页后,他不耐烦地关掉文档。

转而打开电脑相册,图库里全是林芊的各种生活照。

骑自行车,玩滑板,逛商场,吃吃喝喝的,以及在学校身穿校服短裙的照片。

图片里,林芊在与其他人合照时,一幅冷漠疏离的模样。

似乎任何表情,都掩盖不住眼底的不屑。

但翻到与他的合照时,林芊笑得又是那么灿烂。

每张合照里,她都像个天真浪漫的女孩。

林淮安只能通过这些相片,窥探她内心的秘密。

明明已经看过好几遍林芊的照片,可今天又忍不住翻了起来。

林淮安将手里的咖啡一杯饮尽,揉了揉酸楚的太阳穴。

当得知林芊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时,他的确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试问谁得知养了十六年的宝贝女儿不是自己亲生时,会不愤怒呢?

林淮安以为,他会因为对周蓓的恨意,将愤怒转移到林芊身上。

可当他怒火重烧的时候,看见林芊哭泣的模样时,那种我见犹怜的情形,对她的恨意却瞬间消散了。

林淮安分不清对林芊的感情,到底该怎样?

他便故意避着林芊,不肯见她。想着独自静静,等清醒下来再说。

半月不见,他的心里却愈发惦记起她,脑海里也全是林芊的身影。

只是这种感觉,不像是父亲对女儿的亲情。倒更像是……

林淮安操控着手中的鼠标,不断滚动着图像。

图片不时被放大,展现着女孩童稚气的冷漠脸、饱满的xiōng_pú,和苗条笔直的大腿特写。

“艹!”林淮安忍不住怒骂着自己。

爸爸想肏芊芊

林芊来到公司大厅后,找到前台接待,告知想见林淮安。

女接待看着眼前的刘海长发女孩,感觉有些很熟。却一时想不起来身份,便询问她是否有预约。

待林芊暴露身份后,女接待才恍然想起,林芊此前也陪林淮安来过公司几次。 她对林总这个漂亮、礼貌,又沉默寡言的女儿印象挺深。

林总在公司内是出了名的冰山脸,从不带外人进入公司,连林夫人也没来过。 但林总对他的女儿,却格外贴心、温柔。

他有时工作忙,无法回家时,让这位林小姐来公司找他,抽空陪她聊天。
在公司时,女孩全程都缠在林总身边,搂着他胳膊的手就没松开过。

林总甚至会放下工作,经常抬头与她对视聊天,眼神里满是宠溺。
女孩冷漠气质的脸,也唯有看着林淮安时,才会笑得一脸甜蜜。

两人这副亲切的模样,公司同事们偷瞄着看了又看。
要不知道他们有血脉关系,她们还以为林总是像其他领导一样,在宠着小情人呢。

这可是领导的宝贝女儿,不能耽搁。

女接待立即答应 ,拨通内线联络,并笑着让林芊到会客区等待坐会儿。

会客区是整层楼最好的地方,可以观赏窗外的天空风景。
这里的装修很简单,显得舒适干净。

林芊和徐阳落座不久,女招待又让服务生给他们上了两杯茶。

林芊捧拿着茶杯,眼珠打转,心里怀疑着爸爸会不会…不愿意下来见她呢?

也许他还在因她的身份而生着气。

林芊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爸爸不愿意下来,她就在楼下一直等他。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还没过五分钟,林淮安就站在了她面前。

他穿着笔直的西裤,白衬衫,打着条纹领结,脚蹬黑色皮鞋,还是一般工作时的打扮。

看着林芊,林淮安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芊芊。”

向爸爸妥协

林芊以为是自己听错,瞪大了眼睛:“爸爸,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林淮安的手,不断在她臀部摸了摸,“爸爸想肏芊芊,先和芊芊做爱,他快要疯了。”

林淮安眼里闪烁着兽性的光芒,他盯着林芊害怕的眼神,声音沙哑:“芊芊…你愿意吗?”

林芊呆滞得眨了眨眼,然后猛地推开林淮安,激动得喘着气:“我们是血脉的关系,怎么能,能……!”

尖叫声引起了背对着他们的徐阳的注意。

他回过头,看着情绪激动的二人,以为是父女俩发生了争执。

林淮安不顾徐阳的视线,再次将女孩搂住,抱了抱她,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

“唔…唔……”林芊挣扎,可惜她力太弱,根本放不抗男人的力量。

徐阳见状, 连忙将身体背对过去,不再看他们。

很明显,是林芊在发脾气,林叔叔在安慰她而已。

林淮安看着小丫头在挣扎中,手臂收紧了些,低沉的说:“如果你想救你妈妈的话,就别乱动,给我安静。”

女孩的抗拒不但让他没有恼火,反而更加产生了兴奋欲。

越是反抗的猎物,品尝起来时就越是美味。

我…我……林芊咬着嘴唇,声音里带着哭腔,最终放弃了挣扎。

林淮安将手伸林芊裙子内,穿过稀薄的内裤布料,抚摸着柔软的屁股。

林芊羞愤交加,眼泪哗啦啦往下流,低泣着:“爸爸,你是个坏蛋…呜呜呜。”

“爸爸不是个坏蛋,爸爸只是太爱你了。”林淮安低头,温柔吻着女孩的额头,声音暧昧。

“爸爸本来是对你是父爱,现在只是换了种对你的方式,只会更加爱芊芊。”

“我、我只想要本来的……”林芊抽噎着,泪水打湿了林淮安xiōngkǒu的衣服。

林淮安揉捏着女儿柔软的tún_ròu,低声溺的说:“傻瓜,想想,你以后总是要结婚的。

你是愿意和别的男人上床,还是愿意和爸爸在一起?”

“我、我……”林芊被堵得说不出来话。

明明知道爸爸是在引诱她,但林芊却不敢拒绝他的要求,因为他是林芊唯一的希望。

如果爸爸不愿意帮忙,那她真的没办法救妈妈。

低头哭了一场,林芊不顾挂在脸颊上的泪水,抬起头,声音颤抖:“如果我答应你,那妈妈……”

林淮安低头在女孩脸上摸了她,温柔地哄她:“放心,我会找最好的医疗团队帮她。”

“爸爸。”林芊眼睛红肿,“可是……”
她不甘心……

“芊芊,你还有别的选择吗?”林淮安反问,手指划过女孩精致漂亮的脸上。

林芊闭上眼睛,任由林怀安的手指在身上侵犯,眼泪从眼角滑落。

“我答应你,但你答应我的事…也要做到。”
“我答应你,可你答应我的事…也必须做到。”林淮安勾起chún_jiǎo,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声音里带着魅力的味:“放心,爸爸不会骗你。”

徐阳站在远处,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目睹了全程。
他们抱在一起,这是和好了吗?

林芊刚才哭得真惨,他心中隐约还有些担忧。

但很快,他便否定了这个猜测。

林叔叔一直在搂着林芊安慰她,怎么会舍得骂她呢?

徐阳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

不知何时,身形高大的林淮安站在了他面前,抱着还搂着娇小沉默的林芊。  ”

林淮安笑得和煦:“今天谢谢你了,徐阳,陪着我家芊芊。”

徐阳摸着脑袋,笑道:“没什么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能得到喜欢女孩的爸爸认可,徐阳嘴上的笑容都藏不住了。
“时间不早了,我要带芊芊回家休息,我顺路捎你一段。”
“谢谢叔叔。”
“别客气。”,

林淮安在驾驶时,林芊则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侧着脑袋,靠着椅背睡了。
徐阳从后视镜里看着林芊,那张颇具冷漠疏离感的侧颜,简直把他看呆了,勾唇捂着嘴羞笑。

那双飞扬的大眼睛,真是让人忍不住心动。

林芊不愧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气质真是与众不同啊。
到达地方后,徐阳谢过林叔叔,走下车。

汽车渐渐消失在视线内,徐阳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两边的脸突然红起来。

“晚安,明、明天学校见。”徐阳羞涩得笑着挠挠头。
林芊抿唇,朝他挥了挥手:“晚安……”

汽车渐渐消失在视线内,徐阳还带着地站在原地,两边的脸突然红起来。
突然,他激动地跳了起来,“林芊刚才对我笑了,还对我说了晚安!”
这代表,我和她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徐阳嘴角翘起,激动地边走边蹦,像个毛孩一般:“嘿嘿,林芊,哈哈哈……!”也许每个得到心中白月光女神回应的大男孩儿,都会这么开心吧。

推荐:反差小说 (P2) 

热搜词:情色小说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