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放假的故事 (P2)

昏迷了不知道多久,明君开始感觉有点冷,他渐渐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衣服被脱光了,紧紧地绑在客厅中央的一张椅子上,嘴里可以张开嘴。因为疼痛不能打开。用一大块胶带密封。

明君对面是兰花,他看到妻子也被绑着,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嘴巴被胶带封住,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衣服没有换,还是穿着早上的那件衣服。

今天早上,宝宝生病了,明君和兰花带他去看医生,然后下午回来买过年的衣服,但是当他回到家时,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起初他以为母亲玉秋是个好色之人,但看来他误会了,明君听到对面的话陷入了沉思。

– 呃……呃。

兰花看到丈夫醒了,就叫了一声,但她的嘴被捂住了,发不出声音,她试图歪着头,看向厨房,让明君知道他们在里面。

明君向厨房看去,只见里面有三四个人影有说有笑,看来他们有同伙。明君心中暗道。 厨房门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光头老者赤身裸体地走了出来,长长的鸡巴像肉铃一样前后晃动。 他手里端着两盘食物,嚼着东西,向客厅走去。

—大哥,这个女人做的饭菜真好吃。

看到他把两盘食物放在桌子上,然后看向沙发上,兰花被绑在椅子上,兰花看到他看着她,像是想活吃她,眼睛盯着她的大腿,让兰花我突然打了个寒颤,并拢双腿进行防御,仿佛这是一个自然的动作。

光头男人猥琐一笑,走到兰花面前,凑近鼻子,嗅着她身上的味道。他抬起脚,轻轻抬起她的腿,将它们压在自己的脸上,半闭合,享受着。这恶心的举动让她哭了。

春节放假的故事 (P2)

– 嘘……别害怕,我的阴茎,别害怕。

老爷子开始伸出黄色的舌头舔舐她的双腿,原本软弱地颤抖着的鸡巴现在也竖起了头。 阴茎的头部比身体大很多,看起来怪异的就像一把大杵,阴茎的尖端还在冒烟,漏出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

– 放心吧,我刚刚操了那个贱人。再等一会儿,我会让你高兴的。

说完,他淫荡地笑了笑,继续舔吮着兰花的长腿。 她再也忍不住了,双腿直接踢向了老爷子的脸。

被兰花踢了一脚的光头男子勃然大怒。

—贱人,敢踩我,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他把兰花推倒在地,坐在她的腿上,他那极度勃起的阴茎现在深深地插进了兰花的裙子里,仿佛把裙子勾了起来。

光头男人正要撕掉她的衬衫,就听见对面传来一声巨响。 原来,绑着明君的椅子掉了下来。

看到这个要和自己的妻子一起放荡的老头子,明君双眸如龙,恨不得撕开绳索,上前去给那个老头子一拳。 没想到,他试图挣脱绳索,导致椅子向一侧倒下,他和椅子都摔了出去,狼狈地躺在地板上。 躺在地上的他只看到厨房里又走出了一个人的脚。 他走近,用一只手抬起自己和椅子。

此时站在明君面前的是一个身材高大、赤身裸体、皮肤晒黑的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他的yīnjīng又大又长,像水牛丛一样,又黑又亮,直指着明君的脸。 这鸡巴的尖端越细,越靠近中间越凸出,越靠近根部就越细,奇怪的纹身一直延伸到睾丸。

他只是站起来,拍了拍明君的肩膀,没有说话,然后转向光头男子说道:

– 他走进厨房帮男孩端出食物。整天肏,做爱不腻吗。

– 好的大哥。

看来光头男人很听这家伙的命令。 权见他进了厨房,还不忘回头看了妻子一眼,一脸饥渴的表情,让他又勃然大怒,奋力挣开绳子。

– 你无法解开它,所以你要懂事一点,别让我们生气。

说完,他拉着霍雅坐起来,一屁股坐在她身边,一腿搁在桌子上,一只手臂搂着兰花的肩膀,悠闲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明君再次尝试,但没有任何动静,让他感到疲倦和沮丧。

只见光头男人又出来了,又端着两盘食物和几罐啤酒。

—秃头哥,打开电视看看有没有新闻。

———待续———

推荐:春节放假的故事 (P3)

热搜词:18禁小说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