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惊醒

进达喝了一杯红酒,喝完了他刚刚与宋海“分享”的第五瓶酒。他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更不用说用餐开始时的两杯威士忌作为开胃菜,配上一包从越南带来的干鱿鱼。进达开始感到醉意,而宋海却保持清醒。年龄相差五岁,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宋海却视进达如亲生兄弟。 15 年前,两兄弟从贝桑松岛搬到法国时,一起住在贝桑松的一个临时营地里。那时,宋海只有17岁,一切都是进达教授的。直到他搬到自己的房子并与李月结婚之前,宋海也问了进达很多问题。进达仍然崇尚独身,尽管他也曾与一名女孩有过恋爱关系,直到去年分手。偶尔,进达还会去宋宋海和李月家玩,也经常留下来吃饭。

半夜惊醒

半夜惊醒

这个星期的晚上,两兄弟聊得很开心,酒就一直倒着,李月做的饭菜也很熟练,越吃越喝。进达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向后靠去,感觉头晕眼花,很舒服。他正要开口叫李月去煮咖啡,却看见宋宋海端着一坛酒。罐子里有蛇绕着棕色的叶子和树根盘旋。宋海打开盖子说道:

– 进达,你试试喝这蛇酒。我爸爸刚刚托一个熟人从越南给我带来了。

进达端着宋海刚倒的酒杯,药草的香气浓郁地升腾起来,夹杂着略带蛇腥味。你尝试一下,然后超纳。他的身体开始感觉亢奋起来,仿佛酒精浸入的地方,身体都变得温暖起来。

宋海也喝了一杯,在进达耳边低声说道:

– 这酒很好喝。这是排名第一的勃起功能障碍药物。我喝完酒,晚上我连打了三枪,以至于李月不得不输给我。

进达笑的道:

– 那你伤害了我。你还有李月代你处理,但如果像我一样,我喝了后就可能整夜都到处乱跑。

话虽如此,进达还是没有拒绝第二杯酒。这一次,他感到兴兴奋奋,他的阴茎突然勃起,被困在紧身牛仔裤里。

宋海也喝了第二杯蛇酒,说道:

– 今晚请睡在这里。现在已经太晚了。

进达立即同意了,因为他也害怕开车回到40公里外孤独的房子。 宋海转身给李月打电话:

– 亲爱的,记得准备好枕头和毯子,让进达稍后睡在沙发上。

宋海给进达倒了第三杯蛇酒。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宋海拿起电话,接听:

– 好的,我马上来。

宋海转向进达说道:

– 公司紧急给我打电话,因为电话系统又坏了。

宋海最近转而在法国电信电话公司担任技术员,工资很高,但每个周末都要值班,需要的时候他就得马上去。宋海跑进去换了衣服,然后走出门,回头说道:

– 好吧,进达,就睡在这里吧。我修完后会回来哦

进达感觉有点奇怪,因为他突然睡在这所房子里,只剩下李月。进达也不说话。而且,他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催促他留下来。

李月 打扫卫生时,他坐在一边看电视。进达已经很热了。他想脱掉衬衫凉快,但他害怕李月,所以不敢。过了一会儿,进达再也无法忍受,请求李月允许洗澡.

在浴室里脱掉了所有的衣服,进达感到性兴奋,突然有一种想要拥抱女人身体的欲望。这种欲望让他的阴茎,现在摆脱了束缚,变得更加坚硬。他站在淋浴下,把水调凉,希望喷射能扑灭他体内燃烧的火焰。

五分钟后,当他走出浴室时,进达的情绪有些不那么激动了。他回到客厅,而李月则退到沙发上为他准备毯子和枕头。这时,进达注意到李月穿着一件相当单薄的睡衣,露出了苗条身材的轮廓。里面,李月只穿着一条小内衣,不足以遮盖她圆润的臀部。脑宋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但进达惊慌失措,连忙将这个念头赶走:

喂,别胡思乱想。他就像我的兄弟,而不是陌生人……

安排好后,李月回头问进达:

– 达哥,你喝咖啡吗?

– 好啊,给我一杯。

说完,进达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将自己的欲望压抑在内心深处。

两分钟后,李月端着一杯香喷喷的咖啡回来了。她坐在进达旁边,观看电视上播放的音乐节目。当他吸入李月身上散发出的香味时,进达感到头晕目眩。酒精升到了他的头上,他的身体再次感到灼热。他弯下腰​​去倒了一杯咖啡,目光瞥见了藏在睡衣下的一对洁白的乳头。 李月仍然漫不经心地说话,让进达突然感到羞愧。然后他借口困了,让李月进了房间。

半夜,进达受不了酷热,站起来,脱掉所有衣服,只留下内衣,然后又躺下来,想睡觉。但半个小时过去了,他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进达坐起来,伸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希望能睡个好觉。他立即打开了6号频道,这个频道每周日晚上通常都会播放sex movie,也就是情色电影。

电影中的场景是妻子与丈夫的朋友有染,半夜双手撑在厨房,裙子掀起,让情人脱掉内裤,从后面插入他的鸡巴。两人照做了,但又尽量避免发出太大的声音,免得吵醒楼上熟睡的丈夫。看到这一幕,进达激动极了,一只手猛地按在自己坚硬的阴茎上敲打,另一只手把缠在一起的内衣拉了下来。但饥饿还没有得到满足,进达进达坐了起来,走来走去,浑身发抖,像个疯子,低声叫道:

– 李月,让我这样做,我再也受不了了。

进达光着身子,头晕目眩,他慢慢地走进了 李月 的房间,耳朵贴着门站着。见没有动静,他轻轻推门,轻轻溜进了房间。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宁恒不断的鼾声。在黑暗中,进达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床上李月白色的身体。原来她心烦意乱,连睡衣都脱了。

进达变得更加饥渴。他小步走到床边,紧张地看着李月,她的胸口随着呼吸而起伏。仿佛是在邀请进达,李月翻身张开双腿,打开了进达渴望已久的鸟。 进达的心跳加快,他想躺下拥抱李月以获得性满足,他想离开房间,因为他对良心感到愧疚。

这么想着,进达的手突然触到了他坚硬的阴茎,抚摸的速度越来越快。操鸟的欲望突然再次燃起。 李月身上散发出的肉味和香皂的香味让进达更加欣喜若狂。 李月转向一侧,在床上留下另一个空位。 进达大胆地靠在李月旁边,试图避免发出任何声音。看着李月还在熟睡,进达轻轻地用手臂搂住了李月的身体。她依然任由他碰触,嘟囔着:

-海哥,你回家了吗?

– 原来 李月 以为他是宋海!

进达进达暗自高兴,没想到事态转机如此顺利。她握着进达的手,按在她的乳头上,仿佛在告诉他用力按摩。 进达抱得更紧,他的阴茎指向李月的臀部之间。 进达 再也无法忍受,抬起 李月 的双腿,将他的阴茎插入她火辣的阴户。 李月 轻轻地呻吟了一声,留下进达 独自点击。一直压抑着的欲望,仅仅点击了几十下,进达就将一股精液射入了李月的阴户。

进达只觉得浑身愉悦,却不敢呻吟。他只停了几秒钟,享受了这美妙的快感,然后继续点击。不到一分钟后,李月突然转身,导致进达收回了他的阴茎。 李月仍然闭着眼睛,把进达拉到她身上,然后把鸡巴插入她的阴户。 进达用力推动,将他的阴茎深深地插入阴道。李月发出一声大声的嚎叫,并开始随着鸡巴的节奏呻吟。动作越来越快,双臂紧紧抱住了李月的身体。她还用双手紧紧地握着进达的背,好像她想让鸡巴刺入她阴户的最深处。然后,宁突然惊呼道:

-再努力一点,我就要幸福了,啊……啊……我很幸福,我太幸福了,更!

进达也开始伸展身体,一股股热气喷射而出,溅落在李月的体内。这一次,狂喜之情强烈得让他管不住自己的舌头:

– 我太多了李月,哎…哎…太多了…啊…啊…

李月突然尖叫起来,将进达推到一边坐了起来。她结结巴巴,几乎说不出话来:

– 你…你…进达,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做。进达哪,我还以为是宋海呢……

说完,李月从床上跳起来,迅速穿上睡衣。 进达无语,缓缓坐起身来,不敢直视李月:

– 我…我…因为蛇酒让我如此饥渴。已经一年了,他没有和女人亲近过。请不要生我的气……

宁浩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进了浴室。进达进达害羞地走到客厅。他打算穿好衣服回家,因为他不敢再见到李月,但他又害怕又疑惑,所以犹豫了一下,躺了下来。满足了性欲后,进达 现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进达哪,我怎么能告诉 李月 不要把这个故事告诉 宋海,否则他根本不会再考虑我了!”想到这里,电话响了,李月裹着毛巾跑出了浴室。拿起电话,她点点头,回答道:

– 是的,是的,但是肯定应该在早上之前完成吗?大约五点钟?好吧,我回去睡觉听听。

进达坐起身来,朝李月走去:

– 你好打电话来吗?

宁小声地回答道:

– 是的,照片还没有编辑,要到凌晨五点才会回来。

看到李月似乎没有生气,进达大胆地抚摸着她凌乱的头发,恳求道:

– 不要生我的气,我很抱歉,特别是不要告诉宋海。

宁馨低下头,低声说道:

– 我没对你生气。好了,睡觉吧,已经很晚了。

进达 感觉如释重负,将 李月 拉近自己,轻声说道:

– 你对我真好。哦,我非常爱你。

进达弯下腰亲吻李月的头,爱的浪潮再次升起,他寻找着她的嘴唇。 李月试图离开进达的怀抱,但她的身体突然变得柔软,她张开嘴唇接受进达热情的吻。毛巾从李月湿漉漉的身上滑落,进达也松开了她现在已经没用的内衣。两片肌肤在爱的激情中相互摩擦。中断了这个吻,进达在李月的手上低声说道:

– 让我再做一个吧,我还是很想要它。

宁没有说话,但她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里显然已经同意了。 进达轻轻抱起她,走进两人之前做爱的房间。他把她放在床上,他坚硬的鸡巴正准备刺入那滚烫的洞里,但进达想先给 李月 带来最大的快乐来弥补他的错误。他张开嘴,亲吻阴道边缘,这一举动让李月既惊讶又高兴。她张开双腿,让进达贪婪的嘴在已经湿漉漉的入口处游荡。她在狂喜中翻滚呻吟,当进达的舌头深入她的阴道底部时,当进达的牙齿咬住她的阴蒂时,她几乎尖叫起来。过了一会儿,李月拉着进达上前说道:

– 请把它放进去,我再也受不了了,进达。

进达躺在李月的身上,让她带着这个“小家伙”进入山洞,山洞里现在已经被淫水弄得粘糊糊的了。当 进达 开始越来越用力地抽插时,李月 几乎立刻就达到了高潮。

– 亲爱的,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再努力一点……

李月在急促的呼吸声中低声说道。 进达不假思索地连续跺脚,让李月达到了狂喜的极致。但 李月 已经获得了三次快感,而 进达 仍然没有射精。他更加攻击武器,将李月的双腿放在他的肩膀上,深入洞穴。 李月尖叫得更大声,不知道是因为快乐还是痛苦,进达不在乎。他像面包师揉面团一样折磨着李月的身体,只是想在李月火辣的阴户中得到满足。最后,他体内的狂喜爆发为汹涌的气流,充满了李月阴唇的两侧。

两人并肩躺着,安静了一会儿,才恢复了体力。 进达伸手抚摸李月的乳头:

– 谢谢 李月 给了我这些美好的时刻。今晚没有你我会

宁笑道

-这罐蛇酒真是好东西,谁喝了它就变得像动物一样,不放过任何猎物。前几进达,宋海也做了同样的事,一晚上喝了几杯裤子,累得要死。

进达进达也笑道:

– 累但快乐?

李月伸手拿了一张纸巾,在她的阴唇两侧擦拭,说道:

– 我看不到乐趣,我只看到你在这里喷了我不知道有多少升的水,溢出来,弄得一团粘糊糊的。

看着 李月 躺在地上,胯部张开,手以非常性感的姿势埋入阴户,进达 再次变得饥渴起来,他的鸡巴笔直地伸向进达空。等李月擦完,他拉起李月的手,放在他的阴茎上。宁大笑道:

进达哪,进达比宋海还霸道。不到五分钟前做的事情现在又僵硬了。今进达我可能会熬夜到早上。

– 好吧,我只有今晚,请宠爱我。

说话间,进达转身想趴在李月身上,但李月赶紧推开他:

– 或者我应该改变我的风格?你想让我做什么?

进达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将李月翻到趴着,然后将她举起,迫使李月手脚并用。只需轻轻一推,他僵硬的阴茎就深入了李月湿润的阴道。

– 我是狗操母狗。

宁大笑道:

– 为什么你这么想做我想做的事?我也喜欢当个婊子。你一定要好好做,不然我就把你咬碎了。

进达没有回答,只是专注地打出极强的打击,让李月必须非常努力地用四条腿站稳。 进达 敲击并按摩 李月 出汗的乳头。几分钟后,进达再次射精到李月的阴户里,同时她也在狂喜中呻吟。

精疲力竭的进达和李月躺在床上,喘了一会儿气,然后才转过头来互相微笑。 李月转过身,蜷缩在进达的腿上:

– 进达知道吗?有一进达,我躺在这张床上,对宋海说,我为进达感到难过,他现在一个人躺在床上,没有人喂他。宋海微笑着说,我为他感到难过。那么就让他来吧。他的鸡巴一定很大。谁知道今进达,进达真的会伤害我。而且你的鸡巴真的很大,但我当时并不知道。

我也是,我的阴部很紧。被操后,我还想再次操她。瞧,我的小家伙又长大了。

– 好吧,进达,我求你了,我太困了。

– 那你就去睡觉吧,让我来处理。

李月什么也没说,静静地躺着,让进达再次插入他的阴茎。他轻轻地点击着每一个镜头,仿佛想要延长这些欣喜若狂的时刻。哦,我多么喜欢李月的火辣身材啊!尤其是她的阴户像柔软的床垫一样覆盖着他的阴茎。 李月 开始经常打鼾,进达 也看到他的眼皮下垂。他试图再喝几口,直到双腿被从热气中散发出来的欣喜感拉长,传遍了李月的全身。轮到进达也陷入了沉睡,他的鸡巴还躺在李月泥泞的入口处。

铃声震耳欲聋,让两人猛然惊醒。 李月迅速穿上睡衣,进达疯狂地坐起来,他的阴茎已经勃起有一段时间了。宁在进达的耳边低声说道:

– 当我为你开门时,从椅子上站起来,静静地躺着。

进达飞快跑到客厅,拿起一条内衣穿好,跳到椅子上,盖上毯子。在毯子下,他听到 李月 打开门,并听到她和 宋宋海 窃窃私语。 李月可能告诉宋宋海他还在睡觉,所以不要发出声音。

推荐:舔我的阴部阿利想操

热搜词:成人网站做爱小说